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超能纪元

0021 拍卖会 下

    拍卖会进展到中期,拍卖员看到下一个拍品时,精神为之一震。

    “尊敬的各位贵宾,下一件拍品比较有意思,我可以保证它是天枢院建立以来,最不可思议的一件拍品,我敢说我的同行a、c、d、e、f区绝对没出现过这一类拍品,看到大家的笑容,我相信你们早就了解到了。-

    是的!它就是象征着联邦顶阶权力的卡片,『黑曜石免试卡』,只有联邦最顶级的豪门才能拿到手的卡片!我想说,拍卖者不光能拿出来,还能拿出来交易,那他的背-景真的和山与海一样恐怖。

    好了,闲话不多说,超能学院的招生季还剩一周,拥有它,您的子嗣就能通行无阻进入超能学院,进入这座联邦最顶级的学府深造,相信您的投资是睿智的!眼光是长远的!是让他终生受益的!”

    拍卖员抑扬顿挫的声音在大厅内掀起一阵小型的风暴,这些人终于等来了他们志在必得的东西。

    “起拍价5000万,最小加价100万,拍卖开始!”

    然后,让人惊讶的一幕发生,宣布开始的刹那,十几位竞拍者同时举牌。

    拍卖员做个抹汗的动作,说道:“137号,我确定……137号出价5000万!”

    “5500万!”

    “6000万!”

    “7000万!”

    “我出8000万!”

    “我出8800万!”

    “……”

    现场拍卖员的喊价声和客人的叫价声此起彼伏,现场乱成一团。

    “我出一亿五千万!”一个响亮的声音震彻全场,在大厅制造短暂的失声,只是三秒钟,这个声音很快被淹没。

    “一亿六千万!”

    “120号出价两亿!”

    “两亿三千万!”

    “……”

    凌叮捏着小拳头,兴奋道:“终于要靠近它的估价了。”

    岑牧笑道:“别急,才刚刚开始,真正的买家还没发力呢!”

    沐青瓷的渠道可不简单,一两天的时间,就能把消息传遍整个三连城,而且还没有通过联邦的电视媒体,只是靠社交圈子,这样的好处在于不会过度刺激超能学院,引发学院的一些反应。

    现在还有三十多个人在激烈地竞价。

    “威灵顿家族出价五个亿!我看谁要跟我争!”七号vip包间放出豪言。

    “哎哟!威灵顿家族?好像在哪里听过,你们还记得吗?”立刻有人讥讽以对。

    “不知道啊!我们对于一些下三滥的世家,从来不会抱有太多的关注!嗨~我说有些人还是有点自知之明比较好!”

    “我说你们别光打嘴炮了,最响亮的回击就是出价,不出价光吹牛逼,都这德性?!”

    “我出五亿三千万!”

    “五亿四千万!”

    “……”

    “八亿!”一直沉默,直到现在,五号vip包间才发出一个低沉的报价声,听不出任何情绪。

    这个报价真正的带来了一阵沉默,这确实是个足以让人仔细掂量的报价,岑牧也暗自乍舌。

    做个简单的比较,当年岑牧在岩石小镇,肖家纠集整个家族的力量在岩石小镇投入了两千多万联邦盾,发动针对黑沙墓地的战争,肖家勉强在联邦算得上三流世家吧!当然,如果没有祖上辉煌的荣耀,纯以实力来看,排进四流世家都有点困难。

    在金戈镇,唐霄破釜沉舟发动虫巢总攻,总投入也不过一亿联邦盾,唐家算得上是联邦的一流豪门,如果频临破败的金戈唐家也算唐家的话。

    在云莱城,霍青城在岑牧身上花了将近一亿多:给了他第三界的黑曜石帐号,提供了晋级三阶中枢的超贵基因药剂,这笔钱对于霍青城来说,并不算小钱,只能说霍家对于自家高阶能力者的投入是不计成本的。

    再说个更近的比喻,虫群峡谷的那只母虫卖了五十亿联邦盾(当然权力方面的隐形收益无法统计),而这张卡现在叫价八个亿,将近七分之一。

    岑牧按住凌叮激动的双手,笑道:“这个价钱差不多到极限了。”

    与此同时,五号包间内,一个身着藏青色的正装的年轻男子对身旁的一个年轻得过分的女孩说道:“你觉得值吗?他只是你义弟,你们并没有血缘关系,而且,我感觉他是在利用你而已。”

    女孩说道:“他是我弟弟,他提出这个要求,我无法拒绝。”

    年轻男子敲着桌子,说道:“你的父亲收养他,是他这辈子做的最没意义的事情,你知道我的帮助并不是无偿的,虽然我挺中意你,你在我心里是无价的,但是这笔钱不是小钱,也不是我的钱,我不可能拿整个家族的前途来交换,那太自私了。”

    女孩露出苦涩的表情,道:“我知道,我父亲遗留给我的庄园,还有三港城一个小型港口,清沂城三间位置最好的店铺,我都会转交给你。”

    年轻男子盯着她的眼睛,说道:“不够!顶多值我这笔投入的60%,你觉得值么?这么糟践你父亲的遗产。”

    女孩苦笑道:“可是我不擅长经营,放在我手里,它们会不停地贬值,最终逃不过被出售的命运。”

    年轻男子微微颔首,说道:“你要记住,我是为了你,才下的注,你欠我的,要用一生来偿还!”

    女孩点点头。

    此时,拍卖员提供音量继续道:“八亿一千万第二次,还有再加价的吗?”

    年轻男子一惊,这意味着刚才说话的功夫,有人又加价了,他忙说道:“八亿五千万。”

    又是一次幅度较大的提升,虽然他的心在滴血,但势在必得的气势一定要做出来。

    “七号客人出价八亿五千万……八亿五千万第一次……”

    “八亿五千万第二次!”

    “八亿五千万第三次……成交!”

    随着拍卖员的锤子敲下来,年轻男子长舒口气。

    这一幕看在岑牧眼里,莫名感叹,谁能知道这八亿五千万的背后,竟然有一个那么曲折的故事呢?也不知道在超能学院碰到这位同学会是什么感想?!

    这个数字刷新了岑牧的心理期望值,那个封顶真的挺明智,省了多少拍卖费,想来沐青瓷应该会比较郁闷吧!

    七号包间拍下卡片后,并没有留下来,径直去后-台办理交割手续。

    同时,一些客人开始离场,他们都是冲着卡片来的,既然卡片没了,自然没有留下去的必要。

    ……

    一轮长时间的拍卖大战,消耗了很多人的精力,**过去,后续的拍卖逐渐回归理性。

    岑牧花费3000万愿拿下一件拍品:一只五阶异兽夔蛇的尸身,依然溢价70%多,拍卖过程也不是很顺利,跟三号vip包间的人起了冲突,两人抬价斗到后面,不知是三号包间故意为之,还是想看看岑牧到底有没有购买的实力,抬价到3000万之后,没继续出价。

    ……

    拍卖会持续两个多小时,大厅仅剩不到一半的人,终于迎来最后压轴拍品,八阶异兽『蝎尾狮』。

    拍卖员说道:“这头异兽就不多介绍了,戈麦斯元帅的战利品,费时两个月,深入无序之地一千公里,按道理,它是不会出现在荒野的拍卖会上,你们也看到,它很不完整,对于某些大势力来说,是个鸡肋一般的东西。戈麦斯元帅不满意他们的报价,索性将它委托给本行来拍卖。

    我想说的是,不管它多么残缺,它至少是一头八阶异兽!一定包含一些未知的东西,有价值的东西。所以,起拍价一个亿,最小叫价500万,拍卖开始!”

    出乎人的意料,叫价并没有离开开始,拍卖厅出现短暂的冷场。

    拍卖员尴尬道:“有客人出价吗?”

    连问两声,终于有人举牌了。

    “119号客人出价一亿!”

    “一亿第一次……这件拍品比较特殊,戈麦斯元帅定了一个规则,如果拍卖价低于五个亿,算流拍。”

    台下有人不满道:“那你干嘛不把起拍价设置为五亿呢?”

    拍卖员再次尴尬地笑笑,说道:“起拍价是鄙行东家的决定,我也没办法。”

    这时,三号vip包间传出声音:“五亿!”

    拍卖员像是打了一针鸡血,振奋起来,声音提高几分,道:“好的!三号客人出价五亿,还有更高的吗?”

    岑牧向凌叮点点头。

    凌叮再次举起牌子。

    “九号客人五亿零五百万。”

    九号和三号死磕,注定会成为这场拍卖会的主题,九号客人出手的次数不多,但每一次出手都展示出强烈的意愿和强大的信心。

    “五亿五千万!”

    “五亿五千五百万。”凌叮懒的说,反正就是举牌。

    “六亿!”

    “六亿零五百万。”

    “七亿!”

    “七亿零五百万。”

    嘭!一声巨响,然后是重物落地的声音,三号包间传来一个恼羞成怒的声音:“丑鬼!你有完没完?!”

    凌叮嘟起了嘴,一脸委屈的样子。

    岑牧怒了,腾得一下站起来,勃然气势呈冲击态势扫倒身边一圈人,怒声道:“傻逼!你吼什么?!”

    两个人推开三号包间的门走出来,为首的中年男子上下打量岑牧一眼,怒极反笑道:“刚才就是你偷窥我?”

    “偷你妹!没钱就滚!唧唧歪歪,烦死了!”

    中年男人指着他,把牙齿咬得吱吱作响。

    这时,大厅舞台右侧走来一行人,是沐青瓷。

    “陈老,请息怒,只是一场拍卖而已,最终谁拿下,还是看个人实力,两位何不给我一个面子,在拍卖场上较高下?”沐青瓷笑靥如花,莲步轻挪,每一步踩在人心跳之上,一路逶迤走来,在人眼里,竟是越来越美。

    中年男人一拂袖,道:“好!就看你多有钱!”说着,转头说道:“我出八亿。”

    凌叮笑嘻嘻地趴在岑牧背后,再次举起牌子。

    “九号客人八亿零五百万。”

    “九亿!”

    “九亿零五百万!”

    “你知不知道九亿是多少钱?!”中年男人有点气急败坏,说道:“九亿五千万!”

    咯噔!不光是岑牧,连大厅的人都察觉到了,这个人好像有点萎了。

    岑牧微笑道:“十亿!”

    “噢!”大厅众人发出一声惊呼,这恐怕就是压倒骆驼的致命一击!

    中年男人怒道:“我不信!我要查你的现金储备!诈拍是没用的!”

    沐青瓷微微叹口气,说道:“陈老,他的额度是够的。”

    大厅再度暴起一阵低低的惊叹,终于见识到大财主了。

    陈老面色铁青,将沐青瓷拉到一旁,低声问道:“沐小姐,能否告知他的来历?”

    沐青瓷果断摇头,说道:“陈老,我不能破坏我爹立的规矩,请不要难为我。”

    陈老咬紧牙,撇撇嘴,说道:“沐小姐,你不考虑一下我家少爷的建议?”

    沐青瓷摇头道:“陈老,你知道我的归属,不要为难我,好吗?”

    陈老点点头,然后,他转身深深看了岑牧一眼,拂袖而去……

    花掉十亿,总归是有些特权的,手续由沐青瓷亲自办理。

    归还一亿五千万的筹码,用黑曜石面试卡的钱抵消八亿五千万,岑牧需要额外支付一亿五千万,一件东西买下来,岑牧倒贴了一大笔钱,想来也挺心疼的。

    沐青瓷说道:“穆小弟果然是大手笔,十亿联邦盾就这么花出去,那是什么感觉?”

    岑牧笑道:“这笔钱反正也没经我手,倒是没啥特别感觉,还不如我刚划出去的一亿五千万让我心疼。”

    沐青瓷笑了,心想这小弟有钱又坦率,脾性挺对自己胃口。

    “这东西你准备怎么带回去?”

    岑牧想了想,说道:“我车估计装不下,暂时放到沐姐这边一晚上,怎么样?”

    沐青瓷笑道:“你就不怕丢?”

    “沐姐不已经保管它好些天了嘛!”

    “人家会付保管费的,还有人免费的人供我驱使,你倒好,今天一单还让我少赚一千三百多万,你还好意思提这个要求?!”

    岑牧笑了笑,说道:“这十亿你能抽一大笔佣金,看在这个面子上帮我保管一晚呗!”

    “丢了,我可不管!”

    “没事!丢了算我的。”

    沐青瓷笑着看他俩离开,心里感触连连,这小子将来不会是小角色,花十亿买的东西,说搁着就搁着,这气魄非常人能及,要知道跟拍卖行签了收讫协议,双方就不存在责任关系,拍卖行如果黑心,硬吃掉这笔货,他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对沐青瓷来说,无奈的是,为了不辜负岑牧这份信任,她得提心吊胆承担保管的风险,也不知道这辈子欠了他什么,一天之内,竟让他连续占了两把便宜。

    沐青瓷喟叹一声,拨通呼叫器,说道:“虎叔,请来一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