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第99章 咱也有后台

    衙役自然是也没料到萧青青会来这么一手的,而且他们也都签了名字印了手印,这不就相当于同伙了?真是大事不妙啊,这要是让上头的知道了,那还有活路吗?

    衙门上上下下也是几十口人的,单凭着那点俸银能撑到哪里去?他们的生计可全靠着陈家呢!这陈家若是没了,衙门估计也难维持下去了!

    “姑娘,你这可是私立契约,做不得数,快毁了吧,若是陈少爷真的将你告上衙门,怕是你要受尽折磨了!”其中一个衙役说道,先礼后兵总是不错的,就是说理不成再明抢也不迟!

    青青睁大了眼睛,眨巴眨巴的样子好像再问:你说的是真的吗?真的吗?真的吗?那衙役也很郑重的点头,一脸严肃的表情分明就是在说:真的!这绝对是真的!

    切!姐要是信你就是傻子!你看姐的样子像是傻子吗?萧青青心里骂了一声,摆出一脸天真烂漫的表情,嘴上却是毫不含糊的说道:“告上公堂又如何?朝廷头几年就公布了准乡法和立私契,你却说做不得数,难道你要违抗朝廷造反不成?”

    “不是不是!是……”那衙役吓的差点就跌坐在地,这事可大条了!他本想着一个村户是不懂什么朝廷律法的,随便说几句吓唬吓唬她,只要让她毁了契约也便罢了!哪里知道这小女子却是这般的难缠!这若是真的落实了违抗朝廷的罪名,那他可是要全家问斩了!

    青青将脸瞥向一边,那衙役见青青不理,连忙又解释道:“姑娘,不,段夫人,在下可什么都没说啊!”

    朝廷的确的颁布过准乡法和立私契的,这乡法就是民间世代承袭的习惯法,私契,就是民间私人之间的契约,而且朝廷明令,手不解书,以指节为明,官有政法,人从私契,两和立契,画指为信!那上面,可是有着陈大少和衙役们的亲笔签字画指的!

    所以,这绝对是作数的!就是告到衙门,衙门也是不能改变什么的!更何况,朝廷明令,诸负债违契不偿,一匹以上违二十日笞二十,二十日加一等,罪止杖六十;三十匹,加二等;百匹,又加三等,各令备偿!

    衙役哭丧着脸,这下是完喽!人家握着契约不悔,那陈大少是势必要交出产业的三成才能了事了!可若真是这样,陈家怎么可能放过衙门?上头又怎么可能放过他们?几个衙役相互对望,心里真是一片哇凉哇凉啊!

    “段夫人,你看着有事好商量,是不是?平时陈大少好歹也没亏待过枣儿的,如今就算是不成夫妻了,可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段夫人就看在枣儿的面子上,放过咱们一次?”另一衙役谄笑着说道。

    什么叫狗脸?这就是了!

    “这和你们有什么关系?欠我的是陈大少!”青青冷哼一声,他坑她三百两,她就坑他三成产业,这就是以恶制恶以牙还牙!

    不要以为她是好欺负的,上次拆她家的墙,今天又来村里闹事,真当萧家村的人都是泥捏的啊?!

    陈大少气坏了,让他低头认错那是不可能,可欠负财物乃违约不偿者,那是要杖打七十合徒一年以上的!杖打?被关监牢?想想就可怕,像他这样细皮嫩肉、娇生惯养的富家子弟怎么能让自己忍受监牢的苦?呸!想什么呢?他可是陈家的大少爷啊,衙门怎么敢关他进监牢?!

    不就是多给衙门些好处的事?有什么是陈家摆不平的?想到这里,原本的紧张的情绪也跟着放松了下来,对着青青毫不在意的说道:“一张废纸而已,就算本大爷签了字又如何?衙门不会信你,陈家的势力也不是你区区一个妇人就能抗衡的!”

    青青知道,如果真是到了衙门,估计她就只有挨打的份儿,又或者会强制的被抢去契约,然后撕了或烧了,这些都是有可能的,古代的冤案那么多,穷人永远都是弱势,有理走遍天下这样的词,很多时候在这里是不实用的!否则就不会有屈打成招一说了!

    青青将纸张叠起放入小布包,然后放入袖笼,“陈大少说的不错哦,小女子自然是没有能力和陈家抗衡,但是我想京城中应该有人是能的吧?不知道我义妹家那个在朝廷当大官的亲戚能不能呢?唉,等我回去问问好了!”

    扔下这句不咸不淡的话,就等着看陈大少一干人的反应了,惊讶的,疑惑的,后怕的,吃惊的,真是反应了人间百态啊!

    围在院门口的村民也很是惊讶,纷纷议论了起来。

    “你,你骗我的吧?”“你,你骗我们的吧?”

    陈大少和衙役同时问道,对雅雅他们都是不熟悉的,但也曾听说青青身边总跟着一个姑娘,难道那姑娘就是从京城来的?以前没想过那么多,人家是从哪来的跟他们也没什么瓜葛,如今看来,似乎是有些麻烦了!

    青青耸了耸肩,一脸的爱信不信!那神态太无辜,反正是让人看了不信也信了!衙役连连好话,此事已经不是他们能控制的了,能少点麻烦就少点麻烦,他们可是还的留着小命养家糊口呢!

    “段夫人,今天真是误会一场,得罪了。”衙役一番客气话后,说了一声误会就抱拳告辞了,那陈大少见衙役都走了,他一个人自然也不好留下,跟着也跑出了院子。

    闹事的人都走了,这院子里也就安静了。门外的村民见没事也就都散了去,当然,也免不了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议论着。

    “你说青青怎么就那么有钱呢?她家刚盖好那么大的一处院子,现在又拿三百两救枣儿,真是大手笔啊!”

    “唉,这事是羡慕不来的,你没见那段泓毅是多么的能干吗?人家整天上山,野物、人参、灵芝的什么没弄到过?这些东西卖了可不都是银子?”

    “可不是吗?他家那房子,加上旁边的院子,少说也要上千两了吧?”

    “切!上千两?红砖青瓦的,那可都是京城大官才住得起的院子,要我说,少说也要上万两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