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第234章 这只是开始

    “你个不孝子!早知道就不该救你了,让你被那些人砍死算了,废那力做什么!”青青娘一脸愤怒,她没想到自己的儿子这么希望她死去,亏得她刚才还把嗓子也哭哑了!

    “枣儿,你怎么也在这儿?还有明远?你们怎么都这儿?”

    玉生还没从死而复生中反应过来,待看到青青时,才慌乱地朝后退了一步!他‘生前’就因为青青所做所说,而被卓少华害死,再加上现在,她拿着一根棍子坐在他眼前,他能不害怕才怪!

    “姐,我知道错了!现在既然都在阴曹地府相聚了,你就别怪我了行吗?我知道害的你们被那些混蛋杀害全是我的错,要不是我赌输了银子,也不会害死你们,我知错了……真的知错了……”

    玉生声泪俱下的忏悔着,青青和枣儿冷眼相看!

    啪~

    一声重重的敲击声从青青手中发出,她将木棍狠狠得敲在桌上,将玉生狠狠得吓了一跳。!

    “我问你,明远是不是你亲儿子?”

    谁都没明白过来,青青为什么要突然这么问箫玉生,但是从她严肃的神色上看,谁都不敢去招惹她,就连老太婆也是大气不敢出一口的!

    “是……”

    “到底是还是不是?难道你喉咙都被黑白无常勾破了吗!”

    “是!他不是我儿子,还是谁的儿子?!”青青突然的嘶吼让箫玉生吓了一跳,他的那点脾气也被激了出来。

    “这棍子是替你儿子打的,我是他姑姑,有权利代之!”一棍子下去,青青确实用尽了力气,丝毫没有手软。

    “啊!!!疼死人了!”箫玉生抱头痛呼,哀嚎声不断!

    他以为这就结束了,想着自己确实对不起明远,对不起自己的亲儿子,也就生生受着了。

    他不知道,对于青青而言,这只是开始!

    “她是不是你亲娘?你在赌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

    “姐,我知道错了,您就别在逼我了成吗?”

    箫玉生以为装可怜就能让青青饶了他,这回他是真的知道自己错了,把全家人都‘害死’了,他这回指定是要被油炸了,说不定还要遭受更多的痛苦呢!

    一想到这些,箫玉生根本就没力气站起来,因为他腿早就软了。

    “我问你……是或者……不是?”青青颠了颠手上的棍子,扬起了一个冷笑。

    “是、是我亲娘,我、我赌的时候谁也没想到……”箫玉生越说越轻,他似乎已经能感觉到青青的愤怒。

    “娘有病在身,这一棍子我代劳了!”又是一记棍子甩在箫玉生背上,单单是看着,就能感觉到这份疼,可想而知,箫玉生的痛呼声有多响亮!

    “姐,我都死了,你还不能消气吗?我错了、我错了……我给你念一百遍、一千遍行不行?”

    “不行,继续!”青青简简单单四个字差点让箫玉生吐血了,还继续?他得再死一遍了!

    “姐,您还想打几棍子,一次性打了吧,反正我都死了,也不在乎再死一次!”玉生直起身子,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但是他的身体却在剧烈地颤抖着。

    “你欠枣儿的、欠我的、箫月的,欠雅雅的、欠卓少华的……一共加起来还有七棍子,我一次性全打了!”青青一边打一边数着,眼睛周围都充了血,看起来非常吓人。

    没有人上前去拦,更不敢去拦。今天要不是她,玉生已经死了,所以就算现在真的打死了,她们也只能眼睁睁看着!

    “姐,姐!你说的前面那些人就算了,我认了,但是雅雅那些个人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八竿子打不着啊!”

    玉生拼命用手护着头,嘴里却不肯歇着。

    雅雅又不是他的女人,跟他有毛关系,至于卓少华,那就更扯不上了,要不是他给自己塞了药,他也不会死!

    “我说有关系就有关系,你这东西还敢顶嘴,我打死你!”青青也不知道在他身上打了多少棍,直到她的虎口都麻了,她才丢掉棍子,坐回座位。

    “箫玉生我告诉你,从今天起,你们家里的吃喝我每天给你们送过来,家里一分钱都不会给你藏着,你若是敢到我家去偷,我绝对欢迎,不被我家大宝撕了,我就不姓箫!”

    青青一口气说完,目光在其他几人脸上扫过,包括青青娘在内,三个女人全都一致同意青青的方法。

    “姐,你说什么呢,我们都在地府了,还有什么家,你不会糊涂了吧?”玉生躺在地上,一脸狐疑地看着青青,后者却是丢下一句话,就径直走了。

    她走之前说,若是下次再有人来要债,她直接拿他的尸体还债。

    她狠吗?

    被逼的!被箫玉生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赖给逼的。

    回到家,青青喂饱了鸡和羊,最后才轮到大宝和她自己。

    她忽然发现自己的生活就是围着这一堆牲畜,和娘家那一大家子在过活,难不成自己的下半辈子就要这样过完?

    青青苦笑一声,朝着地窖里走去,她先将粮食分成一天一份的,这样拿起来方便。

    别以为她只是说说而已,若是箫玉生还没改过来,她就彻底对他失望了。

    反正对他该尽的义务也全都做完了,剩下的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做好这一切,青青才端着这几天换下来的脏衣服拿到河边去洗。

    这都快傍晚了,洗衣服的人应该不多了,每天最热闹的时候就是早上,青青不愿多听那些家长里短,所以一般都是傍晚去洗衣服。

    溪边有颗大树,将这段河道隔开了,青青就在树的上游洗,等到快洗完了,听到有脚步声传来。

    她想着,也许也是那些早上没时间洗衣服的,所以现在来洗。

    正打算转到大树后边去打个招呼,都是一个村子的,不打招呼不礼貌。

    青青脚才抬起,那边就响起了说话声,这第一句开口,居然就是在谈乱她。

    “她四嫂,你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段家媳妇真的偷人了?”

    段家媳妇?偷人?

    青青手中的衣服掉在了地上,但是树后面两人说的太起劲,以至于没有发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