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1.第421章 免一切礼仪

    这话却是将静贵人逗笑,“青青倒是活泼,静中有动动中有静,可静可动静动适宜呢!”

    青青一笑付之,这时香茹正端来了点心和茶水,一一摆上了桌子,青青请她们吃,三人都不客气的各自吃了一些。

    “对了,听说青青养了一只大狗,白色的,很是通灵性,在哪呢?”童贵人问道。

    “香茹,大宝呢?”青青问香茹,其实她也好一会没见到大宝了。

    香茹恭敬的回道:“回青姑娘的话,君柔带大宝去太医院了,尽早太医说大宝若是能泡上一晌的药浴,内伤外伤最多三天皆能痊愈。”

    青青点头,这个事情她知道,“很不巧呢,这会它没在,若是童阿姨想看大宝可以随时来的。”

    “皇上驾到!”

    童贵人正欲回答青青,只听殿外突然传来一声公鸭嗓!

    童贵人连同静贵人脸上皆是一喜,这时皇上已经步入偏殿,两人连忙起身行礼:“臣妾恭迎皇上!”

    皇上一身龙袍,似乎刚忙完公务,他先是怔了一下,然后笑道:“免礼吧。”

    “皇上万岁……”青青一字一字的说,慢慢的说,身体也是要行礼而不行礼的样子,她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一点,宫里的规矩太多,来也行礼走也行礼,礼多人不怪!

    “免了,朕说过的,青青在宫中可免一切礼仪!”皇上说道。

    轰的一声,这简单的一句话便如一颗炸弹被引爆了,皇上分明就是没说过这样的话的,此刻他在贵人面前提及,那便是说明了一点,虽然青青没有身份,可却是比任何有身份的人都要尊贵的!

    看两位贵人脸色是变了又变,跟着皇上一起来的徐公公上前给青青见礼,也算是打破了一时的尴尬气氛吧。

    见礼完,一行人坐下,香茹奉茶,便听皇上意味深长的说道:“童贵人、静贵人,还是你们深知朕的心意啊!知道朕担心青青爬孤独,所以也来看青青了?”

    他这是话中有话,明着夸贵人们体察皇上心思,懂的替皇上解忧,实则是损她们耍了心计,而这正是皇上所不喜欢的。两位贵人哪里懂的皇上的心思?真真的就以为皇上是在夸她们呢!

    其实就算心里明白,也还是要自欺欺人的装作不明白,毕竟明白的事情太伤人!

    “皇上日理万机政务繁忙,皇后娘娘又不在宫中,臣妾理应对青姑娘多加照顾。”童贵人回道。

    皇上点头,赞许童贵人理解人意,童贵人便趁机讲起了刚才和青青的聊天内容,好笑不好笑的都听她在咯咯咯的笑,还说十分的喜欢青青。

    “恩,童贵人倒是和朕的想法一样,青青朴实可爱,是后宫之人最缺乏的东西,这也正是朕喜欢她的原因!”

    终于,皇上说了他喜欢她!童贵人心里恨得想要咬碎了牙,可是脸上却不敢露来,早就听说皇上抱了她,又传闻皇上夜半来寝锦宁宫偏殿,更有传闻说皇上亲口说了想要了青青之类的话!此话徐公公也亲口承认,皇上的确是说过的!

    这怎么行?童贵人进宫十几年了,这十几年里她付出的太多,等待的太多,说什么也不愿失了这次机会!

    “皇上,时辰也不早了,青青还有伤,就让她好好歇着,不如臣妾送您回去吧?”

    皇上腻了一眼,脸上是极其淡定的表情,“也好,青青就好好休息,朕明天再来看你。”

    童贵人搀扶皇上离开,她安的什么心大家都明白,不言而喻了,所以静贵人自然没跟着一起掺和。

    “静贵人,为何不懂把握机会?明明您就是比童贵人更胜一筹的!”她说的更胜一筹的年龄,也是相貌。

    静贵人年约二十七八,许是因性情冷漠,故样貌更如湖水一般清澈,未见岁月之痕。

    “青青应该懂,之前不是都将我的心情说了出来吗?”她淡淡一笑,美若月中仙。

    是了,争来一时的幸福又如何?未来的几十年中就守着那一天孤独煎熬吗?若是如此,她宁愿没有那一天!

    其实她的生命中令人最悲伤的事就是,她遇到了一个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人,他们走到了一起,到最后却突然发现,他是她的唯一,她却并不是他的唯一!于是,羡慕那些乡下白头偕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她,只能哀叹两人无缘!这就让她总结出了一个结论,有些人不能在一起,可他们的心在一起;有些人表面上在一起,心却无法在一起;有些人从没想过要在一起,却自然而然地在一起;有些人千辛万苦地终于在一起了,却发现他们并不适合在一起!

    就像她和皇上,在一起了却和没在一起是没有任何差别的!皇上的爱是博大的,有爱就能在一起,可是爱太多,反而不能在一起了!

    静贵人平静的说着,青青静静的听着,静贵人这样的笑容,这样的心情,这样的忧伤,其实和她挺想,顿时一种同为天涯沦落人的感觉随之而来,她说道:“我懂,那种感觉就像是在繁华中看孤灯,人是冷的,心是孤独的,心绪是忧伤的,用半生的等,换一世的伤,不值得!”

    静贵人突然笑了,“恩,就是这样!青青年纪尚小,为何也如此‘看破红尘’?”

    她说看破红尘,其实只是看破了自己的人生。

    看了看天,静贵人要走,青青正沉浸在同命相连的感触中,于是喊住了她,说道:“静贵人,你送我名贵玉镯,我也要送你一样东西!你等着!”

    青青回内室,从包袱中取出她所带最珍贵的药,也是她唯一的一颗——假死药!

    当初从卓少华那里打劫来的,如今却是想要送给静贵人,许是冥冥之中的注定,总之,这是她此刻最珍贵的家当,送与她在宫里第一个知心人,挺值!

    将药的服用和症状等都告诉了她,看她收下,青青这才让人送了静贵人回去。

    一天又过去了,不知道自己还要熬多久,只希望明天的黎明快些到来,如此她便能少受一些煎熬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