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超能纪元

0047 使命

    特训活动结束后,官方统计损失情况,死亡学生二十一名,失踪十三名,12%的折损率,已经相当于用掉格斗学院三年的淘汰额度,不谓之不惨烈。

    几乎每个参加野外特训的学生多多少少都受了点伤,最轻的伤势是被蚊虫叮咬,而最重的伤势可能危及性命,至今还有五名学生昏迷在学院的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

    因此,这一届的新生特训计划遭受到了广泛的质疑,死亡学生的家属甚至闹上的学院,然而,一切闹腾在免责书面前,显得苍白无力,学院在一开始就立于不败之地,只是学院的声誉遭受到了一定的影响。

    为此,白院长的压力很大,这不,他召唤岑牧,将他带到了祈福之门的密室,向秦院长汇报这次活动的状况。

    还没询问岑牧,白老率先向他的老师道歉。

    “老师,我又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呐!这次荒野特训,学生的伤亡很大,有好几个孩子是大公的子嗣,学院现在面临非常大的压力,三皇室均表示关注此事的后续进展。”

    “别管他们,这些人也就是动动嘴巴而已,你要是把补偿名额放出去,他们立刻会送来新的小孩。”

    白老恭敬道:“那是老师的福泽。”

    “荒野特训,这次是谁的主意?”

    白老惭愧道:“格斗学院系院长蓝远博,他提议,我签了。”

    秦渊沉吟道:“想法不一定错,只是没做好准备。小白,你要明白一个错误的决定,不一定是因为错误的判断,也可能因为错误的执行态度,你要引以为戒啊!”

    白老一头银发,此刻也只得毕恭毕敬,低头说一声:“是!那这次我们要不要给出补偿方案呢?”

    秦渊斩钉截铁道:“不要开这个先河,超能学院的传统是不向任何势力屈服,让他们去吵好了。”

    白老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

    他们两人也挺有意思,白院长平日在学院是一个睿智长者的形象,几乎所有的人都尊重他,敬仰他,然而,在秦渊面前,他却跟学生一样听话。

    说罢,白院长转头问岑牧道:“小牧,我想,你大概是这次行动中观察最透彻的学生,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在莽苍雨林到底遭遇了什么?”

    白院长几乎知晓岑牧所有的秘密,而岑牧同样知道他最大的秘密,再加上,他们并没有冲突的可能,所以,彼此是可以绝对信任的。

    岑牧想了想,说道:“我这次遇到两件奇怪的人,应该跟这次学院的事件有关。第一个人,穿一身破破烂烂的灰色亚麻布袍,他的能力很诡异,在遭受到物理攻击时,身体能够烟雾化,这使得他几乎对于物理方面的攻击免疫,我试过,他惧怕火焰和冰霜能量伤害。对了,他有一把武器,是一把叫做‘厄运之牙’的匕首。”

    “啊?!”听到这个名字,秦院长大惊失色,整个房间能量流一片紊乱,书架铿铿作响。

    白院长急忙问道:“老师,怎么了?”

    秦院长沉吟道:“如果它是我想到的那把厄运之牙,那事情就真的很有趣了。”

    岑牧补充道:“据他所说,这是一把用一头传奇绿龙的牙齿打磨的武器,打磨匠师叫做科南大师,它附带三个特效,分别是:‘超凡锋锐’,‘毒素攻击’和‘腐蚀’。”

    话音刚落,整个房间的光元素一阵眼花缭乱的舞动,如同星空风暴一般,掀起一阵神圣风暴,耀得人睁不开双眼,只感觉扑面拂来一阵的灼热气息,正是光元素纯正的净化效果。

    待房价内的风暴平静下来,秦渊叹道:“没想到他也来了!他在我的世界颇有名气,叫麦德文·格雷厄姆,是一个二十二级的传奇盗贼,他信奉神祗夜之女王,所以他具备阴影生物的能力雾化,这能力其实是他最不起眼最基本的一个能力,他的传奇能力是空间潜行,可以自由穿梭于空间裂缝,潜伏在人们察觉不到的地方,给人以致命一击,同级别的对手往往对他无可奈何。

    你碰到他,能全身而退,而且麦德文似乎没给你造成什么麻烦,我估计是因为他的能力被大幅削弱的缘故,在这个世界,无法沟通夜之女王,他只能使用本身的一些基本能力,实力不到颠峰时期的十分之一。”

    岑牧惊讶道:“才十分之一?!他有这么厉害?!”

    秦渊肯定道:“你现在的实力在我们的世界中,大概可媲美十八级的圣域强者,你整整差他四个级别,而且十九级和二十级的差距本身就是一个天堑,你如何是他完整状态下的对手?!

    唉~如果有机会,我真想亲口问他,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白院长忍不住问道:“那老师您呢?是不是比他厉害?”

    秦渊摇头说道:“我在诺兰德的时候只有十九级,远不是他的对手,现在我处于半神的状态,也仅仅是相当于二十级的传奇,一样不是他全盛状态的对手,除非我点燃神火,获得神格,才可以压制他。”

    白院长叹道:“唔!这么厉害!”

    秦渊说道:“你们不用担心,他在这个世界是永远无法恢复全盛状态的,他想要动用传奇能力,就必须沟通夜之女王,而这是不可能的!”

    说着,秦渊叹道:“真想跟他会一会。”

    岑牧想了想,说道:“我可能知道他跟谁有关,通过这个人,也许能找到他。”

    于是,岑牧将赵浩然的异常反应跟秦渊说了一遍。

    白老忍不住说道:“照这么说,他肯定是有问题的。”

    秦渊叹道:“其实问不问,也无所谓了,如果他能沟通我们的世界,就不会如此虚弱,也不会依附于权贵,自然就不会这么弱小了。”

    顿了顿,秦渊问道:“那么第二个奇怪的人呢?”

    岑牧转头反问:“白老拿到关于那个土坑的报告了吗?”

    白院长回道:“有,还有影像资料,我已经放给老师看了,那个坑洞连通未知的地底深处,学院老师并不敢下去冒险,所以,我们只能看到表面的东西:一个深达数百米的坑洞,一些未知的黏液和一地被砍得七零八落的虫尸。”

    “那些虫尸是我干的。”

    白院长惊讶连连,道:“那可是高能武器的效果,真是你杀的?”

    岑牧点点头。

    秦渊笑道:“小白,看来你找到关键人物咯。”

    岑牧想了想,说道:“秦院长,请帮忙把普罗托斯带进来,他对这些虫子比较了解。”

    秦渊依言将普罗托斯带入物质世界。

    岑牧解释道:“这状况得从第二个奇怪的人说起,我跟他有些渊源,这个渊源就说话话长了,不知道两位院长有没有听说过莽原戈壁区黑沙墓地的传闻?”

    秦渊回道:“略有耳闻。”

    “那就好!省事了!黑沙墓地的地底深处有一只庞大的虫子,自称梅拉尔卓德,当年,我配合肖家,将它杀掉,然后,拿到了它的复生之卵,普罗托斯分解它基因的时候,中了梅拉尔卓德的传承陷阱,这个陷阱的特点就是,作为梅拉尔卓德的传承者,彼此之间可以相互感应,并且相互贪婪,必须以吞噬一方作为结局,以此保证传承的完整性,这是我和他渊源的由来。

    至于梅拉尔卓德到底是什么来头?请让普罗托斯来解释。”

    两位院长点头,表示继续。

    普罗托斯接言道:“我曾经研究过许多虫族,梅拉尔卓德是其中一个代表,它们的社会非常简单,通常只有一个虫王,虫王通过一种特殊的精神网络控制和支配其他虫豸的生命,这是一个典型的金字塔式结构,它们的繁殖能力强,所繁衍的族群具有典型生化兵器的特点:构造简单,几乎没有无用的器官,个体强大,生存能力强,悍不畏死,食物驳杂,并且来者不拒。

    按照我族的归类,梅拉尔卓德大概是一个处于二阶巅峰的文明,二阶文明意味着它们完全有实力横渡星空,进行星际航行,向其他星区扩张。

    而它们存在的目的即是战争和毁灭,一旦给它们留下立锥之地,它们将可能占领并统治整个星系。”

    秦渊沉吟道:“很奇怪的种族,战争与毁灭并不难理解,难理解的是它们的目的,没有目的性的毁灭,那是不合逻辑,且没有意义。”

    普罗托斯赞同道:“我也为这个问题而困扰,所以,我调查了他们,我之所以陷入时空迷失的状态,就是因为调查它们而被发现,最终被虫潮逼走了的。”

    秦渊问岑牧道:“那么梅拉尔卓德跟这个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岑牧接着说道:“我的感知告诉我,他就是梅拉尔卓德的传承者,而且看起来他的传承比我要完整,所以,当他出现在丛林里的那一刻,我们就相互感知到了对方的存在。然后,贪婪促使我们相遇,相遇之后爆发一场大战,他召唤了许多节肢虫袭击我,而我苦于应战。

    然后,学院发现了我们之间的战斗,他逃了,逃跑方式很特别:地底伸出一只触手,触手带出一个虫肉构造的圆形口器,他和近百只节肢虫跳进口器中,消失不见了,后来的情形你们也都看到了,只留下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天坑,我也无法理解,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然后,两位院长沉默了。

    普罗托斯补充道:“这个东西,我大概知道,它有一个形象的称呼,叫做虫洞,是梅拉尔卓德常用的运输部队的方式,其原理就是利用一种可以在地底快速自由行动的运输虫运转部队。

    你们看到的是最低级的虫洞,高级虫洞可以吞噬空间晶壁,穿越空间,在星球之间来回运输部队,这种虫豸大概只有梅拉尔卓德之王利用它的血肉精华才能制造出来。”

    听完普罗托斯的补充,其他人陷入沉思。

    秦渊沉吟道:“这么说,如果等他成长起来,他的生化大军可能席卷整个联邦,对吗?”

    普罗托斯斩钉截铁道:“如果给他机会,他一定会这么做,这是根植在他基因深处的使命!即毁灭一切和制霸星域!”

    白院长突然问道:“你可知道他的来历?”

    岑牧摇头道:“并不知道。”

    “嘶~那就棘手了!”

    秦渊沉吟道:“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小牧做诱饵,他一定会再出现的。”

    岑牧笑道:“那我们联手?”

    白院长点着他的头,说道:“好家伙,你就早盘算好了把我们拖下水,对吗?”

    岑牧笑着挠挠头。

    秦渊肃声道:“这么看,麦德文这家伙倒是件小事了,至少他现在这个状态对我们的影响有限。我在这个世界也待了这么久了,早把自己当作这颗星球上的一员,所以我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它,小白,你们好好商量一下,把第二个人当作最重要的敌人来对待,将他的资料和信息抛出去,要让所有人为之警惕。”

    白院长应声道:“明白了,老师。”

    ……

    从祈福之心下来,白院长对岑牧说道:“你这个小家伙也挺会来事,这次特训的事情我不多说,前段时间,超能学院免试卡的拍卖,是你搞出来的吧?”

    岑牧笑了笑,说道:“我不知道,你可别问我!”反正白老也没证据,岑牧打定了主意不承认这件事情。

    白院长笑道:“咱们都这关系了,你还老撒谎,欺骗老人家纯真的感情,你摸摸你的良心还在不在?”

    岑牧笑道:“什么感情,我向来只跟漂亮女孩子有感情,您可别乱说,别人听到了,会误会的。”

    白老气乐了,拿他没一点办法,说道:“这件事别光依靠我,也要告诉你的家长,让他们也关注警醒,否则,别怪我没提醒你,小心家里出事情。”

    “放心,早想到了,周末不是快到了么?我回家会汇报这件事情。”

    ps:求月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