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第624章 大皇子陪嫁

    看孩子是大事!

    绝对是大事!

    在现代时听人说过一段话,这年头当妈不易啊!孩他爹潇洒的跟单身小伙似的!自己却头发每天乱得跟鸟儿窝似的,洗完脸抹个油儿跟打仗似的,吃个饭速度快得跟冲锋似的,上个厕所耳朵竖得跟雷达似的,给娃买东西跟不要钱似的,带娃出门就跟搬家似的,头发掉的跟案发现场似的,睡个懒觉跟过年似的,智商低的跟鸭蛋似的,高跟儿鞋纯粹跟摆设似的!

    这里是古代,应该会稍微好点?可青青依旧觉得,这年头当娘也是不易的啊!孩子没生前,要防止有人陷害,孩子生了,是女孩,怕夫君公婆不喜欢,是男孩,又怕淘气不好管教,唉!

    “青青,你知道的,我等这一天都的多焦急,不要再犹豫了,我会对你好的,几个孩子我都能养,我什么都不用你做,你只要在我身边,当我快快乐乐的娘子就好。”段泓毅以为是之前皇上的话让青青犹豫了,也连忙说了自己的心意。

    天知道,听到青青疑惑的话时,他的心都碎了!碎的捧出来就跟饺子馅似的!

    其实青青哪里是在意这个啊?估计这就是当初雅雅说的,孕妇情绪无常化吧?

    “你说真的?你会对我一直好?不管我生了男孩还是女孩你都会对我好?”

    “恩。”

    “可是万一真是女孩呢?”

    “是女孩,我就保护你们娘俩,是男孩,我们爷俩就保护你。”

    青青心里甜甜的,可是又忍不住问:“老将军会不会是盼着想要男孩呢?”

    “你管他做什么?我们的孩子,不要去在意旁人喜欢不喜欢。”

    “可是……”青青一问起来似乎没完了,段泓毅不得不出狠招——堵嘴巴!

    “呜……呜……”混蛋,她还没问完呢!然而,还是不问了,先吻完了在说吧!

    除夕守岁,漫漫长夜,她想问什么,时间似乎还很长呢。

    第二天便是年初一,这一天不用上朝,可是同样很忙,文武百官要相互串门子百年,府中内人也要进宫向太后和皇后拜年,青青自然也是要去的,只是大家都以为她是身体不好,拜了年没留她,就让她回去歇着了。

    时间对青青来说,说慢也慢,没天都是无所事事的,可说快也是快的,这不,转眼就到了要出嫁的日子了!

    一大早的,大皇子便赶了回来,还带着静依,两人知道青青和段泓毅要成亲了,特意提早处理完了魏国的事,尽快的往回赶,生怕会错过了青青的婚事。

    “大哥?!”其实这是青青第一次看清大皇子的容貌,就如她想象一般,他长的有些像皇上,眼睛却是像皇后的,很阳光,很帅气!

    “知道你后天大婚,大哥特意赶回来,有没有觉得很感动呢?”大皇子开玩笑道。

    青青扯着大皇子的袖子故作抹眼泪,“感动!感动死了!大哥亲自回来陪嫁,我怎么能不感动呢?”

    “咳咳咳……陪嫁?”

    “陪着我出嫁啊!简称陪嫁!”青青解释道。

    大皇子长嘘一口气,差点没被她吓死的样子,“你说清楚嘛!”

    青青咯咯咯的笑,突然就将目光落向了一旁的静依,她静静的站在那里,一脸的幸福,淡淡的笑,很宁静,穿着一件略显简单的粉红色长棉衣,用桃红色的丝线在领口和袖口绣了一朵朵怒放的桃花,腰间一条炫色宽腰带,将纤细蛮腰紧束,显出了窈窕婀娜的身段,长长的裙摆一直延伸到脚踝,一种清雅而不失华贵的感觉顿时而生,外面披着一件淡紫敞口纱衣,轻轻走动,纱衣便波光流转,却道是难得的夜光纱!

    “这就是静依公主吧?真好看!”如今两人已经没了隔阂,各自均有各自的归属,再说起话来,反而多了一些亲切之感。

    “恩。”静依微微点头以示礼貌。

    大皇子见了却是惊讶的问道:“青青,你的眼睛?”

    “好了啊!”青青笑眯了眼睛,眼前的大皇子和静依并排站在那里,很般配,她也终于释然了,段泓毅,再不会有人来和她争了,再过两天,她就能彻底的拥有他,再也不分开了!

    大皇子在锦宁宫没聊几句就被宫人叫了去,因为大皇子年长与青青,青青后天出嫁,因为大皇子纳妃便要提前一天进行,时间很仓促,可是宫人早有准备,而且早已准备的十分完善了!

    所以,隔天便是大皇子纳妃的大日子,大皇子妃乃是魏国的公主,魏国之自然也有使臣跟随而来,同来的有陪嫁宫女和太监数十,嫁妆三百担,一切礼仪都进行的十分顺利,皇宫上下均是一片喜气洋洋。

    晚上,青青独自坐在席梦思上,左右是睡不着了,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很紧张起来,想着明天就是自己要出嫁的日子了,会不会和今天静依出嫁是一样的呢?要顶着那么重的凤冠,还有经过那么多繁琐的礼节,想想也真是怕了!还是在乡下好,成亲也是简简单单的,多好啊!

    因为明天要成亲,今晚她和段泓毅是不能见面的,因此,今天段泓毅不会来了,而她此时又激动的睡不着,心血来潮的就想着要去闹洞房!

    悄悄的开了门往外走,外室的大宝见了连忙跟上!因为怀孕,常接触动物不是太好,因此大宝就被安排在了外室。

    一人一狗向大皇子的寝宫出发,此时大皇子已经从宴席上离开,正在房中进行着结发礼。

    结发,就是宫中老嬷嬷将两人发丝用红线系在一起,然后封存的一个过程,寓意结发同心。

    静依的盖头已经被揭开,此时嬷嬷又将两人袍摆也系在一起,然后端来两杯酒,这便是合卺酒了!两人手相挽,将酒喝下,嬷嬷说礼成,大皇子说赏,嬷嬷便开心的退了出去,临走时,还将一盘的花生、核桃等物撒了一床,这便是传说中的撒喜床了。

    静依看这那一床的花生、核桃,惊讶的眉头都皱了起来,“大皇子,这是何意?这还让怎么睡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