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第381章 她的高压线

    “恩,臣等能在皇后娘娘的寿宴上观赏到如此美妙的舞姿,真是三生有幸啊!臣等恭祝皇后娘娘万寿无疆!”

    皇后淡淡一笑,瞥向青青,这丫头,竟然还有这本事,之前她竟然什么都不知道!想想,也是自己对她的关注太少,以至于她会些什么,喜欢什么,她都无从得知!

    大殿之上的主位,皇上只觉震惊,眼中闪过一抹欣赏,嘴角也跟着不自觉的扬起,皇后的表情不言而喻,而感觉最为诧异的就是太后了。

    说实话,太后在宫中生活几十年了,她见过的大大小小才艺数之不尽,可像今天这样一场比一场精彩的才艺比赛还真是难得一见!不得不说,她老了,不得不说,她已经跟不上这些年轻人的脚步了!看着台上那一个个年轻又活力十足的女子,心中只觉一阵惆怅。

    “恭祝皇后娘娘寿比南山,恭祝皇上万事如意,恭祝太后福如东海,恭祝各位嫔妃永远年轻,恭祝各位大人前程似锦,恭祝各位公子财源广进,恭祝各位千金永远美丽!好了,青青恭祝完毕,若是无事,小女子便告退了。”青青将大殿之上的人都恭祝了一遍,想着,礼多人不怪,这样总是没人能挑出问题来了吧?

    她咧嘴轻轻一笑,转身就要离去,就在这时,大殿之上突然有人说道:“你就是青青?为何要带面纱?难道是很丑?因而羞于见人了?”

    青青蹙眉,回头望向声音的来处,却见不知是哪家的一个黄口小儿!他大概十来岁的样子,一身大红的衣袍,头顶梳着几条辫子,眨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望着青青。

    若是往常,青青一定会觉得这孩子很可爱,可是今天,在这大殿之上,凡是叫住她的,凡是无事生非的,都自动被她列为黑名单!

    本不想搭理他的,可是转念一想,她不知道这小孩是什么身份,若是得罪了怕是暗生麻烦!若是不回答,定会被人说是目中无人,若是顺着他的话回答因自己太丑,怕也是不行的,万一要是他非要自己取下面纱,看到她并非很丑,这岂不是成了欺骗?说不定一个欺君之罪的大帽子就能给她扣在脑袋上了!

    想了想,于是不卑不亢不悲不喜的回道:“小女子正是青青!纱巾遮面并不是因为丑,而是不忍大家看到小女子一副病容,因而扫了大家的兴致可就罪过了!”

    那小孩哦了一声,前段时间的确是听人说有个叫青青的病了的!还像还挺严重的!如今看到了,心中便有更多的好奇了。

    “麟儿!皇上面前不可无理!”小孩正打算问下一个问题,却被一旁的爹爹制止,然含笑向主位之上的人解释,“小儿年纪尚小,还望皇上及皇后娘娘勿怪!”

    青青撇了一眼,那小孩是在问她问题,这和皇上怪不怪罪有毛关系?他是不是解释错了人?

    故作不在意的点头示意,然后转身离去。

    才刚走两步,却又被人给扯住!青青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尼玛,到底是要怎样?让她露面她露了,让她献艺她献了,还想怎么样?

    回头怒视,扯着她的人竟然是李炎菲!

    她以为会是六王爷的,还好六王爷没那么冲动!她以为也可能是芷蔚的,还好芷蔚这次倒是学乖了!只是这李炎菲是何意?

    “等等!”李炎菲开口,“你真的是青青?一个乡下女子竟然能跳出这么好的舞?本小姐不信!你这个贱女人给本小姐扯下面纱,本小姐要看看,究竟是谁在替那个贱女人献艺!”

    刚已经说了,青青讨厌有人无事找事!这李炎菲,触及了她的高压线!

    只见青青挑眉,一把将李炎菲的手挥开,怒道:“李大小姐的意思,凡是今天献艺的都是贱女人了?那么请问,李大小姐是何等的贱人啊?”

    “你!”李炎菲没想到青青会如此一说,顿时气的想冒火,她哪里是这个意思了?她只骂了青青一个,怎么就成了所有献艺之人?回头悄声看了一眼,只见不少献艺过的女子都在气愤的看着自己,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一句话没说话,便惹自己成了众人公敌了!

    青青却是依旧不放过,继续冷言说道:“你什么?皇后寿宴,你出口便是贱人来贱人去的,难道李家的家教就是如此?又或是,你想接着皇后娘娘的寿宴,故意无事生非来表达自己对皇后娘娘的蔑视?”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皇后娘娘,她胡说!”李炎菲一下子慌了,这蔑视娘娘的罪名可就大了去了!而且她在皇后寿宴上如此,也的确是有些蔑视的嫌疑,只是,这真不是她的本意,而是……

    李炎菲将求救的目光放在了三王妃身上,青青顺眼看去,哼,心中冷哼一声,就知道少不了是她在挑拨!

    皇后还未说话,青青倒是快速的将话接了过去:“李小姐!你就不要狡辩!这个青青懂!前些天青青在皇后娘娘的教诲下,抄了很多遍的女戒和孝经,李小姐这样在寿宴上口出污言便是有违了女戒和孝经的!女戒教导我们谦虚忍让,待人恭敬,骂人便是待人不恭!孔子老人家也说了,至高无上的品行和最重要的道德,以其使天下人心归顺,无论是尊贵还是卑贱,上上下下没有怨恨不满,这就是孝!非先王之法服不敢服,非先王之法言不敢道,非先王之德行不敢行,是故非法不言,非道不行;口无择言,身无择行;言满天下无口过,行满天下无怨恶:三者备矣,然后能守其宗庙,盖卿大夫之孝也!你在娘娘寿宴上公然骂人,你说你对吗?用天之道,分地之利,谨身节用,以养父母,此庶人之孝也,故自天子至于庶人,孝无终始,而患不及者,未之有也,用善人君子,其容貌举止丝毫不差!你看看你的样子,扯着我一副要打架的样子,这样何谈容貌举止?终上所述,你如此这般就是违了女戒违了孝道的大忌!”

    呼!说的太多好累!临了,她又摆出一副极为无辜的样子问皇后:“皇后娘娘,您说我说的对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