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5.第275章 送浆水拖魂

    萧月哭哭啼啼的问道,心里那滋味真是……唉,别提了!

    青青也挺心疼这孩子的,唉,别提了!

    “我也是听他们说的,说是咱这边的人死了都要先去见庙判官,判官审问后无罪,家人才能用灯引魂魄回来,今早上第一次送浆水,咱们一路喊她就是送她去小庙见判官,这是送魂,等明天下午还要招魂,然后才能送她去冥间。”

    青青随便解释了下,貌似大概送浆水也就是这么个意思。

    “哦。”萧月哦了一声,然后就不再发问,两人就这么走着,迎面冷风吹来,两人不禁缩了缩脖子,埋下头,继续往前走,只觉得心里透心凉透心凉的。

    从小庙回来,家里的那群人还在吃喝,青青直接进了西屋,躺炕上就要睡了,萧月问她:“姐,这几天你也熬坏了,吃点东西再睡吧?”

    青青摇头,不想吃,其实睡也是睡不着的,心里乱糟糟的,烦的很。特别是听外面那群人,吃吃喝喝大大咧咧的,人家死了人心情够不好了,你说你吃就吃吧,你嚷嚷什么呢?消停的吃完消停的滚蛋就不成吗?

    她蹙眉,翻了个身用被子蒙住了头。

    萧月站在门口,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呜呜的就开始抽噎了,枣儿哄睡了明远,正要放西屋来,就见萧月在门口哭,又见炕上青青蒙着脑袋,一抖一抖的,估计也是在哭吧。

    她是儿媳妇,和她们这亲闺女自然不一样,人埋过了伤心过了也就算了,家里还有很多事需要她收拾和处理,就是想悲伤也没那么多的时间去悲伤啊!

    枣儿进屋,先是劝了萧月,接着又劝青青,“好了,姐,别哭了,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已经成这样了,咱活着的人还是要好好活着的,不是吗?”

    青青抽噎两下,没说话,就听枣儿又说:“姐,都过去了,咱娘那么痛苦,其实这对她来说是解脱。不哭了,起来吃点东西,这段时间你都廋了一大圈了。”

    青青摇头,“真的吃不下,我看着明远,你带小月去吃饭吧。”

    “姐,如果你不给自己烦恼,别人也永远不可能给你烦恼,你烦恼,是因为你自己的内心放不下,这是你以前劝我时说的话,如今我也想这么劝你,如果你不给自己悲伤,别人也永远不可能给你悲伤,你悲伤,因为你自己的内心,放不下!”枣儿使劲的晃了晃青青,“姐,你放不下有用吗?那是她的解脱,她活着我们不能替她分担任何的痛苦,她这样解脱了,你该替她高兴,因为她再也不会病痛了,而我们活着的人,才是真正苦难的开始!”

    青青一把撩开了被子,她盯着枣儿,蹙眉,她该高兴吗?的确,老太婆摆脱了病痛,开开心心风风光光的走了,她该替她高兴的!可她心里为什么会这么难受?难道这就是枣儿说的,她放不下?

    不,不是的,她能放的下,老太婆只是她本尊的娘,又不是她的,生她养她的娘在现代,她放不下的是她的亲娘!

    “不想了,走,去吃饭。”青青爬了起来,领着萧月就去了东屋。

    东屋一桌一桌的人还在那里吃着,有人见青青来了,连忙站起来让了个位置,“青青快来,坐这儿吃饭,这几天熬坏了吧?”

    青青胡乱点了点头,拿了碗筷就往自己嘴里扒拉,吃着吃着眼泪就又掉了下来,咸咸的,合着饭菜就这么被咽下了肚。

    陆陆续续的,大家吃饱了就各自回去了,那些叔伯和堂兄弟姐妹们也早已离开了,得不到好处,自然也不会留下来。

    七叔和七婶倒是没走,整和八爷一起收拾着院子,还有几个村里的邻居,还有杏儿她们几个,正帮着收拾碗筷,十来桌,洗洗涮涮的也要好半天了。

    等都收拾完,大家又将青青姊妹几个劝解一番,然后才各自回去了。

    七叔和七婶倒是没走,然后男人在西间挤一挤,女人就睡到了西屋,反正炕也大,冬天挤挤倒也是暖和的。

    第二天,天没亮呢,七叔和八爷就一起出了门,青青还正睡着,夜里也不知道啥时候才睡着的。

    玉生和枣儿先醒的,两人又开始收拾东屋,人不在了,屋子不能浪费,收拾好了将来就能住人。

    萧月一晚上也没怎么睡好,不停的做梦,一会梦到她娘活了,一会又梦到她娘消失了,梦里也是不停的抽噎着,闹腾了大半宿。

    也不知道是睡到了啥时候,青青猛地睁眼醒来,今天还是需要去送浆水的!遭了,睡晚了,估计要误事!

    “枣儿?啥时候了?”

    “哎,刚辰时,要起来了吗?”

    辰时?还不算晚!

    “恩,今天还得送浆水呢!”说着,把萧月也喊了起来。

    起来简单的梳洗,枣儿已经做好了早饭,随便吃了几口,然后就端着碗去小庙送浆水了。

    白天里是有人来添礼的,青青找了村长来记录,她会写字,但这事她一个女人不好张罗,省的回来又是一堆的闲言碎语。

    晌午又去送了一次浆水,这一次和之前有些不同,所以七婶也是跟着去了。

    这才的浆水撒完了之后,要在小庙留些黄纸,然后取一张开始围着庙拖,边拖还有便说:“娘,你慢慢的,你抱着,你别害怕,我走的慢,你跟着……”

    然后那纸张拖到什么地方突然变沉了,拖着有些费力了,就说明老太婆的魂就是在那里的!

    然后就要将黄纸压在那个地方,等着下午再来送魂。

    回去的路上,萧月问:“姐,咱娘怎的抱住了那张纸?”

    原先青青也是不信这些的,她是无神论者,来了这里后,必定是要入乡随俗的,七婶怎么说她便怎么做,后来发现,每次黄纸拖到小庙门口的右边时,那纸就突然一沉,拖着有些费力!

    这也是让她大吃一惊的,原本不信的东西,竟然真的存在,你说她的惊讶能小吗?

    “恩,抱住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