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超能纪元

0016 沐青瓷

    “你是谁?”门外的嘈杂声惊动了这个女人,然后,她看到岑牧,终于注意到房间内的不速之客。

    岑牧歪头示意门外,敲门声急促中,充满了不安。

    她平静道:“我没事,你们到外面等着。”

    “那您当心,有事就喊一声!”门外一个老者说道。

    这名女子站直身体,整个人如出鞘利剑,气势逼人,感知场分明告知她只是一个普通人,但气场毫不逊色于五阶精神方面能力的主场领域。

    “我叫沐青瓷,沐浴的沐,青花瓷的青瓷。”沐青瓷伸手示意,道:“你,随便坐。”

    沐青瓷淡然转身,慢慢回到她的位置上,当她真正坐上那个老板椅,右手拇指碰到扶手内侧一个不起眼的按钮时,岑牧分明感觉到她全身绷紧的肌肉稍微放松了一下。

    好家伙,还有机关保护,原来她的内心并不如她表现的一样,也会紧张。

    岑牧哑然一笑,说道:“你好,我叫穆晨,来自上面,想跟天枢院的老板谈笔生意,可是你的人不但不让我进来,还把我小弟给打了,没办法,我只能闯进来了。”

    沐青瓷见这个人没有后续动作,也不想立刻启动防御机制,她上下打量他:这个男人面貌一般,眼神却很犀利,四目已对,沐青瓷有一种被他看透了的感觉。

    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沐青瓷笑道:“那是他们小题大做了,我向你致歉。”

    “没关系,反正你的打手差不多被我也揍了一遍,略赚一些,我还要向你道歉呐!”

    沐青瓷不声不响吃了颗软钉子,她眉头一蹙,正色道:“好,那我们开始谈生意吧!”

    岑牧更加直接,他说道:“我手里有一张针对超能学院的黑曜石免试卡,现在想转手,听说……”

    “神马?!”沐青瓷大惊失色,整个人也站了起来,道:“你要卖黑曜石免试卡?还是通过拍卖的方式?!”

    “是啊!不行么?”

    沐青瓷狐疑道:“你不会是偷来的吧?盗赃货恕我天枢院不能接受。”

    岑牧讥笑道:“荒野黑市还会不收盗赃货?我不会是听错了吧?!”

    沐青瓷莞尔一笑,这笑容竟让岑牧有片刻的失神,唔~她笑起来,真的很美。

    “当然收,但是黑曜石免试卡太烫手,我承担不起出售它的后果!除非……你能证明它来历是正当的。”

    这话听在岑牧耳里,是另外一种解读,她想摸自己的底!

    岑牧从怀里摸出一张黑色磨砂材质的卡片,在手中把玩,道:“这卡片本来是给我自己用的,不过不巧,我被破格录取了,所以它暂时就没用了。”

    沐青瓷笑道:“请恕我直言,以阁下的年龄,这个谎言也太没水准了吧!”

    岑牧点点头,说道:“也对,有洗手间吗?”

    沐青瓷朝侧面伸手示意。

    片刻之后,岑牧还原本来面目,走到沐青瓷跟前,说道:“现在应该没疑问了吧?”

    沐青瓷上下打量岑牧一眼,眼睛一亮,顿时神采飞扬,她咯咯笑道:“喔!还是个小帅哥,好鲜嫩啊!”

    头一次被鲜嫩形容,岑牧汗颜。

    沐青瓷豪爽道:“行啊!让我先验验,如果卡没问题,这单我接了!”

    岑牧惊讶问道:“你刚才不是说这卡片太烫手,你承担不了后果吗?怎么现在不怕了?!”

    沐青瓷抛过来一个媚眼,朝他伸出一只纤纤玉手,说道:“见到弟弟如此鲜嫩可口,色胆一肥,好像没那么怕了。”

    “色令智昏,原来女人也会中招。”岑牧笑了笑,将卡片放到她手里。

    沐青瓷露出赞赏的表情,说道:“穆小弟真是爽快人!”她本想在他手背上掐一把。

    然后,见他手收得飞快,又露出忧伤的表情,道:“穆小弟这么提防姐姐,让我好伤心啊!姐姐只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穆小弟这么强,害怕姐姐吃了你吗?”

    岑牧随口回道:“做生意归做生意,纯粹一点,不过如果沐姐愿意免掉佣金,让我小小出卖一点色相,也是愿意的。”

    这俩姐弟顺坡溜驴都挺拿手,关系也是确立得飞快。

    沐青瓷丢给他一个白眼,道:“没见过找人帮忙,还要扣掉恩人的佣金,穆小弟抠门也是抠到家了,你妈妈没有告诉你,对待女孩子要大方一点嘛!不然会孤独终生的。”

    “我妈妈还说了,如果我对每个初见的女孩子都那么大方,她怕我口袋里的子全花光了,还没牵到女孩的手。”

    沐青瓷笑了,声音如银铃般悦耳,她打开身前的电脑,登录一个站,将卡片插了进去,说道:“做妈妈的对自己儿子这么没信心?!是亲妈不?”

    岑牧只是呵呵一笑。

    沐青瓷看到读卡器跳绿,她用复杂的神色看了岑牧一眼,将卡片还给他,说道:“佣金按联邦惯例,阶梯式抽佣:1000万以下抽15%,1000万至5000万抽10%,5000万至1亿抽5%,超过1亿的部分抽3%,超过五亿抽1%,上不封顶。”

    数字默默在心间过一遍,大概就有了个概念,这个抽水比例可不算低啊!

    虽然说,好的拍卖公司的确能拉拢更高端的客户,能拍出更惊艳的价格,但是如果拍品是黑曜石免试卡,情况就不同了,现在正是超能学院招生季,这张卡能决定一个小孩的命运,正是紧俏的时候!

    当然需要这张卡的人,身份地位绝不会高得令人咋舌,因为这种人自己就能拿到卡,所以,它很值钱,但也不是天价的那种。估计一下,需求这样卡的人,其背-景大概跟凌家,甚至是跟上唐家差不多,放眼整个联邦这样的家族没有上千,大几百是有的,所以,岑牧估计这张卡的价值在两三亿联邦盾左右,再贵就得不偿失了。

    如果拍了三亿联邦盾,天枢院张张嘴,就是一千四百万进账,钱来得太容易了。

    卡片岑牧手指间辘辘旋转,岑牧沉吟道:“这件拍品根本不需要投入多少宣传费用,它本身的价值在那里,全联邦有能力消费它的家族成百上千,而且现在他们大部分就在三连城。天时地利人和,你根本不需要花费任何成本,只需要通过渠道把消息放出去,就够了,所以,佣金不能这么算,太贵了!恕我不能接受。”

    沐青瓷收敛起脸上的调笑之意,正色道:“话也不能这么说,第一,你没有办法证明你这张卡的来历是否光明,天枢院也许可以得罪能消费这张卡的家族,但绝对扛不住这张卡真正拥有者的怒火,所以,我本身就承担了很大的风险;

    第二,你没有考虑超能学院的反应吧?以超能学院素来的作风,它肯定会调查和追究这件事情,我还要替你扫尾摆平这些事情,我这边承受的压力可不小!这么说,你还觉得我这钱赚得容易吗?!”

    见岑牧没有回应,沐青瓷竖起一根纤纤玉指,笑道:“如果你能替我解决第一个问题,我立马把佣金砍一半!穆小弟,你选吧!”

    岑牧叹口气,说道:“好!抽水比例没问题,不过我要给它加个上限,佣金的上限是1000万,沐姐同意吗?”

    她幽幽说道:“穆小弟真是无情,第一笔生意就这么苛刻,还怎么要人家跟你愉快地合作呀!”

    岑牧笑道:“沐姐,你的人动动嘴皮就能拿到过千万的佣金,这钱不要赚得太容易啊!人不能太贪心!”

    沐青瓷说道:“可不是简简单单动动嘴皮就好了,天枢院的牌子在这里。”

    “你说得有道理,但是免试卡现在是硬通货,沐姐不想让我去b区或者c区去转转吧?”

    沐青瓷一咬银牙,恨声道:“成交!它会被安排在三天之后,我会提前造势,你如果不把拍品寄存在我这边,就必须提前一天赶过来。”

    岑牧微笑道:“好,到时候我陪你一天。”

    沐青瓷从抽屉里掏出一张暗金色卡片,递过去,说道:“这是一张贵宾卡,不用预约就可见我,下次穆小弟走正门吧!这样杀进来,姐姐到现在还是惊魂未定呐!”沐青瓷拍了拍胸脯,隔着一层薄薄的衣衫,依然能感觉它动人心魄的形状和规模。

    这个姐姐真的有一副好本钱,也不知道便宜了哪个人。

    “好,我也不想的。”岑牧收起卡片,道:“那我先走了。”

    岑牧打开门,看着一帮荷枪实弹的打手紧张兮兮地围在门口。

    岑牧微笑着,拿出那张暗金色卡片,亮一亮,说道:“喏!我现在是你老板的贵宾,下次见我,别忘了要敬礼。”

    等岑牧走出去,这群打手涌进了沐青瓷的办公室。

    沐青瓷脸色铁青,房间内一片沉寂。

    今天发生的事情可以算是一个安全事故!

    暴露出天枢院的一个巨大漏洞,如果任何人随随便便都能闯进老板的办公室,那天枢院离倒闭不远了。这里是荒野,不是城市,没有法律约束行为,也没有警察维持秩序,如果自己保护不了自己,那接下来的命运将是任人宰割,还不知道这件事情传出去会有多大影响,因为荒野有一种很不好的现象——模仿。

    有人成功闯入天枢院老板办公室,老板迫不得已给了一张顶级vip卡片,才幸免于难,如果那些自命不凡的雇佣兵知道了这个消息,会不会把强闯的活动变成一种有乐趣的挑战任务呢?

    那样,天枢院还会有宁日吗?

    一个护卫头领模样的大汉,结结巴巴道:“老……老板,这个人很厉害,我们的火力完全拦不住他。”

    站在沐青瓷身边的老者发声道:“他确实很厉害,拦不住人不怪你们,但你们的反应真是让人失望透顶,我刚调查了监控视频。

    肖莽,你作为一个护卫队长,看到门外的一支护卫小队被人摧枯拉朽似的打倒在地,为什么不立刻发出红色警报?你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追?!你的队伍难道比那只队伍还要强?!”

    肖莽默不作声,其实他也有发出警报!只是稍微晚了点,当然,也许就是晚的那十来秒,让对手得逞。

    办公室内一片寂静,连呼吸声都微不可闻,虎叔是很有威严的。

    虎叔说道:“小姐养你们,并不是让你们充充门面,而是在关键时刻能填上自己的命,以此回报小姐。肖莽,你觉得这次怎么罚你比较合适?”

    肖莽额头上滚出豆大的汗珠,他不敢想象惩罚的残酷性,这类问题最郁闷,说少了,惩罚会更厉害;说多了,你会发现,一些痛苦和磨难是你找的。

    沐青瓷一敲桌子,说道:“好了!念在这件事是第一次发生,护卫队暂时计50%的责任,按规矩罚三个月的奖金,再有失误,你们问虎叔怎么办吧!”

    肖莽拱手说道:“多谢小姐!属下认罚!”这一说是真心实意,就是这么几秒间,肖莽的内衣湿透了,他以前吃过一次苦,这辈子绝对不想再吃第二次。

    沐青瓷摆摆手,安保人员默默退下。

    关上门,沐青瓷扶住额头,满脸疲倦,她抬头看了看身边的老者,后者也看着她。

    “小姐,这件事还得怪我,我不该离开你身边。”

    沐青瓷摇摇头,笑道:“虎叔也不可能无时无刻保护我,天枢院还是缺人,缺高手坐镇啊!虎叔帮忙留意下,有超越五阶的高手,帮我花大价钱留住他。”

    虎叔叹道:“一直在关注,可我们毕竟没有城市的背-景,难啊!如果小姐答应那个人,也许就不用这么累了吧!”

    闻言,沐青瓷面若寒霜,冷冷道:“这是不可能的,虎叔休要再提这件事情!”

    虎叔恭身致歉,他叹道:“老奴只是不想看小姐这么辛苦罢了。”

    沐青瓷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泛出一丝暖意:“我……只可能……是他的人……”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