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0.第370章 刻意的安排

    芷蔚是女孩子,从小成长在家教严谨的封建家庭中,虽然她性格比较活泼,思想也比较开,可也终归是女孩子,这样是事她绝对是想都没想过的!

    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她怎么和六王爷在一起?原本因为宿醉而浑浑噩噩的脑子瞬间清醒!“啊!”芷蔚一声尖叫,然后快速的扯起被角连忙往墙角里缩,“六王爷,你怎么在这里?”

    “我,我不知道……”六王爷的脑子也是刚清醒的,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跟芷蔚在一起!而且还是让父皇和母后双双发现!这可是宫中大忌的!就算平时父皇母后再·宠·溺他,也不可能就此而放任不管的!所以他知道自己闯下大祸了,于是也顾不得衣衫不整,连忙起身下跪求饶,“父皇,母后,你们听我解释!求你们听儿臣解释啊!”

    “你是该好好解释,不止是给朕和皇后解释,还要跟舒家解释!”皇上怒气冲冲,这声音几近是低吼出来的!

    舒家,芷蔚是舒家唯一的女孩,舒家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舒家,也是皇后的娘家,所以这事便更不是容易解决的了!六王爷心里明白这些,一心想着要赶紧解释清楚,可真是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

    “姑姑……怎么办……”芷蔚缩在角落,散乱的头发遮了半张脸,她闪着一双泪眼望向皇后,如今事情大条了,她只能找皇后求救了!

    开元女子若是未婚前失贞那可是非常受谴责的事,芷蔚不但失贞,而且还是在宫里,这便更加不能让人容忍了!所以芷蔚害怕极了,她真的没想到事情会成这样的!

    “混账东西!本宫真是白疼你们了,竟然做出这样的丑事,真是让皇家脸面都丢尽了!你们彼此若是有心,让皇上赐婚便是了,为何要如此偷偷摸摸?还是在这锦宁宫,你们这样岂不是陷本宫与不义了?”皇后怒道。

    那散落一地的衣服实在是刺眼,而这两人,一个跪在地上不知如何解释,一个缩在角落哭哭啼啼,大家心里也都明白,怕是芷蔚有心而六王无意了,这赐婚怕也不是容易的,再说现在说什么也都完了,此刻就只能等着皇上论断了!

    皇上气的指着他们说不出话来,一旁的皇后连忙说道:“时辰不早了,皇上先去早朝,这里交给臣妾便是了!”

    皇上看了看天,已经大亮,时辰的确是不早了,气愤的一甩衣袖便离去了。

    门外转角,皇上唇边露出一抹戏虐的笑,六王爷跟芷蔚,其实也是不错的!

    “熙晨,芷蔚,整理好了来见我!”皇后自然不会为难这俩孩子,只是面子上还是要装一装的。

    皇后严肃的脸说明着她很生气,她转身往外走,身后宫女太监的也都连忙跟了上去。当然,各个心里也都是谨慎着的,虽然皇家出了这样的丑事很可笑,可毕竟是皇家人,哪个敢当面笑话的?

    所以,怕是过后六王爷和芷蔚的事要满城风雨了。

    屋里人都退去,只剩六王爷和芷蔚,芷蔚知道自己脸面丢尽,等下怕是会被皇后给骂死,还有舒家,舒家的人也不会饶了她的!

    若是六王爷真有心与她还好,可她明知道六王爷不喜欢她,她这一辈子都毁了,想到这里,便哇的一声大哭起来,“皇后定不会容忍有人在她宫中有苟且之事,事到如今,我也无法活了,说不定我死了,还能让皇后消消气,那样也就不会对你动怒了,到时你就求皇后将青青许给你,你们就能永远的幸福下去了!”

    芷蔚哭着跳下软榻就要去撞墙,她说的如此委屈,六王爷怎么可能让她去死?何况昨天是他要喝的酒,都说酒后乱什么,他这回可是真真的信了!

    一把拦住芷蔚,“我做的事,为何要你来担?何况,你死了又让我如何向舒家交代?如何让母后向舒家交代?”

    “那怎么办?我们这样……”

    芷蔚嘤嘤嘤的哭泣,六王爷心里同样是一团乱,他懊恼的捶自己的脑袋,眉头紧皱,十分苦恼的样子。

    这事儿该怎么办?又能怎么办?他转眼望向芷蔚,芷蔚又是一声尖叫,十分惊恐的喊道:“你,你不要再看我了,已经很狼狈,已经难以活下去了!”

    六王爷怔了一下,也赶忙将手放开,转身,“对……对不起……”

    一个王爷能说出对不起这样的话,真是难得!芷蔚嘴角闪过笑意,又故作一副害怕模样,委屈兮兮的哭道:“现在怎么办?”

    “现在我们……”六王爷既懊恼又为难,若是要了芷蔚,便彻底失去了青青,若是不要芷蔚,芷蔚的人生可就成了最悲惨的了!

    现在到底该怎么办?他是男人,他只能扛起!宫中各个势力的厉害关系,他心中十分明白,若是他不能要了芷蔚,怕是他将要面临灭顶之灾了!

    心里是纠结的,万般难以取舍,可一直在这房里僵持这也不行,而且两人现在均是只着中衣,芷蔚甚至是更少,呆的久了,怕是外面的人又要多出一层误会来了吧?

    “先去见母后吧。”六王爷语罢便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然后推门而出。

    芷蔚望着被掩上的门,眼中闪过一抹得意,该说的话她也都对六王爷说了,该装的样子她也都装了,现在,她就等着看六王爷要如何收场了!

    客房中是有梳妆台,芷蔚简单的将自己整理了一下,用心梳洗,好看的发髻,精致的发簪,美玉雕刻的耳坠,再换上早就准备好了的华美锦服,一切妥当,这才出了门。

    锦宁宫的大殿之上,皇后端坐,六王垂着脑袋站在殿中,正听着皇后训话。

    “熙晨,你也太大胆太放肆了!你竟然将宫规都抛到了脑后!你这样让本宫如何向舒家交代?你说你对得起本宫对你的用心吗?”咳,皇后故作威严,她的确是用了心,好不容易才制造出了此刻这般局面!

    六王爷目光落在皇后脸上,问道:“母后,你保证昨天之事不是你刻意安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