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6.第486章 探望之雯月

    段泓毅挑眉,丞相显然是在说客套话,丞相府与将军府一文一武,在朝廷上各分天下,并没有谁比谁低一等之说,丞相那么客气,无非是想着借着段泓毅立功回朝面圣时,为雯月说情,好早日让雯月摆脱戴罪之身罢了!

    “丞相客气,是家父挂念,特让本将军来看一眼罢了!”段泓毅故意如此说,就是想要丞相明白,他是不会顺着他们的意思来的!

    丞相脸上笑容僵持一下,继而又恢复从前,“有劳老将军挂念了,来人,快去请大小姐来,就说段将军来看她了!”

    “是。”丫鬟得令,快步走向西园走去。

    “丞相大人何以如此着急?”段泓毅好笑的说道,这丞相表现的也太着急了些,就算是有目的的,也要先容他客套一番吧?这人刚进大门,便直接了当的说让他去见府上的大小姐,知道的是丞相着急想救雯月,这不知道的,定还以为他段泓毅为见美人多么的迫不及待呢!

    丞相干笑两声,他当然着急,其实从晌午时听人传话说段泓毅下午要来时,丞相府就已经在准备了,而雯月也在准备着,能不能顺利的救雯月拜托戴罪之身,可全都看今天了!

    “老夫不着急,老夫怕将军着急。”丞相眼中隐隐含笑,似乎还有什么期待,也似乎还有万事都在掌握中的感觉。

    段泓毅蹙眉,丞相这话说的蹊跷,丞相不着急他着急什么?他原本就不想来的好不好?!

    两人还未走到前厅,就听那丫鬟匆匆跑来回报,声音里透着慌张,“回相爷,大小姐偶感伤寒稍有不适,段将军若要见就请随奴婢到西园去吧!”

    段泓毅嗤笑一声,心中暗道,这丞相府的大小姐好大的架子,他能来就已经不错了,竟然还给他摆架子?!既然如此,他也省了事,拱手一礼,不屑的对丞相说道:“丞相大人,既然大小姐不舒服,那么本将军就不打扰了,改日再叙!”

    “哎?”丞相暗叹段泓毅不识儿女风·情,不过又想,段泓毅就是在边关打仗的粗鲁野夫,怎么会懂的这些女人心思?于是忙说道:“段将军留步!小女乃老夫心中之宝,她生病,老夫理应前去看望,只是老夫突然想起府中还有事务尚未处理,就请段将军先带老夫前去看望一眼,待老夫处理完府中事务,便设宴好好为将军接风洗尘!”

    他还未说话,丞相便快步离去,丝毫不给段泓毅留任何说话的机会,段泓毅冷冷的站在那里,脸色极为难看,那两道浓眉也跟着蹙的更紧了!

    他发誓,若不是为了将来安定的生活,他段泓毅绝对不会到这丞相府中来!他有多少事尚未处理?他是多么的着急?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多么的着急去见青青,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多么的想抛弃这一切而归隐山林不问世事!只是天下安宁百姓才能平静,故,想未来无忧,就要先安定,且皇命在身,他必须要处理完公务!

    可他该死的竟然来了这里!还是被要挟来的!他最痛恨的便是要挟!

    “段将军,请随奴婢来吧!”丫鬟做了请的姿势,然后为其带路。

    段泓毅只得跟上,顺着一条石子路向前走,路过花园,又穿过一条长长的迂回又曲折的长廊,便到了西园。

    “将军,到了。”丫鬟开门,待段泓毅进屋又将门给关上了。

    走进房中,段泓毅抬眸,便见这房间装饰的十分典雅,那些用上好梨木所雕成的桌椅,夜明珠镶嵌的屋顶,窗边轻盈飘逸的紫烟纱,还有象牙所雕刻的屏风,无一不在透露着两个字:奢华!

    墙的东角摆着一张书桌,上面绢纸上画着几株含苞待放的玉兰花,那细腻的笔法,似乎在说着作画之人也是娴雅淑德和多愁善感的人。

    精致很美,只是段泓毅却是无心欣赏,他觉得,这里再美,也是比不过他在萧家村的那个小院子!

    房中点着檀香,袅袅的香烟从香炉中升起,隐隐带着一股仙灵脾的味道,段泓毅蹙眉,看着烟雾在整个房间弥漫,冷笑一声,走至窗边,伸手将紧闭的窗打开,风从窗边吹过,卷起淡紫色轻烟纱,带起一阵清凉,也冲淡了仙灵脾的味道。

    屏风之后是宜张奢华的千工床,纱幔低垂,营造出朦朦胧胧的气氛,期间隐隐可见上面躺有一人。

    “嗯哼!”段泓毅轻咳一声,只觉好像有什么不妥!

    “咳咳……”雯月听到声响也轻咳两声,心中顿时一阵欢喜,原本等的焦急的心顷刻间就荡漾起来,脸上是按耐不住的激动,连忙柔声说道:“是段将军吗?进来吧。”

    段泓毅蹙眉,听声音,她似乎真的病了!于是走了进去,道:“丞相大人听闻小姐病了,正府上事务繁忙,特让本将军来看望小姐,既然小姐无事,本将军便先告辞了!”

    他的声音里满是凌冽和寒冷,雯月拧眉,天下间每个人都是对她一副百般示好的模样,为何他却要如此对她?一双纤纤玉手从帐幔中露出,微微扬起,轻盈的纱幔便被挂在了一旁的金钩上。

    段泓毅抬眸,就见她一双大眼含笑含情的望着他,朦胧眼神魅意荡漾,她红·唇轻启,一声轻唤,“段将军……”

    段泓毅眼神并未躲闪,在他眼中,她或许是一个从骨子里都散发这妖·媚的女人,但她的艳冶却是他最不屑的!这天下间,任何女子,都比不过他的娘子——萧青青!

    “告辞了。”他不想再多说什么,特别是对一个伤害过青青的人,他跟她更是无话的!

    他转身就走,榻上的雯月顿时恼羞成怒,她贝·齿轻咬,她为了他都如此不知羞耻了,他却视她若无物!太过分了!她使劲的深呼吸,深呼吸,强忍着杀人的冲动,为了摆脱戴罪之身,她不得不如此了!

    她磨牙,这一切都是那个叫萧青青的瞎子逼她的!

    就见她飞快的跳下床榻,赤着一双白玉般的小脚向他奔去,从背后直接将他抱住,“段哥哥,不要走!我喜欢你,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你!你为什么就不能好好的看我一眼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