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超能纪元

0014 血之拥 下

    殇轶文说道:“阿航,我有两个理由。

    第一,你现在的片区头领的位置并不牢固,你没有心腹打手,没有一帮愿意替你出死力的兄弟,哪一天如果出现一个可以击败你的人,头领的位置会在顷刻间失去,所以,你需要不断地强大自己;

    第二,人一生遇到贵人的机会不多,有些人一辈子都遭遇不到,你想想你有什么是人家可图的?人家有钱,什么东西不能见识到?!你所看重的东西在他眼里算得了什么?!

    所以,跟我一起做吧!你一定会站得更高,走得更远,也许将来成为文华城的公民也说不定,替小方想一想,给她一个可期的、稳定的将来……”

    不管殇轶文的双硕士头衔是不是真的,他的口才不虚,做管理者就是要会画饼,这招他用得随意自然。

    “好!反正我的命是你救的,还给你就是了!”血手做了决定,他问道:“先生,只需要控制我就行了吧?小方只是一个普通人……”

    岑牧打断他的话:“我的控制手段叫做血之拥,代价不小,我的初拥没有那么廉价,而且……我不缺漂亮女人。”

    如是一说,血手放下了心中最后一点犹豫。

    岑牧说话时突然想到了旧时代幻想小说里的神秘种族血族,既然有意控制这些人,那就让这种控制带上一些神秘色彩,让他们心怀畏惧,是一个不错的做法。

    殇轶文再次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他似乎踏上了一条行走在黑暗中的船只。

    岑牧一拍桌子,说道:“那就这么定了,你们挑选一批有潜力的种子接受我的初拥,名额暂定六个,你们两个是必需人选,记住!人选方面宁缺毋滥,我不要求现在能力有多强,一定要求他有足够的潜力!明天晚上这个时候,我到这里,进行血之拥的仪式,你们好好准备吧!”

    说罢,岑牧丢下两个陷入震惊的人,推门而去。

    岑牧走后,殇轶文和血手关紧房门,面面相觑,然后他们打开电脑,搜索关于“初拥”的解释。

    初拥,是吸血鬼的血盟誓言,血族长亲在发展族人的一种仪式,被拥者将作为血族长亲的后裔,继承一部分他的力量。

    它包含一套相对复杂的流程:

    首先,需要一个黑暗的地下室,干燥透风,还有全裸和饥饿的你,你会被催眠,浸泡在一个盛满冰水和冰块的浴缸里。

    然后,血族长亲隔开你的手臂,开始吸血,这种状况下你有可能被冻醒或者冻死,如果血被吸60%后,还没死,长亲会停止吸血,开始给你输血,经历一个大循环,完成第一步换血的过程。

    然后,进入意识恢复的步骤,依靠自我控制和求生意志,忍受血族血液的能量燃烧和排除身体杂质的过程。

    最后,进入适应过程,学习礼仪、注意事项和生活规律,成为一名真正的血族成员。

    一个完整的初拥流程甚至可能持续一周,经历一周痛苦,才能真正成为一名血族成员。

    看完这些资料,殇轶文和血手感觉四肢冰冷,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魔鬼?他真的是旧时代传说中的黑夜一族吗?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血手苦笑道:“殇老,我们会不会变成见不得阳光的怪物啊?”

    饶是殇轶文一生阅历丰富、见多识广,也无法想象这种只出现在幻想小说中的种族。

    殇轶文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按照小说的描述,血族可以长生不死,并且外观俊美,好歹比盆地里你见到的那些怪胎要好得多。”

    血手知道怪胎的含义,默默点点头,露出残酷的笑容,说道:“为了小方,变成魔鬼又如何!”

    ……

    这一天对于岑牧来说,过得很快,他约肖琴吃了顿午饭,打了几个电话,余下的时光跑了一趟文华城的地下市场,准备仪式所需材料。

    跟唐霄说了一下他被破格录取的事情,唐霄非常开心,随他处置那张黑曜石免试卡,岑牧决定过几天找个黑市,把它卖了,正好是招生季,相信它一定会有很多买家。

    接下来的时间,在酒店内休息,等待黑夜降临……

    夜晚,十点整,岑牧如约来到b37区的房子前。

    走进门,见六人一丝不苟端坐在大厅里,虽然从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但这些人崩在那里,有点神经兮兮。

    岑牧微笑道:“很好,看来你们都准备好了。”

    血手忍不住问道:“先生,我们接受血之拥后,是不是永远只能出现在黑暗之中?”

    “没这个限制,你们还是正常人,区别就是能力强一点,生命被我掌控,你们无需担忧,血之拥对我代价不小,我不会花大力气糟践自己。”

    众人默默点头,尽管岑牧做出解释,他们依然忐忑不安。

    殇轶文问道:“什么时候开始?”

    “就是现在,有没有干净通风的地下室?”

    来了!果然来了!

    血手心脏剧烈地跳动一下,他对于岑牧的话不会全然采信,恶魔在蛊惑人类之前,一样会许诺很多东西,在他眼里,岑牧就是一只恶魔,他心中萌生一丝退意,他后悔了,但他不敢说,因为这件事情只要开始了,就没有回头路,他中途冒然退出,其后果也许会被当场格杀,以此掩盖这个秘密。

    “有的,请跟我来。”

    在网上查阅了初拥的仪式后,殇轶文做了许多准备,比如说,这么一个幽深干爽的地下室。

    六人各自怀着复杂的心情往前走,弯弯曲曲往下数十米,与地面的垂直纵深达到五米左右,血手推开一扇铁门,露出一个二十平米的地下室,地下室四壁的孔洞内点燃了蜡烛,十来只蜡烛将这个幽深的地下室照得相对亮敞,进门靠右有一张小床,床对面角落有个储物柜,简陋整洁,地下室正中央放了一个缺了一个口子的大浴缸,缺口拉出一条裂纹横跨整个浴缸,浴缸被洗得惨白发亮。

    看到这个物事,岑牧哑然一笑,殇佚文明显想多了,不过岑牧并不打算纠正他的想法。

    殇轶文讪讪说道:“盆地资源稀缺,就找到这么一个缸子,你看还缺些什么,我想想办法。”

    岑牧笑道:“不用了,我的初拥不需要这么麻烦,基因可以简化这个流程。”

    殇佚文忍不住问道:“血族也有基因?”

    “谁告诉你我是血族?!”岑牧突然间勃然作色,反问的同时,感知场轰然散开,一股无形的精神冲压笼罩在他们身上。

    六人如遭雷殛,巨大的压力仿佛海水一般包裹住他们,挤压着他们,只是几秒种,这些人就像是搁浅的鱼儿呼吸困难。

    主场领域!这是稀有五阶能力才能具备的属性啊!

    殇佚文内牛满面,不是血族,干嘛用血族的专属仪式?!真是个难伺候的主啊!腹诽归腹诽,他不敢说出口,解释道:“先生息怒,我就是乱猜!我的错!我的错!!”

    这下,风暴才平息下来。

    岑牧警告道:“我没告诉你的事情,不要乱猜!”

    “是,属下不敢。”殇佚文不知不觉改了自己的定位。

    岑牧从袋子里摸出一个便携式微型冷藏仓,从里边取出一支注射器,注射仓填满一种橙红色的液体,十分好看。

    这六人不由得呼吸急促,谁都看得出来这玩意儿价值不菲,难道是高阶能力药剂?!这老板也太给力了吧!作为荒野人能用上一支城市产的能力药剂,这是做梦都会笑醒的事情。

    很快,他们失望了,因为岑牧将液体推入了自己的体内。

    岑牧皱起眉头,额头青筋暴突,他紧握双拳,吼了一声,这是一支基因活化药剂,药效稍微有点狂躁,能一定程度上减少岑牧接下来的消耗。

    然后,岑牧从袋子里掏出六只采血器,说道:“等会儿我将我的血液注入你们体内,完成血液改造,一个个来,你们谁先来?”

    六个人面面相觑,无人吱声。

    殇佚文推着轮椅,从人群中出来,说道:“让我先来吧!”

    这些人都是被他拉上战船的,此时他不先站出来,就没人会站出来了。

    岑牧看他一眼,说道:“你年龄太大了,不要期望这次改造能有多少能力提升。”

    殇轶文点点头,心里却说,我还能有什么期望,不要弄死我就行了。

    随着岑牧的血液被推入殇佚文体内,改造工作开始,跟血手预想的不同,岑牧并没有吸食他的血液,也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只是保持闭目养神的状态,而殇佚文浮现出一丝痛苦的表情,显然他在承受什么?

    太诡异了!这难道是精神上的控制?血手完全无法想象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十分钟过去,岑牧突然说了一声,“好了,你站起来试试。”

    殇轶文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没有发问,下肢瘫痪已经持续了半年,无论他用手指掐捏也好,用锤子敲打也好,双腿始终毫无直觉,而现在他是头一次感觉到双手的触摸,他两手撑着轮椅的负手,颤巍巍的,一点一点站了起来,然后,一个小激动,他想走两步,不料一个趔趄扑倒在地,众人将他扶起来的时候,他已热泪盈眶。

    “谢谢。”殇轶文报以诚挚的感激,无法用更多的语言形容他此刻的感觉。

    余下五人多多少少有了一些信心。

    ……

    六个人的催发引导仪式结束,岑牧感觉到深深的疲惫,普罗托斯做微观控制,会汲取岑牧的精神能量,比较累人,不过成果斐然。

    除了血手和殇佚文,余下四个人还算不错,两个人形成四阶能力,其中一个还是术法类能力,两个人形成是三阶力量,也算是强力打手,至少也是光头蝎的级别。

    六个人已经察觉到一些身体的异常:四肢乏力,胃部传来越来越强烈的饥饿感,这是让人喜悦的异常,能力者都有过类似的体验,但介于岑牧尚未表态,他们暂时不敢表露心声,只是脸上的喜悦已经藏不住了。

    岑牧说道:“血手,你天赋不错,你的黄金左手确实是个隐藏能力,只是没有完全催发开来,我现在帮你激活了,只要能力稳固,它将是你一个新的杀手锏,理论上来说,你的左手可以爆发出媲美五阶速度的手速。

    其代价就是,你的左臂会比右臂要粗壮,有些不对称,而且不能持续作战,否则左臂将受到难以修复的损伤,主要是因为你身体的其他部位太弱,只有等你整体水平达到五阶,才能缓解这个问题,另外,你还会生出一个全新的三阶速度,力量也会达到二阶。”

    血手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他问道:“真的吗?”虽然有这个代价,但本身的实力提升了不知道多少倍,这个代价完全可以接受。

    岑牧没有理他,转头对殇佚文说道:“你本身的能力不错啊!之前没跟我提你具备五阶急速思维?!”

    殇佚文神色一凛,解释道:“这个能力又不能带来多少实质性的战斗力,我也担心老板会产生误解,故而没提交这件事情。”

    岑牧笑道:“你很聪明,希望你不要过度聪明。”

    殇佚文低头,表示顺从。

    岑牧补充道:“你的五阶能力没有长进,但我修复了你一些基因缺陷,未来应该可以避免一些伤病的困扰,另外,这两条腿应该也保住了。”

    殇轶文只得连连点头鞠躬,表达他心中的感激,如果岑牧不反感,他甚至愿意亲吻他的脚趾,因为双腿的复苏,身体状况转好,意味着他看到仇人在他脚下哀嚎的机会又多了几分。

    岑牧没有告诉他,其实殇佚文的寿命因此增加了至少五年,延年益寿是个足以引人疯狂的能力,尤其是当一些处于权力巅峰的老人知道了这个消息。

    接着,岑牧一一对余下四个人说道:“你天赋勉强可以,未来会形成四阶的术法类能力,应该跟火焰有关,好好把握;你的四阶能力是速度,适合做一个隐匿的杀手,建议你往这个方向走;你们两个,天赋稍微差一点,基于你之前的能力,略微提升了一个级别。”

    四个人同样欣喜若狂,荒野要提升一个等阶的能力,需要好多年的好时间,尤其是高阶能力,一瓶城市出品的四阶能力药剂在沃金盆地能卖一万联邦盾,非常抢手。

    让人好奇的是他怎么能凭借一点血液,就让六个能力一般的人在一两个小时之内,全部突破,成长为能力不错的打手!如果岑牧没有说谎,以他们当前的能力,最差的一个都能混成片区的头目。

    岑牧从包里拿出十几瓶灰色的塑胶壶,鼓囊囊的包终于空了,这些塑胶壶壶外观很简陋,没有任何标识,只有沉甸甸的重量。

    “这里是十几壶军用野外能量补给液,高能量,吃掉它们,你们的能力大概会稳定下来。血手,你去吩咐外面的人,让他给你们做点吃的,纯喝着玩意儿,也挺遭罪的。然后,我再跟你们算一笔账。”

    等血手办完事,再回来。

    岑牧开腔道:“现在跟你们算账,从我那天下来,我已经投入了一瓶兴奋剂、一把匕首、一瓶基因活化药剂、十几瓶军用能量补给,这些东西的价值就不说了,因为它们跟我的血之拥根本无法相提并论,所以你们想想我在你们身上已经投入了多少成本?!”

    六个人齐齐点头。

    “但是现在我还没有看到任何回报,不出意外,我还需要继续投入,以保证我之前的投入不会打水漂,有一句术语怎么说来着?沉没成本,对吧!我现在就面临着这个问题……”

    殇佚文半蹲下低下头说道:“先生,你并不是全无收获,至少你收获了六名忠实的拥趸,我们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其余五人齐齐下跪,纷纷效仿。

    岑牧看着跪成一个圈的众人,说道:“人,是善变的,尤其是当命运赋予他更多的能力,为了让你们不做傻事,我得让你们铭记这个时刻!”

    说着,岑牧缓缓伸出右手,单手握拳。

    然后,只听见一连串“噗通~噗通~”的响声,六个人被抽干全身力气,颓然倒地,无法动弹,连睁眼都是很困难的事情!

    岑牧在六人骇然的眼神中看到了恐惧和敬畏,他微笑道:“背叛者没有被饶恕的机会,所以,好好把握我赐予你们的东西,然后,展示你们的忠诚!未来你们会得到更多的收获!”

    这笑容干净纯粹,单纯得像是天使的笑容,再配上岑牧精致的脸庞,一切就是这么完美,然而,在六人眼里,这是魔鬼的笑容。

    >>>>>>>>希望大家看下去<<<<<<<<<

    ps:最近订阅很久没涨了,心情有点失落,我知道有些人也在看盗版,我之前也说过大家量力而为,说得很委婉,可是发现并没有什么效果,读者群也超过一百多号人了,均订数字惨不忍睹。

    现在我想说的是,兄弟们,十块钱现在能做什么呢?无非是一顿饭钱,或两三根雪糕,但是,十块钱可以看至少100个vip章节,而100个章节要我花至少两个月的时间日以继夜地码字,真心不多啊!可以看在沙加辛苦码字的份上,赏点订阅不?谢谢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