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超能纪元

0026 罪恶之源

    从防御工事中杀出来,苏子涵已然有所蜕变,从一个无法站稳的旁观者,转变为进攻辅助角色。

    最后一波埋伏是两人合力搞定的,苏子涵一击冰霜冲击,冻伤两个人,岑牧隔墙捅杀一人,劈倒一人,然后,苏子涵将匕首送入最后一名伏击者的咽喉中。

    当厄运之牙切豆腐一般地钻入这人冰冷僵硬的脖子上时,苏子涵古井不波的眼眸中多了一丝复杂的悸动,以至于拔出匕首时,没有及时后撤,喷涌的热血浸润她纤细白皙的手,红白相间,冲击视觉。

    触感温热黏-腻,苏子涵低头一看,一片殷红,触目惊心,她低声惊呼,厄运之牙失手掉落在地上。

    岑牧问道:“是什么感觉?”

    苏子涵皱眉道:“不好形容,很复杂。”

    “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

    苏子涵牵强一笑,道:“这样劝我不是矛盾吗?佛说,成佛只在一念之间,我这一刀下去,是不是将来要下地狱?”

    岑牧笑道:“不!你这一刀下去,救了无数冤魂,一个女菩萨出来了,再来几刀,净莲法相加身,功德无量。”

    苏子涵噗哧一笑,嗔道:“瞎说!”

    岑牧问道:“你还要跟下去吗?有些事情要适可而止,循序渐进。”

    “不!我要陪你,你都说了,我还差几具法相,还不圆满。”

    岑牧叹道:“好吧!拿你没办法。”

    两人简单清理一下行装,拾阶而上,走进米勒公司标志性的建筑,总部大楼,靠近玻璃门,红眼摄像头微微转动,对准他们的脸,然后,门轻轻滑到一旁。

    苏子涵驻足,皱眉道:“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陷阱?”

    岑牧笑道:“自动开个门就把你吓到?”

    苏子涵脸一红,讪然一笑。

    此时已过午夜,大楼的灯光被全面关闭,只在走廊上每隔五十米开着一盏日光灯,留下一亮一暗的空间,四周空荡荡的,阴气逼人。

    大楼外传来枪械交火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反而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苏子涵悄悄咽下口水,问道:“现在怎么……走?”

    岑牧猜想她大概是想问怎么办吧!

    岑牧沉吟道:“老殇推进来恐怕还要一段时间,我们不等他,先到处看看。只不过,我现在犹豫的是到底上去,还是下去?”

    “有什么区别吗?”

    “上去可能面对的是米勒公司的罪恶之源,下去面对的是米勒公司的罪恶之实。”

    “听不懂。”苏子涵摇摇头,说道:“不过你可以想想你今晚的最大目的是什么?”

    岑牧想了想,说道:“先上去吧!省得他们逃跑咯!”

    做出决断,岑牧领着苏子涵直接拐向大楼的电梯井,他按开电梯,按下顶层的按钮,皱眉道:“这个大楼的楼层间安装了很多屏蔽感知的装置,我的感知范围受到很大的影响,如果是正常情况,我的感知场应该可以覆盖整栋大楼才对!现在竟然被压缩到只能探知上下两层的情况。”

    “这说明大楼里藏了很多秘密!我们要小心行事。”

    电梯缓缓上行,片刻功夫已至十八楼。

    突然间,电梯外暴起一阵“咔咔”的声音,轿厢微微震颤,戛然而止,然后,眼前一黑,断电了。

    空中,只听见两人粗重的呼吸声,苏子涵下意识抓住岑牧的臂弯,靠过来。

    不详的预感笼罩在两人心头,预感没能持续多久,便被印证。

    一个极其细微的金属崩裂声被岑牧的耳朵捕捉到,轿厢微微一沉。

    岑牧将苏子涵往下一按,大吼一声:“蹲下,抓紧扶手!”

    话音刚落,一阵失重的感觉传来,电梯没有任何羁绊,凌空往下坠落,轿厢剧烈颤抖,人根本站不稳,一种巨大的心悸感袭来,恐惧在一瞬间被无限放大。

    苏子涵忍不住惊声尖叫,封闭的轿厢中,尖锐的嘶鸣简直要撕破人的耳膜……

    哐的一声巨响,电梯底部撞到什么东西,速度略微降低了一点,撞破那东西,继续往下掉落,又是一下撞击,速度再度降下来,就这样连续几个撞击之后,电梯停了下来。

    苏子涵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正箍住岑牧的大腿,回想刚才的情景,自己的反应似乎有那么一点不堪,想到这,脸一红,松开手臂,还好在黑暗中。

    她问道:“这么快到一楼了吗?”

    岑牧没有回应,他往前走一步,双手扒在门上,用力一掰,门应声开了,光线射进来,打在他的脸上,可见阴云密布,愤怒无比。

    13,电梯间对面显示一个鎏金的数字。

    十三楼,刚才那惊魂的瞬间,竟然往下掉落了六个楼层,好在岑牧有两把刷子,不然从十八层坠落,岑牧也许能重伤保命,苏子涵恐怕绝无活命的可能。

    岑牧低声说道:“我们要抓紧时间,跟我来。”

    苏子涵问道:“是谁干的?好阴险!”

    “不知道,这是我的问题,不应该坐电梯,给他们攻讦的机会!”

    “这谁能想到?换我也会落入陷阱。”

    岑牧点头道:“所以,绝不能放过他们!”

    两人很快找到楼梯间,快速爬到顶楼,从楼梯间拐出来,发现通往里层的安全门被锁出了,一根成人手臂粗细的合金钢闩横在两人眼前。

    岑牧冷笑一声,从空间袋取出光刃,往上一搁,钢闩如乳酪一般开始融化,发出嗞嗞的声音,被轻易割断。

    然后,岑牧换出刑天,腾起一脚踹过去,两扇门轰然打开,狠狠撞击在墙壁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眼前展开一个宽阔无比的豪华办公室,三个方向三面全景玻璃窗,大半个盆地的夜景尽收眼底,十分大气。

    岑牧对面,办公室中央,放着一个大型的皮沙发,看起来像是临时搬到这个位置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一头白发的老者,条纹衬衫搭配深红色休闲西装,青色铅笔裤,一双铖亮的靴子,很有绅士派头,此刻,他正杵着拐杖,咬着雪茄,吧唧吧唧抽烟。

    老者说道:“你好,年青人。”

    岑牧没有回应,只是上下打量这名老者,他的装扮确实很得体,年纪虽大,却又一股普通人没有的潮味,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眼睛,他眼睛泛红,不似疲倦的红眼,而是一种魔性的红。

    老者不以为忤,笑道:“你就是刑天公司的老板?”

    苏子涵从岑牧身后走出来,站到岑牧身侧,她好奇米勒公司的高管是一副什么嘴脸。

    老者眼前一亮,惊道:“苏子涵?!你怎么和他混在一起?!”

    苏子涵问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老者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笑道:“我只是好奇罢了,我是你的粉丝,很喜欢你。”

    苏子涵感觉到一丝恶寒,别过头没有理他。

    老者有些激动,颤巍巍地拿出胸口的笔,慌忙措手找笔记本,然后,他拿着笔和纸慢慢走上来,说道:“子涵,你能帮我签个名吗?”

    这大概是苏子涵遭遇到的最尴尬的请求,也是她见过的最老的一名粉丝。

    老者走到两人身前,拇指在笔上猛力一按,笔头对准岑牧胸口,一颗狭长的子弹迸射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岑牧身影突然一阵模糊,身体生生平移半米,而后一声暴喝,刑天冲天而起,直接捅破了房顶,将一只长着野猫大小的生物钉在天花板上。

    那“野猫”正保留着往下俯冲的姿势,浑身光溜溜的,没有一根毛发,通体绛褐色,皮层厚实,被如此宽的大刀透体而过,还在拼命挣扎,用牙齿和爪子疯狂的抓挠刀身,伤口被割裂开,深红色液体顺着刀身往下流淌,仿佛不知疼痛为何物。

    岑牧皱紧眉头,嫌弃它肮脏的血液会留到刀柄上,他快速拔刀,在空中挽出一朵雪亮的刀花,将这莫名生物肢解。

    然后,返身一脚踹在老者肚子上,将他直接踹飞出去,撞在沙发上,滚落下来。

    老者捂着肚子,剧烈地呕吐,吐了一地,而后抬起脸狂笑,露出一口焦黄的牙齿,嘴角的污秽没有擦干,看起来十分恶心。

    岑牧说道:“你装得挺像啊!差点就被你骗了。”

    老者笑道:“可惜还是杀不了你!”

    “我跟你初次见面,你就能下杀手,心挺黑呀!”

    老者眼中闪烁着红色凶芒,他哂笑道:“这个世界污秽太多了,你们这种低劣而丑陋的生物只有死绝了,才能让世界回归高尚和真美!”

    苏子涵冷冷说道:“你这种人也能代表高尚和美丽?!”

    “我不能,但是吾王可以,不日,王将降下神兵,清洗这个世界,尔等将承受万蚁噬心的痛苦,将恐惧和绝望传递出去,最后在哀嚎中死去!”

    岑牧问道:“你所谓的王是谁?”

    “你不配知道!”

    “你怕死吗?”

    老者狞笑着掏出一个球状物体,用力一拉,说道:“你说呢?!”

    那物体赫然是一颗手雷。

    “想死,可没那么容易!”

    一刀砍下,一只拿着手雷的手断了,然后,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它漂浮在空中,手雷爆裂开,却像是一个哑雷一样,发出“嘭”的一声闷响,仅把那只手炸得焦黑一片,掉落在地上。

    老者捂着断手,躺在地上哀嚎,滚来滚去,血洒一地。

    岑牧说道:“我还以为你也不怕疼!”

    岑牧在办公室找到一根绳索,在他断臂上缠了一圈,然后,将他困了起来。

    打开团队频道,岑牧说道:“老殇,我在顶楼等你们,其他人在一楼戒备,见到任何人格杀勿论!对了!不要坐电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