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第339章 福兮祸所伏

    寒莫接令领兵头阵迎敌,孤蒙后羿包抄,段泓毅也连忙披了战袍领兵而出!

    边关阴霾阵阵战乱不断,京城同样也是风浪不止。

    自从琴风楼醉酒一宿之后,王府中便是风言风语起来,这风,很快也就吹的遍布京城!

    青青正在陪大宝玩,雪莹火急火燎地跑进了房间,冲着她就喊道:“小姐,出大事了,这下可怎么办呀……”

    “有什么事慢慢说,又不是火烧眉毛了,你跑那么快不累啊?”青青头也没抬,用手轻轻摸着大宝雪白的毛发,还不时地逗它玩。

    雪莹都急哭了,看着没事儿一样青青,她差点坐地上大哭,也顾不得自家小姐说话是否文雅不文雅的问题,反正她总是这个来那个去的,她也习惯了,“小姐,比火烧眉毛还严重呢,你赶紧收拾东西逃走吧,要是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到底怎么了?我为什么要逃命啊?”青青终于意识到,雪莹并不是在跟她开玩笑,难道是段家的人知道她在这儿,前来抓人了?

    雪莹一面帮她收拾东西,一面快速的说道:“刚才我听人说,王妃命人将佩云姨娘打了一顿然后赶出了王府,这本也不是什么事,可是王爷却跟发疯了似的,狠狠的将王妃教训了一顿,王妃心里本就有气,这下更是把气都冲向了小姐你,然后就见她气冲冲的进了宫,说是要让皇上给她做主,将你火祭呢!”

    火祭?噗!这王妃可真是比她还能折腾!把她当假想敌就算了,还要闹到宫里去,就不怕落得个怨妇的名声吗?

    “雪莹,我不能走,看她能把我怎么样!”

    “小姐!三王妃娘家势力那么大,在宫里自然有这个脸面,兴许这会儿已经派人来了!”

    不走!青青固执的往贵妃椅上一躺,要是她真的逃了,岂不等于承认自己是三王爷费口中那样的人了?

    何况,皇宫里的侍卫又不是吃素的,要逃岂会容易?再何况,她也不是吃素的!也不平白就能任人冤枉和欺负的!

    皇宫,慈宁殿。

    太后端坐正殿,她身着一酱红色霏缎宫袍,缀琉璃小珠的袍脚软软坠地,摩挲有声,红袍上绣大朵大朵金色牡丹,细细银线勾出精致轮廓,雍荣华贵,却也将那保养的极窈窕的身段隐隐显露出无疑!

    一旁,身穿一袭明黄龙袍的人也端坐在主位,他乌黑的长发束起,头戴着冠冕,冠冕顶的中端镶嵌着宝石,细细的珠链流苏垂落在两边,俊美高贵,充满了王者的气息,显然,这人便是皇上了!

    皇上身边有一女子,身着正红色宫装,长及曳地,细腰以云带约束,更显出不盈一握,发间一顶制作极其精美、熠熠生辉的凤冠,映得她面若芙蓉,一双凤眼媚意天成,却又凛然生威,额间那小指大小的明珠莹亮闪烁!这样的装扮,乃是皇后!

    这三人殿上一坐,下面则是按顺序排着几位王爷和王妃,当然,六王爷尚未有妃,只得独自坐了一席位。

    “皇祖母!您可要给孙儿做主啊!”三王妃几步上前,半蹲在太后腿边哭诉起来。

    原本,在太后请来众人之前,这三王妃便是已经将事情原原本本都跟太后说了一遍的。

    太后轻拍三王妃的手背,示意她会做主,“皇上和皇后可都知道了?”

    皇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一双鹰眼闪了一下,答曰:“母后,朕近日来烦于边关战事,对于三王府上的事,还尚未知晓!”

    “母后,臣妾倒是听说了一些,只是这本是三王府上的事,相信三王爷定能自个儿处理好的,母后还是勿要操心的好。”皇后冷冷的说道。

    身为皇上,眼线布边天下,又岂会不知三王府中的事?他既然此刻不想提及此事,身为他的皇后,她绝对是有必要帮着圆一下的!何况,对于这三王妃,她本就是极不喜欢她的!

    “三王妃,既然皇上不知道,那你就原原本本的再说一次吧!”太后眯了一眼皇后,眼神曰,这后宫,哀家还是可以说了算的!

    皇后冷笑,“三王妃,太后疼爱你,既然太后让你说,那你便说吧!”

    按辈分,三王妃是要跟太后叫一声亲姑主母的,有这成关系在,太后自然会多偏袒一些,更何况,皇上不是太后亲生,培养自己的势力,也是太后的早晚要做的决定!

    三王妃假意抹泪,将府上萧青青一事全盘而脱!

    “皇祖母,您可要给孙儿做主啊!不是孙儿管理无能,实在是她太过泼辣!府中十多个侧妃姨娘的,哪个没被她欺负过?府中有如此下贱又不识大体之人,孙儿如何能容她?皇祖母,王爷若是真要娶了她,那,那孙儿宁愿不活了!”三王妃说着便哭了起来,这眼泪倒是现成。

    太后撇了一眼三王爷,转而又问皇上,“皇上这回可是明白了?”

    明白!皇上非常的明白!就是三王妃不说,他也明白的很!若是平常,或是换了其她人,只要那人不是萧青青,他绝对是不能容忍的!可惜,那人是萧青青!那他就绝对不允许她被任何人欺负!这中间的缘故,他不想说,他只是在等待机会,等着将她接到自己身边的机会!

    皇上皇后两人对视一眼,眼中所意顿时心照不宣!

    “母后,这事还是听听三王爷的说法吧!”凡是都要讲个证据,三王爷乃是当事人,哪能没听当事人辩论就直接定了罪?

    太后想的也明白,于是再次将目光落在了三王爷身上。

    三王爷的眼中平静的如一潭湖水,波澜不惊,淡淡开口:“回皇祖母,萧青青乃是府上贵客,孙儿待她好纯属地主之谊。”

    就知道他会这么说,若是承认了,事情倒好办,可是人家不承认,这岂不是落了三王妃嫉妒的话茬?三王妃哪里肯?当下就指着三王爷声讨:“王爷,你敢说你没有跟她一起醉宿琴风楼?你敢说你没有为了她而辱骂我?”

    这些都是事实,三王爷沉默不吭。

    一旁的六王爷倒是忍不住了,他听了半天,终于明白!他不自觉的起身,一步一步向三王爷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