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2.第432章 可笑的虚惊

    话说严浩当天带人出京,一路向边关赶去,刚出京城途径一片树林,众人正快马加鞭的赶路,严浩脑中想着和青青的谈话,心里是异常的气愤,伤怀之下,更是挥鞭残忍的甩在马背上,“驾!驾!”

    身后的人不知道严浩为何发了那么大的火,也只以为是着急赶路,可就这时,前面严浩突然拉紧了缰绳,正跑的飞快的马儿因猛然的被缰绳扯动,前蹄高高扬起嘶叫一声便停了下来!

    马儿喷着鼻息原地打转,马背上的严浩一下子跌落下来,浑身不受控制的抽搐着,他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的难受,而他的脸色,也顿时巨变,青青的话不断在耳边响起,他心中大呼不好,难道那真是毒药?

    他那么的相信她,她却真的喂他吃了毒药?双眼中满是不信,可是身体上的痛处却又告诉他,他此刻就是中毒了!

    “吁!”众人勒马,慌忙跳下,问,“大哥,你怎么了?”

    “毒……”严浩痛苦哀嚎,抽搐的滋味真是难受,身体是完全不受控制的!

    他躺在地上不停的抽,往日所有高大、威严的形象尽毁,就差口吐白沫了,否则人家一定当他是犯了白癜风的!

    “毒?大哥你中毒了?”

    几人七手八脚的将他抬起,连忙在附近找了客栈,又请了大夫,休息诊治近一个时辰,那抽搐的状态终于被平复下来。

    严浩喘着粗气,一把就砸在了桌案上,桌案应声粉碎!

    “七日抽!萧青青!”这个仇他记下了!

    “大哥,你等着,且容我返回杀了她!”

    严浩瞪了一眼,说道:“如今情势逼人,我等岂能坏了王爷大事?何况她在宫中!要杀她何以容易?”

    “大哥!我就不明白了!你已经身中剧毒,为何还要硬撑?难道你真是对她有了什么想法不成?”

    “混账!我能对她有什么想法?我对王爷忠心耿耿,自然不会做出对不起王爷之事!我见她,只是希望有机会能带她一起到边关,有她做人质,杀段泓毅更加容易!”严浩眼神躲闪,却未被房中其他兄弟所看到,他心中低叹,此生和她无缘。

    “大哥,那现在要怎么办?大夫说此药毒性极为霸道,没有解药咱们如何能到边关?”

    严浩想也不想的,低声说道:“无妨,只需七日之内赶到便可,切不可耽误王爷大事,另,只要到了边关自然能找到如熙,找到如熙,解毒便不在话下!”

    不想耽误了王爷的大事,此为最重要之事,字身上的毒,还是可以缓一缓的!如熙是魏国一带名医,他相信,只要尽快赶往边关,毒自然能解!

    “那大哥好好休息,明日一早我们就连夜赶路,定要在七日时赶到!”

    “恩!”

    众人退出,独留空间供他修养,他闭目养神,之前的抽搐让他此时产生困意,可是脑中却不断的想着她最后说过的话:严浩,我曾经是真的想把你当朋友当哥哥的,可是你让我好失望,伪欺不可长,空虚不可久,朽木不可雕,情亡不可久!你在我心目中,一直都是一个很好的人,虽然你利用过我,你伤害过我,甚至你还欺骗过我,可是我重来没有怪过你,因为我相信你是好人,可是你为什么要如此呢?你帮了三王爷,可是害了天下人,你以为这是在尽忠?其实却是对开元的最大不忠!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希望你好自为之!

    那一刻,他的心被动摇了!虚伪欺诈不可能长久,空虚的事物不可能坚守,可是又如何断定他帮三王爷就是虚伪欺诈呢?虚伪欺诈不过都是为达目的的一种手段!成就事业也不是空虚的事务,为何她就断定他坚守不住?

    蹙眉,怒气在心间来回乱串,她只看到了他的不好,却是没看到他的爱意,他不善言谈,可每走一步他都在想着要怎么样将对她的伤害降到最低,主人之命不可违,他在其间的小动作做了那么多,不都是为了她?可是她呢?将雨浓随便往他身上一塞,甚至是对他用毒,全然没有将他好放在眼中!

    既然如此,他也无需再顾虑!既然如此,休要怪他无情!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那是不可能的,人不是悬崖峭壁,不可能和千仞峭壁一样巍然屹立,只要是人就都有欲。望,欲。望,是人生存的本能,人要活下去,就不得不为了钱、权等物去筹谋!

    欲。望大了或许会让人认为是贪心,可他理解三王爷,那绝对是为了生存而筹谋的!

    休息了半晌,突然感觉体力有所恢复,全身上下也没之前那般难受了,于是严浩又带众兄弟赶路,今天是毒发的第一天,只发作一次,明天便会毒发两次,后天则会三次,所以他不能再耽搁了,七天之内他必须赶到边关!

    连夜赶路,到天蒙蒙亮,一行人在小路边的茶棚临时吃喝休息,待到辰时又继续赶路,晌午亦是如此,一直到了下午,众人临时找了客栈,“大哥,昨天你的毒就是这个时辰发作的,咱们先在此休息,待我去找大夫来,等解了毒我们再赶路也不迟!”

    “也好,这毒不定谁能解呢!若是路上解了,倒省了再去求如熙了!”严浩说道,如熙好求,可毕竟是魏国的神医,若是在途中解了毒,也省的耽误了行程。

    有弟兄跑去找大夫,有弟兄定好了房间,众人各自入住休息。

    大夫找来,号脉,没察觉异常,又等了将近半个时辰,却未见毒发,大夫只觉自己是被戏弄了,生气的咒骂一声便背着药箱回了。

    严浩被骂,却是没有生气,反而是高兴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原来如此!”

    众兄弟不明白,疑惑的问道:“大哥!你这是怎么了?为何把大夫气走?”

    严浩依旧大笑,就知道她不会那么狠心,就知道她不过是再吓唬他而已!她终归是对他狠不起来的!

    那根本不是什么七日抽,根本不是什么致命的毒药,一切不过是虚惊一场!

    “大哥!”

    “走,连夜赶路,勿要耽误了王爷的计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