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超能纪元

0009 先祖崇拜

    踏进门,一片黑,凭籍微弱的光线,岑牧发现这就是一个空荡荡的黑屋子,图有四壁,正对门的墙壁前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虚拟头盔,头盔的一段连着一根线,接在墙壁上。

    “你是哪里人?”

    屋内响起一个声音吓了岑牧一跳,声音是从房间顶部传出来的。

    岑牧展开感知场,感知穿透对面墙体,在墙后方发现几个人,然而,他们也不是考官,看动作和操作像是现场的设备维护人员。

    考官在哪里?岑牧心中浮出一个问题。

    岑牧老实回道:“云莱城人。”

    “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自我介绍非常重要,是一次全面展示你自己的机会,这个展示不光通过语言来表现,也通过姿态来表现,个人的肢体语言,和在介绍过程中所散发的气质和自信,甚至比语言更为重要。

    “好的。我来自云莱城,一等公民,国中在‘云莱市第一中学’就读……”

    于是,岑牧按照霍青城提供的履历说了一遍,包括能力,当然只提到了格斗系的能力,隐瞒了空间能力和感知场,这是他的三位长辈的意思。

    岑牧介绍完,里面却没了反应,也没告知岑牧下一步动作,等了一会儿,等里面再度传来一个声音,却是个老者的声音。

    这个……自我介绍还没完就换人,是什么意思?岑牧感觉到意思不同寻常。

    到底什么情况?!

    “所以……刚才场外喧哗之人是你?”

    岑牧一惊,难道是来问责的?!

    不过,他的语气很平缓,让人感觉到他的和蔼与平易近人。

    岑牧老实回道:“是。”

    “为什么?我听说那个人只是提醒你跟上队伍,你为何如此大动肝火?!”

    岑牧老实回道:“不是提醒的问题,而是他打断了我的顿悟,中断了我的能力晋级,害我丢了一个境界,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是故意的。”

    “年青人戒骄戒嗔,你以己之心度他人之腹,如何公允?”

    岑牧摇头说道:“无需公允,既然是年青人,自然用年青人的处事方式。再说,我只不过是扇了他一巴掌,小小的惩戒而已,与我的损失相比,不值一提。”

    “你刚刚不是威说,他最好不要第二轮碰到你吗?否则,你会痛下杀手!”

    岑牧笑了笑,说道:“吓唬他,不行吗?我是理性主义者,揍他只是出口气,发泄心中的郁闷,杀他就不必了,他死了,我也不能找回那种状态,还会招来一个死敌,何必呢?!”

    老者似乎也笑了,他说道:“那你描述一下你刚才的状态吧!”

    岑牧想了想,决定实话实说,他也想通过这位老者了解祈福之门异状的缘由,他体内符文的进化趋势,似乎是这扇天堑一般的大门诱发的。

    于是,岑牧将刚才自己的在上帝视角下的感悟和感觉仔细描述了一遍,当他形容到他能看到命运红线,能感知到金色洪流时,老者的情绪发生一丝波动,就是那微不可闻的叹息被岑牧的超凡听觉捕捉到了。

    这门肯定有古怪,而且这位老者似乎知道些什么。

    沉默半晌。

    老者似乎从沉溺中醒转,他说道:“所以,你的能力应该还有一项‘空间雏形’,对吗?”

    岑牧一惊,回头一想,刚才自己的描述确实留下了一些破绽,好吧!第一天就坏了家中三老的期待。

    岑牧点头承认。

    老头沉吟道:“按你这水平,通过测试似乎问题不大。”

    岑牧顺杆爬,说道:“要不,您也给我来一个破格录取?!”

    老头似乎被逗乐了,说道:“看你这么淡定,不像是担心测试过不了人的啊!”

    岑牧双手一摊,说道:“没办法,出身卑微,拼不过别人的背-景。”

    “瞎说!”老者被逗乐了,笑道:“你刚才下手这么干脆利落,我怎么一点都不觉得你有平民的觉悟?”

    “无知者无畏。”

    “……”

    两人就这么聊天,把测试的老师晾在一旁,让墙后面的工作人员也是犯了嘀咕,也是奇怪,考过这么多人,没见过这样考的,不过他们也不会傻到去提出质疑。

    “你把第一关测试过了,我破格见你一面。”

    “只是破格见面啊?!”岑牧失望道:“有什么好见的,我只对美女感兴趣,你要是帮我把这一届特招的美女约出来,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跟你见面。”

    这话一出,顿时把在线上默默聆听的监考老师给气乐了,还真是无知者无畏,这家伙知不知道他在跟谁说话?!

    老头哈哈大笑,道:“你这么贫,不怕老师取消你的参赛资格嘛!”

    岑牧一摊手,说道:“我又没破坏规则,怕什么,超能学院是大学院,规矩分明,在规则内行事,心安理得。”

    “好了,别贫了,去测试吧!”

    岑牧哦了一声,问道:“老先生,之前……那个约定还算数吗?”聊天归聊天,岑牧差不多摸到这老头在超能学院的地位,那必然是相当超然的,否则,监考老师也不会明明在线上,却愣是一声不吭,让他们在这神圣的场合下唠嗑。

    “什么约定?我刚才跟你说了什么吗?”

    岑牧无语,这老头也有顽皮的一面,他被打败了,道:“好吧!怎么称呼?”

    “我叫……呃!你姓白,你叫我白老好了。”

    岑牧将记忆中的超能学院的资料对了一遍,没发现一个姓白的老者,倒是有几个授课老师姓白,但明显年龄不对。

    算了,无所谓了。

    “好的,白老再见!”

    然后,岑牧在脑海中呼唤普罗托斯。

    岑牧问道:“刚才的顿悟是不是要完满六阶扭曲空间的迹象?”

    普罗托斯喟然一叹,说道:“没错!那一吼太不是时候了!”

    唉~现在把肠子悔青了也没用了,顺其自然吧!

    “这大门有什么古怪?为什么我感觉这次顿悟是它触发的?”

    普罗托斯说道:“顿悟是你自己的,但有时候顿悟并不会触发基因突变,它只能让你对于时间和空间有更深刻的理解。这次触动你基因的是一股神秘的力量,我也描述不清楚,只是隐隐有印象,这股力量我曾经见过。”

    “是吗?在哪里?”

    “记不清了,应该不是很强大,否则,印象不至于如此模糊。”

    “那你说说它是一种什么性质的力量。”

    普罗托斯思索了很久,说道:“神性的力量,也许你可以去研究一下信仰,比如说,先祖崇拜。”

    先祖崇拜?神性的力量?还有神的存在?真是感觉越来越诡异,那些个只在幻想世界中出现的东西,越来越多地在现实中呈现,岑牧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岑牧?岑牧!在不在……岑牧?”测试老师喊了很多遍,这家伙都没反应,不过鉴于之前的事情,测试老师没有用更激烈的方式来提醒岑牧。

    “诶~在的,不好意思,走神了。”监考老师叫了老半天,岑牧终于醒悟了。

    “要开始测试了,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好,请你戴上头盔,你会进入一个虚拟空间『生或死』,它唯一的主题就是限时逃亡,规定的时间,跑到规定的地点,做到了,你就通过了。”

    岑牧依言,戴上头盔,然后头盔中喷出一股催眠气体,岑牧吸了一口,整个人靠在椅子上,陷入睡眠状态。

    ……

    从黑暗中醒转,岑牧发觉自己身处一个幽暗的森林中,丛林间笼罩着一层稀薄的雾气,能见度五十米。

    抬头望天,高大的树木遮天蔽日,树干上爬满了湿润的青苔和扭曲的寄生藤蔓,藤蔓的叶片上噙满露珠,空气湿度很大。

    低头一看,地面上落满了腐叶,在那腐叶之上,遒劲粗大的根筋之间,长出几朵鲜艳的伞菇,伞帽肥硕丰满,看起来很是诱人。突然,岑牧身前一米处的地方,几片枯叶微微颤动,目光不觉聚焦,一条细长的毒蛇在腐叶之间,悄然滑过,无声无息,灰褐色鳞片是它极好的伪装。

    岑牧再审视自己,发现自己蹬一双军靴,着丛林迷彩套装,是帆布材质,挡不了毒蛇之吻,没有枪械,腰间别一把匕首,戴露指皮手套,手腕配带一只莫名的腕表,这便是他当下的所有装备。

    接下来,该怎么办?这个森林看似平静,然而平静之下,谁知道蛰伏了哪些东西?

    就在这时,腕表亮了,冒出绿色的光芒,42毫米的液晶屏幕显出两行文字:

    逃亡马上开始,倒数10秒!

    10……

    与此同时,字体下方有一个箭头指向岑牧的右前方。

    数字一息息跳动,一秒秒递减,时间越来越紧急……

    就在这时,岑牧身后,远处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咆哮,不似正常生物的声音。

    岑牧往右转个角度,发现腕表上的箭头方向也随之改变,是不是意味着这个箭头就是目的地的方向?!

    身后的声音越来越响,气势越来越大,伴随着树木折断的声响,然后,岑牧通过感知场发现一股汹涌的兽潮正朝他涌来,数量无法计算,奔跑在最前面的野兽赫然是一头血红色的大茫,它的身躯比岑牧在莽原遭遇的那头阴阳大茫还要大一倍,趾甲如刀,每一下蹬跳就会割裂脚下的任何物事:巨石、根筋、倒塌的巨木。

    岑牧身处之地正是兽潮狂奔的方向,他扭头就跑。

    在他抬脚的瞬间,感知场最大限度铺开,撑出一个方圆3000米的全息图,海量的数据蜂拥挤入脑海:森林的地貌、植株数量种类、潜伏的动物、空气湿度、安全的落脚点、兽潮的距离和规模,等等。

    三阶中枢全力驱动,数以百万计的讯息被分门别类,跟逃亡无关的数据被抛弃,只花了三秒钟,岑牧对他周边百米内的地形做出建模,结合腕表的指示,并规划处几条安全系数较高的逃亡线路,后续的建模仍在推演,逃亡路线迅速往前延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