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4.第474章 诡异梦境一

    问起雯月的事,皇上不得不说了,雯月已经关押,可丞相竟然联合朝中大臣上书为其辩解,不过皇上手中有陈巅偷龙转凤的供词,还有朱三的供词,一时之间,各大臣也是无话好说了。

    “雯月的供词,有她亲笔签字和画押,所以现在她是翻供不得的,就算当初是屈打成招的,现在也是更改不得!”

    古代多是如此,一旦画押,除非重大冤情,且有三司会审,否则是很难翻供。

    皇后轻笑,陈癫还真是帮了大忙,怕此时的丞相已经是沉浸在生不如死的状态中了吧?

    朱府事情已成定局,任何人更改不得,关于抄家的事,昨天就已经处理完成,所有财务均已入册清点,如今就放在国库之中,朱府的人,判决也都已经执行,朱三作为主谋,当斩!朱老爷作为一府之主,又是其父,子不教父之过,故当斩,朱府钱氏,还有其她夫人,均叛斩,其兄长叛发配,其府中丫鬟家丁,乃因被主蒙蔽,故不做其牵连……

    如今人都已关入死牢,只等着明年秋后处斩了,朱家的那两个公子也定于今日启程,发配边疆。

    就如当初所预料,这其中最高兴的便是将军府了,朱府可真是帮了段老将军一个天大的忙,如今他就盼着青青因伤势过重治疗无效而身亡,那样一来,便真是为将军府处置了一个大麻烦!

    只是雯月牵连其中,她和将军府的婚事,怕成也不成了!不过丞相府并不担心,只要段泓毅凯旋而回,京城之中多的名媛淑女让他选!

    对与雯月的案子,也就先这么搁下来了,不过皇上并不着急,处置丞相是早晚的事,只待东风吹来。

    “你还是去歇会吧,上午我守着,下午你守着,咱们把时间错开,这样也就都有精神照顾她了。”

    皇后抬起眼眸,眸中已泛湿润,“有时候我真想告诉她,可是又怕连累她,这是不是应了咒诅?来前她二十,如今她也快二十,我们不该冒险的,我们不该非给她一个身份,否则她也不会弄成这样了。”

    “唉。”皇上叹息,“一切都是宿命。”

    当初若不是送了她来这里,她也早已魂归地府,然后又等着百年之后重生为萧家之女,二十年,便有要重复的经历生死,若不破除,她的生生世世将永不更改!

    两人皆是凝眉,只希望尽快找出破除咒诅的方法,让其得以平安。

    皇后起身,往内殿走去,门外候着的宫女连忙跟着去了。

    已经两天了,青青还正昏迷中,皇上坐在凳上,默默的注视着她,才两天的时间,他就觉得她廋下了一大圈,脸是苍白的,后脑勺那让人触目惊心的大包块已经开始软化,每次看到这大包块,他就觉得对朱府的判决太轻了!

    “青青,我的女儿,你快些好起来吧。”他拉着她的手喃喃自语。

    “青青,我的女儿,你懂吗?爸爸并不想疏远你的,爸爸也是有苦衷的,当年萧家之后因宝器而回到千年之后,原本是可以摆脱一切恩怨重新开始的,可谁知祖先为了预防后代庸碌无为,而对萧家后代种下诅咒,无论百年千年还是万年,无论萧家后代繁衍多少,始终都要记得,要以开元天下为己命,若非如此,生女定不过双十,不是非命便是重疾!”

    “从此,萧家历经五代,皆无女儿长命,而到了爸爸这一代,又只有你这一个女儿,爸爸怎么能忍心你出事?爸爸疏远你,都是为了你平安,爸爸从小苦研占卜和通灵,为的就是有一天能重回开元,能解除诅咒,能让你永生平安!”

    可是他总是慢了那么一步,他还未将诅咒解开,她却已经遇害!他长长一叹,一点点,一行行,是悔恨,是痛心,只觉天旋地转,干脆闭上了眼睛。

    榻里面趴着的大宝一直都在,青青不醒,它竟然一直守着不肯合眼,都说狗是忠诚的,这下是真的信了。

    而此刻的青青,正噩梦连连……

    阴森森的深山,漆黑的天,四处都是参天大树和无名植物,青青蹙眉,不知道她怎么突然来了这里?她来这里又是想做什么?采人参?挖野菜?她摇头,大半夜的,她怎么就跑来这里了?耳边风声呼啸而过,伴着不知名的野兽吼叫,她忽然恐慌起来,禁不住出了一身的冷汗!

    摸着黑往前走去,眼前却是什么都看不到的,她惊恐的大喊:“有人吗?有人吗?”

    耳边传来她的回音,还有一声野兽吼叫,她尖叫一声,只觉身旁有什么动静,她害怕的慢慢回头,黑暗中只看到一双冒着莹莹绿光的眼睛,她吓的连滚带爬的往前逃去,一路跌跌撞撞的来到一处小庙门前,回头看,好在那野兽没有追过来,她喘着粗气跌坐在地。

    感觉好饿,又觉好冷,摸了摸肚子,转身走进了小庙。

    此庙十分破旧,四周墙壁上只有一盏如豆的油灯,借着微弱的光,她看到庙里面竟然没有供奉任何佛像,却供着一尊奇怪的大鸟,此鸟个头高大,拖着长长的尾巴,就像孔雀一般,不过细看,更是像传说中的凤凰。

    青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里好奇怪,没见过还有专门供奉孔雀或是凤凰的庙。

    庙又破旧又冷清,看起来是很多年都没有香火了,四周挂满了蜘蛛网,原本还想着找些供品充饥的青青,愿望落空!

    蜷缩这坐在墙角,忽然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这声音似乎很熟悉,可是一时又想不起,她激动的站起来,原来不是她一个人来这里的,她是有同伴的,真是太好了!

    在这样诡异的森林里,能有人陪同真是太好了!她连忙跑去庙门口,却是无人,可她刚才明明就听到有人叫她来着!

    “谁在叫我?你在哪里?快来救我啊!”

    “青青……”

    又来了,就说刚才听到有人叫她的!

    既然没人,那还是进庙里吧,相对来说会比较安全一些,回头,却突然被眼前景象所吓到,她刚才不是在庙里的吗?怎么一眨眼就到学校门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