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第220章 教训萧玉生

    睡的正香的玉生被疼醒,惨叫声连连从西屋传来,他捂着自己的耳朵从炕上跳了下来。

    “你到底是不是女人!这劲道比普通大老爷们都要大!女人就该有个女人样,对别的男人动手动脚,这可是不守妇道,难怪姐夫丢下你跑了!”

    他本来正睡得香甜,被青青吵醒不说,还扯着他的耳朵,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不是耻辱是什么?

    等所有的话说完,他才感觉到耳朵上面的力量消失了,再一回想,老天,他刚才都说了些啥啊?!

    说那话不是找抽吗?他连忙捂着自己的嘴·巴蹲在了角落里。

    青青知道他不是有意提起这件事,但是不可否认,他确确实实地说到了她的痛处。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从悲痛中回过神来。

    为了一个抛弃她的男人,没理由再为了他费神!

    “我是你亲姐,你跟我谈狗屁妇道!我问你,你为什么动手打媳妇?你知不知道,枣儿是来给你做老婆的,不是来给你打的!你这样跟那陈大麻子有什么区别!”

    青青揪着箫玉生的衣襟就是一通骂,人都说玉不琢不成器,这块烂‘玉’她好歹也琢了两年了,怎么还是这德性呢?!

    原以为娶了媳妇,生了娃,他就能安安生生和枣儿过日子了。家里虽说不是很富裕,但是什么也不缺,也算是幸福美满了。可这不成器的东西,又开始染上赌瘾了,打媳妇不说,连老娘也不养,放着嗷嗷待哺的娃娃不管,竟然卖东西去赌?

    这还是人干的事吗?!

    “你还说呢,当初要不是你非管闲事,我也不会娶这么个赔钱货回来!除了给我生了个儿子,她还有别的能耐没?”

    提起枣儿他就来气!街上风言风语一箩筐,就连跟他一起赌的人都看不起他!更气人的,镇上一起跟他赌的那个王掌柜,竟然还大言不惭的说他也睡过枣儿,枣儿一身的细皮嫩肉,他到现在还想着呢!

    箫玉生生气,就跟那王掌柜往死里赌,结果就输的一干二净回来了。

    他抓住了话柄不肯饶人,甩开青青一溜烟跑到了炕上,似乎是怕青青逮住,只敢在里侧蹦跶。

    “你!你说这话还有没有良心……”

    青青的话还没说完呢,箫玉生就从鼻子里哼出一声,鄙夷地打断道。

    “就是因为有良心我才娶了一只破鞋!我要是跟陈大麻子一样,她能这么舒坦吗?不就是打了她几下吗?我至少没把她再送人吧……我……哎呦……”

    这回被打断的轮到了箫玉生,青青穿着鞋子跳到了炕上,操起箱子上的鸡毛掸子就是一竿子。

    用鸡毛打人当然不会疼,所以青青将鸡毛掸子拿反了,这一甩下去,立刻留下了红印。

    “箫、箫玉生,今天不把你打死,我就不是你姐!”青青抡着鸡毛掸子在他背上狠甩。箫钰生每次都想跳下炕,可是青青眼疾手快,将他堵在角落里,狠狠地抽他。

    青青一直没落下练习拳脚,有时卓少华也会指点指点她,所以她现在虽然算不上高手,但是对付一个普通的男人还是绰绰有余的,更何况还是一个好吃懒做的懒男人。

    青青也是发狠了,被箫玉生气得真想杀了他,但是她的理智还算没有完全丧失。

    “你不是我姐,你是段家的人!你凭啥打我?你给老子滚蛋!”箫玉生被青青抽的满身是伤,嘴里也不肯求饶,反而出口骂人赶青青走。

    “让我滚?你想得美!这辈子我都管定你了!你不叫我姐,可以叫我亲娘,我不怕折寿,对于你这样没良心的畜生来讲,我就算今天真的杀了你,也没人会把我怎么着!”

    许是青青的话和身上那些伤痕逼得箫玉生不得不服软,几分钟之后,他扑通一声跪在炕上,抱着青青的脚踝哭泣。

    “姐、亲娘!我知道错了,你再打下去真的会打死我的,求您放了我吧……”

    青青嫌恶地看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箫玉生,丢下一句滚出来,就扔下鸡毛掸子出去了。

    她知道刚才这么大动静她娘一定是听到了,若是换了以往,就算是爬也会爬过来劝阻自己,但是今儿个,啥动静也没有,这是铁了心想让自己管管这没良心的东西了。

    只要能不掺和,她倒是有办法管教管教他。

    青青娘的房间里,箫月一脸气愤地瞪着刚刚进来的箫玉生,青青站在她娘床前。

    枣儿坐在青青娘的床边,手里没有抱孩子,应该是雅雅替她照看着。

    枣儿看上去很憔悴,双眼还有血丝,跟箫玉生这红光满面的畜生显然形成了很大的对比。

    “娘,她这个不孝女竟然让我叫她亲娘,那您成什么,您一定要好好管管她!”箫玉生一进来就恶人先告状,他清楚自己亲娘的脾气,只要他装的惨烈些,她的心立刻就软了。

    “跪下。”青青娘靠在被子上,气色比前几天好了许多。

    “箫青青,娘让你跪下,听到没有!”箫玉生指着箫青青,一脸的跋扈,可是他脸上的笑容很快就僵住了。

    “畜生!我让你跪下!”青青娘随手将枕头砸向自己的儿子,也是这间房间里面,唯一的男人。

    “娘~我可是您唯一的儿子,您不帮我也就算了,怎么能和这没人要的女人合起伙来欺负我呢?”箫玉生非但不肯跪,还指责起青青来。

    坐在床边的枣儿开始低声抽泣,她自认这件事都是因她而起,要不是青青想为她做主,这事儿也不会演变成这样。

    “哭什么哭!你个丧门星!要不是你,我能被她们几个女人这么欺负吗?!”箫玉生将矛头指向了枣儿。

    原本因为枣儿特殊的身份,已经让箫玉生受尽了邻居们的嘲讽。他将这一切的责任,全都推给了枣儿。

    被陈大麻子卖身不算,还未婚先孕,他全然没有站在枣儿的位置替她想过,更没有检讨一下,自己在这件事里面的责任。

    所以除了刚成亲那几天,他对枣儿还不错之外,这段日子几乎是打骂当饭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