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第522章 谢公主赏赐

    雯月行见礼,青青本应受的,却是取下自己手上价值不菲的银缕蜜金猫眼戒指送与雯月,众人眼神曰,瞧,公主是多么的大度啊!对于一个伤害过自己的人都能如此的大度,这可真是难得啊,实乃开元之大幸也!

    雯月嗤笑一声,将戒指收下,这价值不菲的物件对她倒是有用的!因她嫁来将军府是小妾的身份,故是没有三媒六聘的,所以相府给的嫁妆并不多,今天收的礼物她要好好收着,将来必定是能用的到的!

    “谢……公主赏赐。”雯月说这句话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一向高高在上的相府大小姐,要给自己最痛恨的乡下女子下跪奉茶行礼,这中间的无奈和耻辱,徒然又让她生出更多恨意来!

    雯月的话句句带着恨意,青青又如何听不出?她冷笑一声,别说雯月恨她,现在最该恨的,应该是青青对雯月的恨吧?青青也真是不知道,为何这女子要处处跟她过不去?甚至是她哪里惹到了她?要让她对她痛下杀手?

    每每想到这里,青青就有一种想要快些找回记忆的感觉,她不想对自己的过去一无所知,人也不可能真正的没了过去!

    “起身吧,雯月大小姐客气了。”

    雯月再次谢过起身,她咬着牙,青青的一句接着一句的称呼她为雯月大小姐,这看似是在给雯月面子,实则是羞辱!对,就是羞辱,众人只觉青青是谦卑礼贤,而雯月却觉青青就是在羞辱她!

    其实青青本也就是在羞辱她,只是没让大家都看出来罢了!一个曾经身份高贵的人,要想一个自己痛恨的人下跪行礼,这本就是有够为难的,如果此时再刻意的提起她以前的身份,雯月大小姐,哼,相府嫡女又如何?如今不也是要向她下跪见礼?!

    青青的声音是孤傲的,这其中的含义,旁人听不出,但她相信雯月一定听的出!

    听到雯月的磨牙声,青青心里得意至极!秀眉一挑,高傲无比!

    按照辈分,接下来是将军府上的各个夫人和兄长,还有将军府的一些至亲,那些舅舅叔伯大爷的,段鸿宇冷眼看着雯月挨个行礼。

    这才只是正席,接下还有很多的宾客和文武百官,雯月暗暗咬牙,看来,今天她免不了是要跪烂双腿了!

    这正见礼,突然殿外传来一声清脆问候:“四哥!你成亲这么大的喜事,小妹竟然来晚了,你不怪我吧?”

    这声音真是悦耳,众人顺着声音望去,只见说话的是一身粉衣女子,她衣裙上绣着紫色曼陀罗,宽大的衣摆上锈着金丝,额前有着一快雕刻着神秘且古老的花纹的暗红色水晶,丝绸般墨色的秀发随意的飘散在腰间,身材纤细,蛮腰赢弱,显得楚楚动人,白皙的皮肤有两团淡淡的红晕,婴儿般的皮肤吹弹及破,臂腕上一条淡绿纱帛,妖娆全身,手如柔荑,持八宝锦扇,轻摇,缓缓走来。

    “你千里迢迢的从兰江赶来,四哥欢迎你都来不及,怎么会怪你?”段鸿宇笑道,并且亲自迎了过去。

    雯月抬眸看,这人她是认识的,这是将军府的五小姐,将军府就这么一个女儿,故,老将军对她挺是疼爱的。

    段金秀款款进了大殿,见皇上和皇后正位端坐,便上前行礼,皇后一番夸赞,接着又向老将军行礼,这父女见面甚是欢喜,一旁的老夫人也淡笑眉间。

    “爹!你们也太不厚道了!竟然趁着我不在时给四哥纳妾!这杯喜酒少了我喝怎么能行?”

    金秀不满的嚷嚷,倒是逗笑了老将军,“谁让你贪玩?跑去兰江一年多了,怎么舍得回来?”

    问到她怎么舍得回来,倒是让她眼中闪过忧伤,继而又笑道:“正好玩够了想回来嘛!谁知才刚进城就听说今天四哥纳妾,整个京城都沸沸扬扬的,我想不知道也难了!所以就连忙赶回来讨酒喝啊!”

    “你啊!真是调皮!在外面都玩疯了!”老将军忍不住数落两句,金秀不满的嘟起嘴,转身又向段泓毅走去。

    “大哥!爹爹总是絮叨我!还是大哥好,从来都不肯念叨我的!”金秀走来,抱着段泓毅的胳膊亲昵的晃悠起来。

    段泓毅轻声笑,“你年纪也不小了,不能总想着玩,也难怪爹爹要生你的气!”

    一听段泓毅也数落起来她,金秀立即放开了他的手臂,“哼!大哥变了,不理你们了!我看看四哥新纳的妾室去!”

    回头,正见雯月跪在地上,手中端着茶,这是要给哪个大人行礼,礼进行到了一半,那大人尚未接过茶,却因她的到来而被打断了。

    金秀蹙眉,差点惊呼出来,四哥纳的妾竟然是相府的大小姐?

    “雯月?怎么是你?你不是……”

    “五小姐。”雯月低垂眼帘,淡淡的打了个招呼。

    两人以前就是认识的,虽不是闺蜜,但也时常联系,雯月喜欢段泓毅,这个金秀也是知道的,来时一路上听了各种的风言风语,她还没来得急消化,此刻见到雯月,她真是感觉意外的很!

    金秀一把将雯月手中的茶抢过,往桌子上一拍,“四哥!你怎么能这样?雯月,走,我们回房间去!”

    雯月唇边扯出笑,就算这将军府都看她不起,也终归是还有金秀肯向着她!

    “金秀,没你的事,要会房间你自己回去!雯月大小姐,继续见礼!”段鸿宇冷冷的说道。

    金秀回眸怒视,不懂四哥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她不在家的这一年里,将军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喜欢大哥的雯月要嫁给了四哥?而且身份还是小妾?!

    雯月轻笑,“五小姐,行见礼是贱妾该做的,多些五小姐关心了,对了,五小姐,你刚回来,还不知道吧,那边坐着的便是青萝公主,你回房间前应当先去向青萝公主行礼的。”

    “青萝公主?我管她什么公主呢!我就是见不得他们如此欺负你!雯月,什么都不要管了,走,我们回房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