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第618章 想娶她很难

    段泓毅一听便将眉头皱了起来,他懒得跟老将军说什么,转身便往院子里走,哪知老将军恼了,跟在后面叱责他道:“站住!你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我将你养大,你现在有能耐了,能跟我作对了是吗?”

    段泓毅是站住了,可他没打算理会什么,他心里的痛,老将军永远不会懂!

    若不是他,他娘不会走的那么早,若是不是他,他何以现在要为娶青青而作难?都是他,一切都是他引起!他将他养大,也仅仅是养大,可是他何曾真心将他当做亲儿来养的?他不反抗,只是念在他生他养他,这中间的父子成分就很难说了。

    “泓毅啊!”老将军见他站在了那里,想着他还是愿意听他的话,于是就放软了声音,说道,“泓毅,爹知道,那些年让你受苦了,可是爹也没办法,爹跟你解释过的,为了段将的百十口人性命,爹将你赶出将军府也是迫不得已,其实爹心里一直是觉得亏欠你的,这不,如今你回来了,爹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帮你铺好的路,这次你娘给你安排了陆大人家的独女,也是为了你的前程着想啊!”

    “够了!”段泓毅真的急了,这老将军每次都打着为他好的旗帜伤害他,他那真是为他好吗?今天不是说亲,明天就是逼婚,总想着让他赶紧去了某个大人家的女儿,好给将军府带来不可估量的利益,这样真的是在为他好?他连他想要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就断定那都是为他好?

    他有些愤怒了,话到了嘴边,终于说了出来:“到了如今,你还是不肯接受她?她有何不好?身份,她如今是皇上最疼爱的公主,权势,她只要开口,谁生谁死不过她的一句话!钱财?皇上为她能倾尽天下!如此的人,却是被你生生拒在了门外,你可知道,如今我想娶她回来,是多么的难?”

    老将军抬眸,只见段泓毅的眼睛都红了,他心里猛然一惊,不知道他的儿子竟然陷入了这么深!他一定是很喜欢她,他想,有时候也会后悔,过去,是他看走了眼,以为她就是一只麻雀,麻雀怎么能配得上他这个赫赫有名的大将军?可是他又哪里知道,麻雀也有飞上枝头做凤凰的一天?若是早知,他也定然不会派人去刺杀她!或许这都是报应吧,他刺杀她不成,反而害了自己的亲孙孙,将军府有四子,可是如今却是一个孙辈的都没有!

    可是事已至此,他自然只能就这么下去,他也想过,要子孙,他四个儿子,即便段泓毅不娶,他也没什么好畏惧的,对另三个多费心些便可,但是他不能看着段泓毅就此消沉了!

    段泓毅整日忙些什么,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每天他回家都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他怕,在这么下去,他会毁了将军府的未来!

    “混账!”老将军骂道,“养你这么大,你就是如此跟我说话?她即便身份好了又如何?皇上不指婚,你能如何?将军府的长媳之位,甚至是将军府未来的当家主母之位,配不上她吗?这世间好女人多的是,以你如今的成就,想娶什么样的女人娶不到?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呢?”

    “呵呵呵……”段泓毅笑了出来,不知是嘲笑还是取笑,“皇上不指婚,是为何?难道你不清楚?可若是我娶了旁人,那么将军府顷刻间就会被灭族!爹爹可知道是为何?”

    老将军摇头,段泓毅的表情里尽是不屑,对他的不屑!这一点让他很是不爽,心里暗骂,这小子真是翅膀长硬了的!

    “因为,她有了我的孩子!”段泓毅一字一顿的说着,青青有了他的孩子,让他娶旁人?呵,突然发现这是个很好的借口,他是非青青不娶的!如此,看哪个敢在乱说媒给他?!

    “什么?你、你说什么?你跟她……你让她怀了你的孩子?”老将军语噎,他这儿子让公主怀了孕,若是再娶旁人,那皇上可真要灭他九族了!

    “是!如此,你还要再逼我去相亲?”段泓毅冷哼一声,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

    老将军如石化一般,良久,才狠狠的骂了一句:“你这个逆子!”

    老夫人过来,扶着石化了的老将军回了房间,路上,隐隐约约听到老夫人道:“老爷,不要逼他了,如今的将军府,离不了他了,而且皇上对那公主的·宠·爱,你也是听说了的,娶回来未必是坏事啊!”

    “你说的容易,皇上迟迟不肯指婚,怕是不为旁的,而是知道了当年……”老将军的话隐没在喉间,当年的事被皇上知道了,将军府也就真的没什么好日子过了!

    “……”老夫人不知道又说了什么,只是声音是刻意压低了的,段泓毅在房中,也只是隐隐听到了那两句。

    段泓毅坐在桌前,喝了两杯,然后取出怀中的香囊看了起来,那是多年前青青亲手绣的,花团锦簇中隐藏这他和青青的名字,他看了又看,不禁又想起了以前的生活来,男耕女织,打猎持家,看着平凡,甚至是艰苦,却是十分快乐的!

    他喜欢看她在院子喂那些鸡鸭,一身粗布衣衫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韵味,还有健康!她喜欢看他山里忙碌,那些野物见了他连跑的机会都没有,瞬间就成了他箭下之物,她说,那时的他浑身都透着潇洒,很霸气,她很喜欢!

    其实,他没说过,他喜欢她,喜欢她的一切!她的一举一动都是可爱的,她的一颦一笑都是动人的,她,就是此生他的唯一!

    书房内,老将军默默站着书桌前,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副画出来,画中女子着浅蓝色纱衣,肩上披着白色轻纱,一头青丝散散的披在肩上,略显柔美,女子未施一丝粉黛,静静的在花间站立,给人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仿佛一阵风来,就能将她吹走一般。

    这女子,便是段泓毅的亲生母亲,当年发生了什么?很多事情老将军已经不愿再记起,他将画卷起,重新放回特制的匣子中,然后走出了房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