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第54章 再哭毒哑你

    “对!你姐夫说的对!小月,咱也没欠他们什么,怕他们作甚?好了,不哭了啊!”青青拍了拍萧月的背,这丫头哭的还挺伤心的。

    萧月这才抽噎着,将去叔伯家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出来,原来,萧月跟着哥哥玉生一起先去了爷爷家,爷爷虽然不待见老三家的,但好歹也都是萧家的子孙,他气青青娘,却对孩子没多大的气,也就客客气气的接待了。

    从爷爷家出来,兄妹俩先去了大伯家,大伯人还可以,可他家里的大伯娘孙烨却是个嘴贼贫的人,见萧月兄妹俩就拎着两块肉来了,心里那是一个不痛快啊,她可是听说了,萧老三家的女婿在山上打了不少的猎物,以前也就算了,这过年的怎么就只带了两块肉?还是那么小的块儿,这是压根就没把他们叔伯看在眼里啊!

    “大伯,大伯娘,我们兄妹来给您拜年了。这是我娘让带来的肉,今年家里遭了土匪,几张嘴也都吊着没什么吃喝,这些也是我娘好不容易省下的,大伯和大伯娘可别嫌少啊!”萧月兄妹俩将肉放在了桌上,然后对着大伯磕了个头,这就算是拜了年了。

    按理说,俩孩子磕了头拜了年长辈的就该扶起来给点什么利是的,有钱的包几个铜板,没钱的抓把花生瓜子的,也就是那么个意思了。可大伯家也是遭了土匪损失惨重的,别说花生瓜子了,就是连早上必须要吃的饺子他们都没能备上!

    玉生也本是句客套话,却让大伯听了心里觉得臊得慌,侄儿侄女的来拜年了,家里却什么都拿不出来招待,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于是腆着脸应道:“这孩子说的是哪里话?今年村里家家户户都遭了土匪,吃的都没了,你这就已经很不错了!你们的情义大伯领了,啊,好孩子!快起来吧!”

    玉生可是眼巴巴的等着大伯能掏出几个铜板赏给他的,等了半天不见动静,也就闷闷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大伯娘撇了那桌上的肉一眼,心里不痛快,嘴上也就嘟嚷了出来,“玉生,你们这可不行啊,你家里那么多的肉呢,怎么就给我们这么一点儿?你娘也真是够小气的!也是,这分了家的,哪里还有兄弟妯娌之间的情义?要我说啊,你娘就是精!家里守着个会打猎的,好东西都往自己屋里搂,眼里哪还有我们这些穷亲戚啊?!”

    这话说的阴阳怪气的不好听,但也的确是,家里肉倒是不少,可也不能都送人了去啊?这年头,穷的连树皮都往家里搂了,能拿出肉来送礼就不错了的!

    “呵呵,大伯娘,家里肉的确很多,都是我姐夫打猎打来的,要不我再给你送来点?”玉生晃着脑袋嘚瑟着,“一块儿十文钱,怎么样?不多吧?”

    “呸!”大伯娘一听这话啐骂一声伸手就要打玉生,玉生是何等人?大伯娘手还没到他跟前呢,他一挥手就把大伯娘推倒在地!玉生的从小就混惯了的,大伯娘一个女人家家的哪里能打的到玉生?

    这大伯娘跌坐在地,气的指着玉生骂道:“你个没爹的野孩子!你要反了天吧?看我今天不撕了你!”

    大伯娘说着就从地上爬了起来,怒气冲冲拿了扫帚就往玉生身上招呼,玉生一下子跳开,还得意的嬉笑道:“打不着,打不着!”

    站在一边的大伯也急了,玉生这小子真是太不像话了,他大伯娘不就说了他几句嘛,他还动起手来了!怎么?真当他萧老大家没人了?真是个有人养没人教的东西!今天他非要替他已经死了的三弟好好教训一下这孩子不可!

    “玉生!你又犯什么混呢?哪家的侄儿敢动手欺负他大伯娘的?你还不快跪下给我认错?”大伯怒气冲冲的吼了一句,这一声吼却是把在西屋的萧清秋也喊了过来。

    萧清秋是大伯家的孩子,今年十九了,听到堂屋里爹娘又是怒又是骂的,便知道准是玉生又惹了家里人生气了!玉生是什么样的人,这两年干了不少的浑事,萧家人也都是知道的。于是二话不说的就出了西屋拿了院子里的铁锹就进了堂屋。

    这堂屋一时间顿时乱作一团,一个举着扫帚,一个拿着铁锹就要往玉生身上招呼,玉生跳来跳去的躲着,萧月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吓的边哭边求着大伯,“大伯,求求你了,快让他们停手,这大过年的,要是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好?”

    大伯才不听她的那一套,他自己觉得,就是因为自己人太好,心太软,这玉生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欺负自己媳妇的,要是打从一开始他就强势一些,这些晚辈哪里会这么欺负到自己头上来呢?!

    萧清秋举着铁锹拍来拍去,却是没连玉生的身都没挨到,他气的咬着牙恨恨的一铁锹又拍了过去,玉生痞痞的,一面嘻嘻哈哈的跳开,一面出了堂屋就往外跑,嘴里还喊着:“好啊!我要找族长告你们去!这大过年的,你们家就这么招待人啊?还亲戚呢!连个屁都不如!”

    “你!”萧清秋气的直打哆嗦,扶着铁锹站在那里喘粗气,“爹!你就不管管这老三家的啊?”

    大伯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他也是气的不行的,“管!这家都分了,人家能来也是情分了,还不是你们嫌这嫌那的才打起来的?败家的娘们!要不是你多嘴,这大过年的也打不起来!”

    大伯娘一听可不乐意了,“哎?怎么就怨我了?我还不是为了多给你们弄点口粮?老三家有吃的照顾着点我们又有什么不对的?还有这萧月,当年老三家的生萧月还是我照顾的月子呢!现在她反过来就忘了本啊?”

    这话其实也没错,大伯也知道现在家里没什么吃的,他媳妇这还不是为了家为了孩子?所以听了这话也不再说什么了。

    “爹!娘都是为了我们!你怎么能责备她呢?”一旁的萧清秋倒是不依不饶起来,他红着眼睛瞥向萧月,瞪了一眼,“你这死妮子哭什么哭?是你娘死了还是你姐死了?大过年的来我家哭丧呢?再哭就毒哑了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