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6.第536章 夜游明湖四

    顾珊珊和卫元飞这两人的异状并未被他人看到,继续有人作诗,有人念“少年吐著抱君恩,镜湖空在酒船沈,曾搜景象恐通神,世间华美无心问。”,也有人念“风妒红花却倒吹,春花落尽蜂不窥,金岭雪晴僧独归,不知乘月几人归。”,更有人念“风卷翠帘琴自响,轻花委砌惹裾香,梅花雪白柳叶黄,独寻残月下沧浪。”

    几个皇子随口念了,段家的几个兄弟也念过,轮到金秀,也随口念了几句:“风引春心不自由,落花何处不春愁,更对雪楼君爱否,一钩新月照西楼。”

    青青听着每个人念诗,想着,若是轮到自己要念什么,可是想了半天,没想出什么惊世骇作的诗,倒是发现了大家的诗中竟然都暗含了‘风、花、雪、月’四字!

    她转脸对着大皇子,问道:“是不是我也要念呢?”

    “青青随意就好,想念就念,不想念大哥便不勉强。”大皇子说道。

    青青又想了想,转脸又对向段泓毅,“段将军也还没念呢,还是段将军先来,我再想想好了。”

    看她一脸的天真,段泓毅脸上神色更加柔和,不想念太难的,怕她听不懂,于是念道:“风压窗帘香不卷,开花无数故人璨,挑灯雪客栖寒店,几回明月坠云间。”

    “……”青青诧异,为什么他的诗中也含了那四个字?难道大家都是商量好了的?轮到她,她终于将疑问问出:“为什么大家的诗中都含有‘风、花、雪、月’这四字?我是不是也要这样念呢?”

    大皇子诧异,在坐的人也都诧异,还真是没发现这个问题,再仔细将每个人的诗词回忆,似乎真的是都带了这四字,但是这绝对是巧合,没人是刻意的!

    大皇子轻轻拍了青青的手背,“这四字原本就是人世间最常见的景色,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每个季节美景各不同,故此文人墨客也都喜欢用其来吟诗作对,青青可明白了?”

    大皇子耐心讲解,青青点头,这些她原本就知道的!

    “那青萝公主就试着来一首?”席间有人提议,听声音,好像是段金秀!

    青青一笑,道:“这有何难?风是穿山过水拂面而来,花是零落成泥常开不败,雪是日出消融檐上落白,月是咫尺天涯千秋万载,高山之巅远极偕游,来者泛泛无阻而往,天下之大悲欢一渺,近山拟志临水思长……”

    正念着,她突然停了下来,蹙眉,想不明白为何这几句话她顺口就来?仿佛是早就会了似的!

    “好诗!青萝公主为何不念下去了?”卫元飞甚是喜欢诗词,听到这几句便忍不住想要知道下几句,风是什么?花是什么?雪是什么?月又是什么?文人墨客苦苦冥思,却是曲解了其意,如今听她念出,方知,这四字并不只是贬义词!

    这几句虽然很随意,却是景致,这种风格独树一帆!这几句,倒是让人都知道了一件事,那便是青青的才华!原本有人还在等着看她的笑话,想着乡下来的又失忆了的女子定是什么都不会的,却没想到她竟能作出这样风格别致的诗!

    “下几句……”青青用力的想,却又想不起什么来的,她扶着有些微微发疼的脑袋,眉头皱的更紧了。

    段泓毅察觉她的异样,连忙按上她的太阳穴轻轻揉动,“头又疼了?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这几句就已经很好了。”

    “是,已经很好了,不要再想了!”大皇子也连忙说道,“怎么样?要不要找大夫来看看?”

    “青萝公主,你没事吧?”

    “青萝公主……”

    一旁的静依看到,大家怎么都对青萝公主那么关怀?心里顿时冒出一股酸气来,大皇子为何对这青萝公主如此关心?就算是兄妹见的关怀,也不用这么紧张吧?大皇子关心也就算了,毕竟人家是兄妹,可是段泓毅为何也是如此呢?他竟然不顾男女之嫌亲自帮她揉穴位!而且所有动作还是那么的顺手和自然!

    “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的。”青青挥开段泓毅的手,脸上冒出红晕,他就这么当着大家的面来帮她揉脑袋,真的好吗?

    金秀将众人表情一一记下,谁羡慕了,谁嫉妒了,谁又不屑了,这些人说不定都能帮到她呢!

    看到静依眼中闪过的那抹惊讶不解和醋意,金秀终于找到机会,故作亲昵的问候:“大嫂,你好点了吗?要不让人给你做点醒酒汤吧,刚看你喝了好几杯,喝点汤兴许会好受些。”

    金秀第一次称呼青青为大嫂,惊的青青一震,她虽然没有记忆,可是不少人在她面前提起过自己和段泓毅的渊源,金秀这么称呼,岂不是证明了她已经接受了她?

    “我没事的,多谢五小姐关心了。”青青故意如此之说,极力的想要和段家撇开关系。

    然而,这声大嫂是喊的静依心中如波涛汹涌,金秀的大哥是段泓毅,金秀喊青萝公主为大嫂,那不就是说明了……静依一个虚晃,手中酒杯差点掉落,他是父皇为她选的驸马!怎么能在她之前娶了别人?她狠狠的盯着段泓毅,却见他只是抬眸极为平淡的看了金秀一眼,然后低头只为她盛汤。

    静依心里愤恨,可在这么多人面前,她脸上不得不装作笑意冉冉,半带不解半带取笑的说道:“我道段将军为何如此对青萝公主用心呢,原来青萝公主就是段将军的结发妻啊!”

    这个问题让青青怎么回答?是?可她明明不是!不是?大家又都这么说!这个问题她问过皇后的,就连皇后都是闪烁其词避过,这让她很是纠结的!

    “不管她的身份是什么,她都是我的小妹……”

    大皇子知道这问题让青青尴尬,于是快速的将话题接了过去,哪知自己话尚未说完,便听段泓毅突然开口打断他:“是,她便是我的结发妻,不管她的身份如何变化,她都是我的妻子,这个身份是永远不会变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