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超能纪元

0005 门屠 下

    战斗开始。¥℉頂點小說,.

    门屠一声拧笑,说道:“我要把你一块一块撕成碎片!”

    说着鼓动双臂和肩膀,两拳对擂,发出“蹦蹦”的响声,他整个上半身坟起块块肌肉,黝黑泛亮,硬若钢铁,两张蒲扇大的手张开,一座塔山一样的阴影横艮在岑牧身前。

    打架先欺心,在格斗比赛中,心智较量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它的作用在两者实力相差不大的情况下,效果尤为明显。

    开场比试,一旦心里有什么放不开的纠结,又或者被人三言两语挑起过去抹不开的一道难堪,失了平常心,失去冷静,那比试是十比九输。

    因此,从战术上来说,最好的开局就是让对手在一开始就失去理智,虽然愤怒能略微提升格斗者的爆发力,但拳打得太刚,不留余地,就容易让自己掉入死亡陷井。

    这一点唐霄在喂招时,常常强调,岑牧记在心里。

    门屠就是打的这个算盘,新丁往往是稚嫩的代名词,不光是技艺稚嫩,经验稚嫩,格斗心智也颇为稚嫩,只要自己表现出不屑一顾的态度,十个新丁有九个就受不了这个气。

    岑牧明了他的意图,欺心嘛!仔细观察对手,发现他果然是装的,看似高傲,瞧不起岑牧,身体却丝毫没放松。

    岑牧冷笑道:“那你就试试。”

    说着,迈步摆拳,率先出手,看起来像是岑牧被激怒了,忍不住要先给门屠来个教训。

    门屠嘴角一裂,有了几分得色,新丁就是新丁,果然受不得刺激,见岑牧气势汹汹,他却不刚了,脚步展开,避其锋芒。

    擂台方圆两百米,是为速度能力者留下一些施展的空间,门屠具备五阶力量,四阶防御,三阶速度,这能力组合非常适合擂台赛,是他以伤换伤的资本。

    不过,让门屠微微吃惊的是,以他的速度竟然摆脱不了岑牧的追击。

    门屠心里暗笑:“这小孩还有些本事,速度不弱。”

    他还在跑,在寻找出手的最佳时机,只是这你追我跑之间,看台上炸开了锅。

    有人骂门屠是个怂货,被一个新丁撵得满场飞奔。

    有人骂门屠阴险,对付一个新丁,打得太脏。

    还有人则在为门屠呐喊,示意到了反击的最佳时刻,他们已经到了**的临界点,就看门屠接下来一击!

    就是现在!

    当门屠感觉到岑牧已扑至他身后三米时,他觉得到了反击的最佳位置,四阶极速之下,这个距离是来不及做出反应的。

    门屠右脚往前跨一大步,落地生根,整条右腿如弹簧绷紧,抵消整个身体的巨大惯性,由动到静,不过短短零点几秒,与此同时,缩脖护脑,左手垫在脑后,背部肌肉紧绷,肌腱压缩,直崩成一面肉质钢板,保护好最容易被打击的部位,他准备硬吃一击,再给对手来次无比生动、终生难忘的教训!

    门屠含胸曲肘,在他突然停顿的同时,力量悄悄在右肩肌肉群体内含蓄,这一系列的动作在眨眼之间完成,可见门屠对于这个套路有多么娴熟。

    而这个时候,看台的观众一片寂静,这是暴风雨前的平静,他们都看出了这一追一逃之间所蕴含的东西,也看出了门屠骤然静止下的险恶用以。

    愿望很饱满,现实很骨感。

    门屠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在感知场的检控之下纤毫毕现,并且,岑牧所施展的速度并不是全力以赴的速度,他只发了八分力,当感知场监控到门屠右腿肌肉的异常,岑牧立刻察觉他的意图,这时候,门屠还尚未作完减速的动作,岑牧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并想好了对策。

    岑牧步伐一变,几乎与门屠保持同样的步调减速。

    接下来,让门屠终生难忘的情况发生了,他预料中十拿九稳的霸王回肘,递了出去,却发现按剧本应该撞到他背上的对手竟然在自己三步之外停住了,这一肘击如何能中?!

    蓄力回肘落空,重心丢失,整个人往后倾倒,门屠露出一个巨大的破绽,惯性作用下,他收招加转身至少需要1.2秒,这1.2秒足够岑牧做很多事情了。

    这么大的破绽,岑牧笑纳了,一击蓄力左摆拳奔着门屠的腰间而去,这里是感知场扫出来的,岑牧最容易攻击得手的薄弱部位,没有骨骼的保护,再硬的肉膜和肌肉群也扛不住这一击。

    嘭!

    一声闷响,门屠左侧腰背往里陷进去十几厘米的拳坑,一万多公斤的力量打在这个部位,除非用最坚固的骨头来承受,否则,就是门屠的下场,这一拳几乎打断他的腰。

    澎湃的力量穿透肌肉群,作用在脆弱的内脏上,肾脏、膀胱、脾脏在巨力之下被直接挤爆!尿液、血液、体液在他肚子里混成一团浆糊,剧烈的疼痛随之而来,这一击就要了门屠半条命,门屠在空中甚至无力作出减伤的规避动作,直挺挺地摔了出去,落地时,已然濒临死亡。

    一击毙杀!

    整个看台先是一片寂静,接着,爆发出一阵阵歇斯底里的疯狂,音浪几乎要将这体育馆掀翻,开局不过十几秒,新丁一拳k.o.黄金段位高手,可以想象,明天联邦的各大媒体又将充斥这条爆炸性的新闻。

    门屠抬起头,痛苦地问道:“你怎么看穿我这招?!”说着,他突然眉头一皱,想到了什么,追问道:“你跟成天骄是什么关系?”

    成天骄就是被他用这种方法阴到的天才新丁之一,当年他一击得手,之后就成了他个人的表演,生死斗没有裁判,也没有暂停,成天骄便是被他在擂台上活活虐了十分钟,整个人被打得不成人性,才痛苦而亡,正是这一场比赛,他获得新丁刽子手的称号。

    这人难道是成家安排来报复他的?

    岑牧摇摇头,他不认识成天骄,他甚至不知道门屠这个id意味着什么,他只是觉得这个黄金段位的对手让他有些失望,欺心归欺心,终究只是竞技手段,实力才是根基,将获胜过多寄托在奇巧淫技上,那是舍本逐末的做法。

    岑牧回道:“我不认识他。”

    这个对手不是他欣赏的类型,他无意与门屠多做交流,没再理他,很快擂台系统监控到门屠的状态,作出反馈。

    整个擂台馆响起巨大而音调夸张的播报声,用中英文分别报了一次,“the_winner_is_mucher!暮尘获胜!!”

    伴随着,激昂的音乐,擂台骤然一黯,一束灯光打下来,罩在岑牧身上,一时间他成为场内唯一的焦点,四周镁光灯闪烁,感受观众的疯狂掌声和尖叫声,不禁让人热血沸腾,这感觉还真容易让人上瘾呐!

    激动了几秒,岑牧平复下心情,这是他的第一场比赛。

    看观众席上的在座率,恐怕是他对手的面子,自己还没有这样的号召力,看着在一旁黑暗中渐渐冰冷的门屠,岑牧感慨万千,这是一场成王败寇的游戏,胜者风光无限,败者独吞苦果,端的残酷!

    接着,岑牧被传送到休息室,每场比赛之间有至少五分钟的强制休息时间,休息完,可以继续排队参赛。

    就是这休息的功夫,岑牧发现关注自己的人数悄然上涨,不知不觉已然破千,一场比赛就能收获数千的粉丝,这速度对于黄金段位的选手来说,颇为难得。

    托门屠的福,比赛上座率超过50%,岑牧这场比赛拿到了4500多联邦盾的分成费,这笔钱直接存在暮尘的帐号下,随时可转账提现。

    休息了五分钟,岑牧重新进入擂台赛匹配队列。

    上一轮,门屠的真实战斗力为7003,是当前与岑牧战斗力估值最接近的黄金段位选手。

    岑牧赢了比赛,故而这场比赛的对手战斗值会更高,理论上来说,比赛会越来越难打,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对岑牧也有好处,因为在资格赛中,岑牧的预估战斗力保持不变,而输赢比赛后,结算积分会以当前战斗力估值为准,换句话说,接下来岑牧赢的场次积分几乎都是超分,超过20分,而输的场次都是低分,比普通匹配赛要更有价值。

    超分奖励与低分折扣算法一样,两者战斗力差值百分比,往上番五倍,乘以基础积分,就等于超分奖励,如果能打败战斗力为8365的对手,那就能拿到每场比赛的超分奖励满分20分,加上基础满分,一场比赛能拿到40分,而如果能连续拿三场的超分满分,系统还会奖励200积分,这个奖励在资格赛和匹配赛都通用,官方不希望一个实力过强的对手停留在跟他实力不符的段位,来虐菜。

    很快,岑牧被匹配到了新的对手。

    与此同时,一些人又开始忙乱了。

    “这样都拦不住你?难道又是一个赵紫龙?”一个微胖的男人叼着雪茄,看着眼前的荧幕墙,喃喃自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