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超能纪元

0001 沃金盆地

    诺亚、文华、雷蒙,三座钢铁城市呈品状,坐落在亚月港湾,享受充足的阳光、饱满的水分和最肥沃无污染的土地,这里是联邦的文化、科技和政治中心,代表联邦最高的文明。远远看去,三座城市如同三团巨大的金字塔山脉,高高矗立,直入云霄,最大限度利用亚月海湾区的每一寸土地。

    在三连城,高度等同于地位。

    贵族的家族徽章中,金穗条纹越多,图案组合越繁复的家族,往往住得越高。而在那云中之巅,住的赫然是三皇室:赵氏、罗斯柴尔德和洛克菲勒。

    一百多年过去,三连城的居民渐渐养成了一些习惯,有些人谦卑恭敬,对于上面来的人保持足够多敬意和狂热崇拜;有些人天生贵族,对于世间万物有着高人一等的优越。也许,再过去很多年,这些习惯会慢慢变成根植于基因深处的奴性。

    岑牧将车悬停在三连城城外的高空,放下车窗,沃金盆地就在他视野下方。

    狂风烈烈,寒气逼人,岑牧满怀复杂的情绪,看着这个曾经的自己无数次憧憬和向往的地方——沃金盆地,眼前的景象跟他的想象有很大的差距。

    远远看去,它是一个巨型的垃圾场,百米高的垃圾堆,一堆连一堆,连绵成峰,一直蔓延到迷雾尽头。在垃圾堆之间,能看到花花绿绿的块状物,一片又一片,错落有致。偶尔从一块块的色块地下蹿出一只蚂蚁大小的黑影,一头钻入垃圾山中,敏捷,迅速,瞬间消失不见。

    在岑牧这个高度,看到的块状物不过巴掌大小,到地面恐怕就是一座房子,或者一个居民窝棚,那些蚂蚁就是生活在垃圾堆中的荒野流民。

    就在这时,天边出现一个小黑点,从文华城钢铁山脉的腰部飞过来,慢慢挪动到沃金盆地的上空,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是一架破旧的运输飞艇,灰白色的气囊已经看不出用什么材质制成,上面粘满了污渍和各种垃圾,飞艇的动力桨有气无力地转动着,发出咔咔咔咔的嘈杂声音,尾部喷出大团大团的蒸汽,空艇下方的金属舱外锈迹斑斑,布满破洞和翘出来的零件,这个状态还能飞起来,也是一个奇迹。

    慢慢的,运输空艇停在空中,舱体剧烈地震动几下,差点要散架。

    与此同时,地面的花绿色块发生了一些状况,如蟑螂炸了窝似的,钻出一只只黑不溜秋的生物,拿着长长短短的物事,仰望天空,眼巴巴地期待着什么。

    然后,运输飞艇底部的活页大开,大团大团的东西夹带着腥臭的液体,往下掉落,液体在狂风中被吹散,远远的,连岑牧都能隐隐闻道一丝垃圾发酵后的馊臭。

    大团物件在狂风中解体,四下纷飞,掀起一阵垃圾雨,有些是数以吨级的金属构件,有些是破旧的家具,甚至还有一架外观完好的钢琴。

    垃圾雨噼里啪啦掉落,砸在垃圾山上,发出哗啦啦的响声,重物坠落,破坏垃圾山体脆弱的平衡,坍塌开始……

    这是运输空艇驾驶员的乐趣,那就是怎么用这堆垃圾砸死下面更多的拾荒者,这是在三连城唯一不需要付出代价的杀人行为,垃圾倾倒的瞬间,驾驶舱的男人发出疯狂的笑声,然后,拿起手边的远视仪,观赏下方蝼蚁的反应。

    一些不幸的人躲闪不及,被倒塌的垃圾山砸成肉酱,接着被海量的垃圾淹没,死无全尸。

    然而,这近在咫尺的危险却没有吓到下方期待的人群,不等垃圾洪流停止运动,这群老鼠一般的拾荒者争先恐后朝垃圾倾倒处奔去……

    拾荒本应是无序的,但不论在哪里,只要有人,就会有秩序。

    在沃金盆地,拾荒的秩序根据力量强弱来制订,强者捡大头,弱者捡小头,谁破坏规矩,就会受到规则制订者的审判。

    不到五分钟的功夫,这次垃圾的第一轮翻找工作即将结束,垃圾中绝大部分有价值的东西被找了出来,很快,片区老大就能拥有这些资源,他也许会拿出其中5%作为奖励,奖励翻找卖力的手下,也许他什么都不会给,一切全凭他心情。

    然而,似乎发生了一个意外,不远处一群人围住了一个矮个子,有点吵。

    这种不合秩序的闹剧对于片区老大来说,是一种嘲讽和挑战,如果某个片区经常发生一些秩序冲突,那说明这个老大当得有些弱,镇不住底下人。

    此刻,光头蝎有些火,趴在他脸上的长条刀疤一跳一跳,扯动他脑门的神经,他在想是不是最近没动手,手下人有点忘了他的脾气?!

    被围攻的人是个约摸十六七岁的少年,一件肥大的灰黄色格子衬衫被捆绑到身上,露出瘦骨嶙峋的身材,邋遢的长头发遮住眉毛,被他整出一个飘逸的造型,看起来有些犀利。

    他一手拿着一根钢条,另一手牵着一只修长的手,这只手的主人跌坐在地上,是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女,长得不算漂亮,但面目清秀,比较耐看,浑身上下还算比较干净。

    此时,她的右脚沾满了血迹,是被倒塌的垃圾构件刮到了,尖锐的物体在她小腿上划出一到深深的伤痕,血流如注。

    情况有些糟,在荒野,在如此污秽的环境下,受到这种伤,是很危险的事情!

    然而,受伤的少女并不慌,因为牵住她的手如此用力,毫不放松,但她也有些焦虑,受伤不可怕,死亡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一只桀骜不驯荒野狼被羁绊住了,少女看向少男的目光,柔和,充满感情。

    她轻声说道:“阿航,你先走,我身上没什么财物,他们不会拿我怎么样的。”

    阿航坚定地摇摇头。

    光头蝎狞笑道:“原来是你,血手!上个月干掉我三个打手,还敢跑来我的地盘?活腻了?!”

    血手阿航面无表情,说道:“少啰嗦,想打就上!别整天在后面嚷嚷!”

    光头蝎老脸一红,恼羞成怒,吼道:“给我上!谁干掉他!他的战利品就归谁!”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人群中,蹦出三条黑影,有的拿着长钢条,有的拿着条纹钢叉,举过头顶,朝血手砸去……

    荒野上的久混子,一定知道以多欺少的最佳方式。

    这三人是光头蝎手里最低级的的小弟,竟然也是二阶能力者,由此可见,沃金盆地贫民的平均实力要高于罗宋城外的荒野民。

    血手一咬牙,攥紧手里的钢条,朝其中一个反扑上去。

    狭路相逢勇者胜。

    也许是血手的歇斯底里惊扰到对手,他对手的抽击保留了几分寰转的余地,此消彼长之下,战果已定。

    两根钢条碰撞,血手占优势,荡开对手之后,旋身一抽,手臂抡圆了,钢条在对手脑门上开花,中招者的头盖骨被砸出一条宽两公分,深三公分的凹槽,鲜血淋漓。

    血手闪电般伸出左手,不知什么时候指间多了一枚三棱-刮刀,左手在对手颈部一错,刀锋破开喉咙,汩汩热血在心脏的催发之下,迸射出来,血流如注,喉管的气体嗬嗬嗬,吹出一堆血泡,糊了那人一身,只是三秒,人就不行了。

    血手返身时,溅了一身血渍,手心的皮被磨破了,血滴顺着弯曲的钢条流下来,有如地狱杀神。

    这恐怕就是血手这个绰号的来历吧!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两条奔出来的人影,自然无法再退缩,只是气势短了一截,被血手的凶悍气焰所震慑。

    三人冲到一起,钢管、钢叉相互碰撞,发出沉闷的哐当声,没有章法,纯凭身体素质和个人反应。

    血手准备还算充分,左手自制了一个金属护臂,几根钢条焊接在一起,中间一根前端弯曲九十度,形成一个丁字铁棍,握在手里,可挡劈砍。

    斗了几十个回合,三人气喘如牛,荒野人爆发力都还可以,耐力不足,这是通病,接下来,比的是意志和决心。

    血手的钢条已弯曲得不成样子,手臂、肩膀和背部受了四下抽击,浮现出几条肉-虫一般的肿条,青红酱紫一片,这是皮肉伤,不算严重,不影响战斗。

    这样的架,血手都记不清打了多少回,更严重的情况都挺过来了,这一次一样可以!

    只是赢了这轮决斗又如何?光头蝎才是最难的一关!

    血手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少女,身体内激起一道莫名的暖流,似乎又获得了一些力量。

    “啊!”对面两个男人一声怒吼,壮起胆,举起钢管又冲了上来,这两人同攻同守,十分默契。

    血手躲过钢叉的捅刺,他觅到一个极好的反击机会,但若反击,从右方攻来的砸打必然无法躲过,血手略微迟疑,立刻做出决断。

    还是杀!

    右手往外一抽,拨开钢叉,两脚猛蹬,血手整个人朝钢叉男怀里撞去……

    钢管应声抽打在血手的头颈间。

    血手只觉得头颈受力的部位一阵刺痛,眼前一黑,接着,感觉麻木了,一股热流从脑门处淌下来,不用看,一定是血!

    血手不吭声闯入钢叉男中门,吓得对手一跳,快步急退。

    晚了!

    血手的迷之左手爆发出惊人的手速,三棱-刮刀扎入钢叉男的脖颈间,奋力往下一拉,撕出一道惊人的豁口,看到这道口子,钢叉男魂飞魄散,他完了。

    当血手再度转头,钢管男看到那双抹了血液的眼睛,已然失去了斗志。

    然而,退缩并没有用处,他敢逃出这个决斗圈,光头蝎的刀一定会扎在他背上。

    然后,一个照面,钢管男也死了,也是死于血手的左手,看起来血手似乎暴露了一张不得了的底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