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超能纪元

0056 试探

    在唐府修炼的日子非常规律,五点起床开始训练,七点唐馨会送来早餐,上午做各种静-功、慢动训练和一系列辅助训练,一直练到中午,午餐可以回到那座小院,相对正式一些,吃得最丰富最营养,午休一个小时,然后,开始下午的训练,下午唐霄会教岑牧八极拳,陪他搭手走圈,一直持续到日落。

    人多的时候,岑牧可以参加唐家的晚宴,人少的时候,就在小院里和唐馨一起吃,晚上的时间随岑牧支配,可以在小院中继续锻炼,也可以看看书籍,修身养性,岑牧长时间的自觉自律,让唐霄很是放心,对于他的约束少了许多,也就是白天抓一抓他练功。

    最近唐府的女眷都有些钱,因此,唐府的人聚齐的机会不多,几位师娘和儿女都在外面旅游散心,怕是要到“止戈节”,一家人才会聚齐。

    岑牧有想法跟唐霄坦白一些过去的事情,特意选了一天晚上,他拉着唐馨去找唐霄和宋宛如师娘。

    在唐府走了大半圈,最终在宋师娘的小院,找到了两人,看情况,他们来的不太是时候,小院关着门,里边传来一阵嘤嘤嗯嗯的声音。

    岑牧和唐馨一脸尴尬,转身离开小院,在周围又转了大半个小时,再回头,见里面已经熄灯休息,岑牧厚着脸皮在院门外喊门,说明来意,等了一会儿,岑牧与唐馨被迎进门。

    打扰师父和师娘休息,岑牧很是不好意思,四人移步侧厅。

    宋师娘问道:“小牧是来找你师父的?”

    四人坐定,宋师娘房内的丫鬟煮水,泡茶,很快,给四人端上几杯香茗,便阖上门,出去了。

    岑牧等她离开,才说道:“都找的,有些事情要告诉你们二位,还真跟宋师娘有些关系。”

    “哦?”这话一出,勾起其余三人的兴趣。

    “宋裳。”岑牧吐出一个名字,道:“宋师娘认识吗?”

    听到这个名字,宋宛如微微一惊,反问道:“你怎么认识裳儿?她是我大姐的女儿,我如何不认识?!”

    于是,岑牧将自己在罗宋城水道区的经历简单说了一遍……

    与自己的至亲有旧,宋宛如对岑牧的态度又亲近几分,笑道:“难怪那天你听到我名字,表现有些异常,原来有这么一层关系!”

    岑牧嗯了一声,说道:“裳姐和石叔待我,恩同再造,没有他们,也许我早就死在东片区了,今天过来,就是想问问他们的近况,宋阿姨知道吗?”

    宋宛如颔首道:“裳儿回了宋家,她的女儿和一个失声小姑娘都挺好的,不过,你提到的石叔,他恐怕不太好。”

    “啊?!”岑牧大吃一惊,追问道:“他怎么了?”

    “他实力太弱,被宋家送进了军队,五年没有成就,怕是此生与裳儿无缘了!”说罢,宋宛如幽幽一叹。

    没死就算是好消息,岑牧心中稍定,只是宋家这做法,还是让人有些惋惜。

    岑牧想了想,说:“这做法有点不近人情啊!裳姐和石叔都有了女儿,这样生生将他们分开,不怕孤儿寡母伤心吗?”

    宋宛如面上浮现出一丝不忍,赞同道:“可不是吗?我也是这样想,但这是家主的决定,裳儿请动她奶奶出面都无济于事。”

    岑牧微微一叹,他现在也没有能力干涉宋家的家事,不过,能听到石叔还活着的消息,已经算是好消息了,以后有空得去一趟罗宋,看望一下小果。

    唐霄问道:“你提到的那个石叔,他是不是纳森佣兵团的旧人?”

    岑牧不知他师父为何有此疑问,说道:“是的。”

    “那就对了,宋家这般做法恐怕是有深意的。”

    “怎么说?”岑牧与宋宛如齐齐诧异。

    “当年,罗宋城的纳森事件,我也有所耳闻,这不是一起简单的城市公民人质事件,也不因纳森兵团的威胁论而引发,这里边藏着一个秘密,至于是什么秘密,我也不清楚,据我所知,好象是纳森得到他们掌握不了的东西,一件引人眼馋的东西,因而导致了覆灭,城市公民人质事件只是一个借口,一个出兵的借口。”

    唐霄如是说,岑牧心中猛然一跳,他心中不由自主浮现出一个猜想:纳森所得到的那个东西,不会就是老瘸子给自己的那瓶药剂吧?!据老瘸子口述,那瓶药确实是纳森亲手交给他的,联想那瓶药剂的特殊情形,联想到普罗托斯的特别之处,这个猜想不由得在心底生根发芽,越想越可能。

    唐霄接着说道:“我倒觉得宋家的做法没错,宋裳是当年纳森事件的关键人物,返回宋家必然是一件大事件,当年参与行动的势力必然会被震动,宋家这么做,是在保护你的石叔,让他远离阴谋,纳森事件已经过去多年,不能再次浮出水面,否则,恐怕又会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对他,对宋赏,对整个宋家都不是好事!”

    唐霄的眼界和情报来源要开阔许多,这么解释,大家都能理解。

    岑牧接触了纳森的两个幸存者,应该是当下对这件事情最为清楚的人之一,他还是觉得有些提防晦暗不明,他获得信息越多,就发现它越是充满迷雾,不过,他现在是离那个迷局越来越远。

    岑牧说了这件事情后,观察唐霄与宋宛如的反应,见他们根本没有问道流光的问题,岑牧暗自猜测恐怕这又是军方的一件密事,唐霄这些年远离军方内斗的漩涡,对此他恐怕也不知情。

    岑牧索性将流光拿了出来,将它开启,并将它在水道区起的作用和影响说了一遍……

    这一说,又讲了将近半个多小时,岑牧端起香茗,抿了一口,沉默下来,观察唐霄的反应。

    唐霄拧紧眉头,思索半天,问道:“你想知道它的来历?”

    岑牧点点头。

    唐看了看它已被激活的菜单,也看到了多多的存在,一时间,没有头绪。

    提及流光的来历,多多也产生了兴趣,参与到四人的讨论中来。

    岑牧问道:“多多,对于它的来历,恐怕你也不知道吧?流光的系统里面有没有对于它身份的标注信息?比如说,制造商?芯片型号?产地?”

    多多摇摇头,说道:“它的系统信息是最高核心的机密,我还拿不到权限,我也不知道它的来历。”

    见到多多的样子,唐霄点点了岑牧,笑道:“你小子难怪对苏子涵这么惦记,连自己做的虚拟人都用苏子涵的外表,看来你对她还真是痴迷啊!”

    这话一出,唐馨深表赞同,对于多多又多了一份敌意,嘟哝道:“可不是嘛!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真是个坏蛋!!”

    岑牧讪讪一笑,说道:“这可不能怪我,我当时将它导入流光,它自己就选了这个外表,我当时怎么可能知道流光的存储空间里到底放了什么东西?!”

    唐馨嗔怪道:“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有本事发誓说,这辈子永远不见她?!”

    岑牧呵呵一笑,不吭声了。

    看着小俩口拌嘴,唐霄与宋宛如莞尔一笑。

    唐霄笑了笑,说道:“你要问我,我也不知道它的来历,它的科技含量不低,但我觉得它应该不是军方的秘密实验品,军方的项目有很强的目的性,对于跟目的相关的领域,可以从里到外,从材料到软件,做到极致,但跟目的无关的东西,再廉价,也不会加入一丝一毫,军方绝不会做出功能如此驳杂的东西!”

    这个解释非常符合逻辑,岑牧深以为然,但那就更奇怪了,为什么会军方的人费力找它呢?

    岑牧问道:“那它会是什么呢?它肯定是跟军方有关啊!”

    唐霄沉吟道:“我看……它更像是一个玩具,对!应该是个玩具!!只是……制造这个玩具的人,身份地位不低。”

    如此一说,唐霄心中有了几分猜测,因为,军部能做出这东西的人在整个联邦屈指可数,再加上它里边资料的权限级别,唐霄差不多可以猜到哪些人能够做出这件东西,只是他不知道这件东西的用途。

    看到岑牧不解的目光,唐霄想了想,说道:“这个东西你放心用吧!被军方发现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大不了还给他们就是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