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5.第545章 雯月的利用

    金秀被宫中侍卫送回,一回到自己房间便瘫软在地,这一夜真是太惊秫,还好没让人发现是她动的手脚!

    熬了一宿,本应该是困意重重,可她却是睡意全无,疑惑着明明是将邪月幻放入了青青酒杯之中的,为何却是静依公主着了道?静依和青青之间还隔着大皇子,难道是大皇子又动了手脚?

    现在想想,她一阵后怕,静依公主落水,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皇上势必会严查,顺藤摸瓜怎么也会查到自己的!还有就是大皇子落水,也不知道现在大皇子如何了,等大皇子醒来,会不会来找她兴师问罪?

    还有青青,看皇后那着急心疼的样子,难不保皇后要彻查,不过这个到不用太担心,有司茹当了替死鬼,她可要暂时安心。

    只是青青还是没死,虽然太医说其伤势很重,可是她不死,雯月就不会好过!

    正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雯月裹着一身带帽子的裘衣走进,进来后就连忙反身将门锁好,金秀被吓了一跳,差点就惊呼出来!

    “金秀!”

    “雯月,是你啊,吓死我了!”金秀拍着胸口,急切的呼吸证明了刚才她真的被吓到。

    雯月走到她跟前,疑惑的问:“金秀,你为什么坐在地上?”

    “哦,没什么。”在雯月的面前,金秀不愿表现的胆小懦弱,大大咧咧的从地上站起,讪笑着直说自己没事。

    金秀有事没事雯月实在是不想关心,她只想知道,昨天晚上的行动有没有成功!

    “金秀,昨天晚上还顺利吗?她死了吗?”雯月扯着金秀的手,紧张的问着,若是死了,那她可就如愿了!

    金秀摇头,她不确定青青到底会不会死!

    雯月见她摇头,顿时生气了,“金秀,你没下毒?那是我唯一的机会啊!只有青青死了,你大哥才有可能忘了她而喜欢上我,我才有机会当你大嫂啊!”

    雯月说的激动,知道金秀不讨厌她,知道金秀挺期盼她当她大嫂的,所以才会如此一说,可实际上,她心里恨死了段泓毅!她懂得,就算青青死了,段泓毅也不会再看别的女人一眼,而她,下一个要对付的人便是段泓毅!

    金秀心里已经是一团乱了,雯月如此激动的质问,让她突然觉得,雯月的心狠手辣,为了得到大哥,她竟然指使她下毒,而她,竟然鬼使神差的就听了她的安排和指使!

    金秀缓缓道:“不知道她会不会死,反正现在已经昏迷了,伤势过重,连太医都束手无策了,怕是也没几天活头儿了!雯月,我现在好害怕,不管青青死不死,皇后都会彻查的吧?而且,看起来,皇后似乎很在意她,也似乎很不喜欢我,似乎已经对我有什么疑心……”

    “你怕什么?”听金秀讲了事情经过,雯月冷哼一声,心里暗暗高兴,连太医都束手无策了,倒要看看她还能活几天?冷哼过后,她又装作无辜模样,道,“你不用怕的,就算皇后彻查,也还有将军府帮你顶着,段泓毅是不会看着你出事的!”

    是吗?金秀愣愣的坐在椅子上,她临回来之前,大哥的那一眼她到现在都忘不了,那眼神,就像是将她看穿,里面有不解,有不信,也有厌烦和憎恨!

    雯月不顾金秀发愣,只顾兴奋的跟她讲着接下来的计划,让段泓毅的妹妹害死段泓毅的妻子,段泓毅若是知道了,会是什么样的心情?一定是悲痛欲绝吧?一下子毁了两个和他至亲的女子,他一会崩溃的吧?

    光是想想,雯月就觉得兴奋,真是迫不及待的想看到段泓毅崩溃的样子!将军府,她要看着它一点点的被摧毁,看着它一点点的被她吞噬!

    瞪了一眼还在发愣的金秀,雯月又道:“你大可放心,那邪月幻不是开元所以的,大皇子查不出什么来的,青青的伤是意外,也和你没关系,你不用担心!”

    金秀闪着双眸看雯月,真的不用担心?可她心里为什么那么没底儿?

    雯月淡笑:“金秀,你真是我的好姐妹!你太仗义太江湖了!可是你能不能再帮我一忙?”

    金秀张大了眼睛,还要帮她什么?她已经帮她害死了青青,还要帮她什么?可是再看雯月可怜兮兮的样子,“好吧,你说。”

    她仗义?她江湖?她不过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毛丫头!雯月打从心眼里不屑与她,只是这样迷迷糊糊又很犯二的人,利用起来真是很顺手的!

    “你帮我……”雯月在金秀耳边一阵耳语。

    待雯月走后,金秀颓然跌坐!

    宫中此时早已沸腾了,宫女司茹谋害公主,被杖责,大皇子毒发昏迷不醒,四皇子和五皇子趁机联络各个大臣,朝廷文武百官再次分派几何。

    后宫嫔妃得知公主重伤皇后晕倒,天刚亮便纷纷前来慰问,锦宁宫一度门庭若市。

    静依公主从昨天回来后就一直心神不宁,即便睡着,梦中也一直在出现那个抚琴男人的身影,还有她唱的小曲,她还梦到,在一只小舟上,载着她和他两人,自淡雾中,徐徐泛入林影深处。月光的底下,湖的旁边,两人一同坐着。

    突然!船身一边倾斜,她一声尖叫落入湖中,湖水彻骨的凉,水顿时就淹没了她,肆虐的灌进她口鼻之中,那种肺部没了空气的憋胀,那种水入鼻中的辛辣,那种快要死亡的恐惧,那种双脚够不着地的心颤,那种想要求生的欲。望,使她不断的扑腾着,惊慌如恐!

    紧接着,她听到噗通一声,睁开眼睛看,就见那个一袭红衣的男子跟着跳下了水!

    她被救了,可是他不见了!

    她惊慌的在岸边嘶喊,回应她的却只有湖面的几圈涟漪。

    她落泪了,她想念那个会抚琴会让她禁不住跟着唱小曲的他!

    “公主!快醒醒啊!公主!公主?”简玉推了推静依,道:“公主是噩梦了吧?公主为什么一直喊着大皇子的名字?”

    静依醒来,一头冷汗,听到简玉的话,心里一惊,含糊其辞掩饰道:“我梦到他为了救我死在了湖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