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第155章 酒后吐真言

    都说酒后吐真言!

    卓少华将雅雅扶进房间,再次环视房间的设计,决定,他要测试一下,酒后吐真言的可信度究竟有多少!

    他将雅雅放在炕边,雅雅摇摇晃晃的就坐了下去,嘴里还嚷嚷着:“再喝一碗再喝一碗!”

    卓少华摇头,就说了后劲很大的,你看吧!都醉成什么样子了?小女生喝醉了的样子一点也不可爱!他甩下鞋子跳上炕,打开衣柜开始帮她铺被褥,一面问道:“雅雅,你叫什么?”

    噗!他问了一句废话!原谅他,他也喝多了!

    “哈哈……卓少华,你还说我喝多了,其实你才喝多了呢!刚喊了我的名字,转脸又问我叫什么,你傻了吧?哈哈……呃……”

    雅雅打了个酒嗝,顺势就倒在了炕上。

    卓少华铺好被褥,雅雅却已经倒在炕上睡了起来,他连连摇头,叹息,小女生喝醉了果然是不可爱的!

    “雅雅,起来,这样会生病的,脱了衣服躺好睡!”

    后者已经睡着,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他的话她是丝毫没有听到。

    卓少华再次叹气,罢了罢了,谁让他当了她的表哥呢,总不能把她就这么扔这里不管了吧?!

    他好心的帮她脱下外衣,然后将她塞进被褥中,唉,今天定是测试不出了!

    正欲离开,却忽听睡梦中的雅雅唱道:“干杯!朋友啊,朋友!朋友不哭……”

    朋友啊!朋友!朋友不哭!现代的曲调,还两首串烧了!

    卓少华顿时呆住,酒一下子就醒了,她,果然就是现代人!!

    “雅雅!你是来自现代吗?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

    可怜的雅雅被他摇晃着,本来就晕沉沉的脑袋更是不清醒了,胃里也火烧一般的难受,接着她哇的一声就吐了出来!

    呃!呃呃呃!

    卓少华嫌恶的瞅着被子上和她衣服上的秽物,真是想炸毛了!呃!就连他的衣服上也没能幸免!

    “你这个坏蛋!”他咬牙切齿的咒骂一声,随即脱下自己的长袍,又重新帮她换了被子!

    一面痛恨的扯下她身上那沾了秽物的衣服,一面问道:“雅雅,你实话告诉我,你是现代人对不对?”

    这次他可是不敢再摇晃她了,用着温柔的不能再温柔的力道慢慢的帮她换下衣服,还不忘告诉她,“不用怕,你告诉我吧,说不定我们是……”

    说不定我们是同一时代同一国籍的人……只是这话突然就被他卡在了喉咙里,因为眼前的景象太美,美的让他不敢眨眼了……

    她的皮肤很白,很细腻,就像白玉一般!她大眼睛含笑含俏的望着他,耳边两缕发丝调皮的在她脸颊边晃动,鬼使神差的,他慢慢靠近,抬手取下她头顶固定发髻的那只玉簪,一头长发顿时倾泻而下,带着淡淡的香气传入他的鼻尖。

    她巧笑,美目流盼,微微张口,又柔又脆的动听嗓音却是吐出了这么一句:“你奶奶个腿儿,不是要让我洗洗睡了吗?怎么脱了一半不脱了?这还让人睡觉不让了?”

    “娘的!”卓少华咒骂一句,他堂堂一代神医,竟然要给她处理吐出的东西,这不是要逼疯他吗?

    “你娘的!”雅雅听到有人骂她,连忙还击,“娘的!哪来的小毛贼?竟然敢打扰本大小姐休息,来人,快将这小毛贼拖出去暴打五百回!”

    知道她喝多了说胡话,因此卓少华自动忽略的她的话,他的目光沉浸在她的脸上,其实她长的很好看,美丽清雅,高贵绝俗,温婉如玉,此刻的她看起来是比最娇美的玫瑰花瓣还要娇嫩鲜艳,比最清澈的水晶还要秀美水灵,就连她甩开长发的动作,还有她骂人时的样子里都透着一股轻灵之气,神态天真、娇憨顽皮,她素腰竟不盈一握,牵动着他的每一个神经。

    忘了要问什么,似乎那些问题已经不重要了!他满脑子都是她,第一次相聚,他抱起受伤的她,那种说不出的感觉,不知道现在抱起来还会是那样的吗?

    ……

    隔壁的大院子,房间还亮着灯,青青早已睡熟,段泓毅坐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她,柔美,可爱,让他疼之入骨的女子!

    他,往日里叱咤疆场的大将军,如今偏僻山村的农户,曾以为就此孤苦一生,如今却有了她,命运果真是很奇妙的东西,冥冥中牵引着他们相遇,却又要狠心的将他们分离!

    她乌黑细致的长发,她闪烁的大眼睛,她微微翘起的红·唇,还有她白雪般的皮肤,甚至是她浅浅的笑,这些都在他的脑海中,将用远抹之不去!

    “娘子……”他低声喃喃,她睡眼迷离,这样的她最是让他心生爱怜。

    外面传来风声,他和衣在她身边躺下,紧紧的拥着,恨不得将她揉进骨里。

    不知道未来将会怎样,不知道他的明天还是否能拥有她,他只希望她永远的都这么幸福的生活下去。

    若说岁月是一条河,那么他的右岸是她和她带来的幸福,他的左岸就是想要忘记却又摆脱不掉的回忆,右岸的美好敌不过左岸的肆虐,若是他不能从那个纷争的世界里走出,他想他再也不能拥有那份简单、安静的幸福!

    “娘子,我们的缘分是注定的,你知道我是多么的渴望你,我一时一刻也不想离开你的,可是命运中的注定,也是我们无能为力的无奈,你安心的等我回来,可好?”

    家里没什么他放心不下的,有卓少华在,还有大宝和那些机关,安全是没有问题的,地窖里粮食足够,柴房他已经备好了满满的一屋,这些天的努力,就是为了在没有他的时光里,让她她的生活也可以很好的继续下去。

    夜深沉,月惨淡,他在她耳边喃喃自语,一句等待,一片忧伤,一句等待,一封书信,一句等待,一丝白发!

    ……

    冬天的早晨很冷,冷冽的风在空中呼啸,雅雅翻了个身,哎呀,这一晚上睡的可真是累死!宿醉果然不是好事,连带着浑身上下都是疼的!一双小手不满的胡乱挥动,却是碰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嘎?毛茸茸?毛茸茸的?这是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