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50章 一无所有了

    青青哭泣,不禁让段泓毅悲从中来、泣不可抑,他一面默默掉泪,一面紧紧抱着青青出声哄着,之前的担心和痛心瞬间淹没了整个心头儿!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换了是谁面对自己的妻子如此状况也会忍不住跟着掉泪的!更何况,他的第一个孩子就这么没了,心底也是很难过的!

    雅雅、萧月也在跟上坐着,见两人哭的稀里哗啦的也忍不住跟着掉泪了,很少见一个大男人落泪的,段泓毅却是为了青青嘤嘤哭泣,这让任何人见了都会跟着心情沉重起来。

    青青娘心里却是恨的要命,刚才青青提到的金子她可是听的一清二楚!之前雅雅讲起土匪进村的事时并没有提到金子的事,这会儿由青青亲口说了出来,让她听了真是恨的牙痒痒!

    金子啊!她活了几十年了都还没见过金子是长什么样呢!你说这闺女,家里有金子咋就没想起来给她这个当娘的送来些呢?现在可倒好,都便宜了那些土匪了!哎呦她的那个心肝啊!心疼死她了!就算是让她看看金子是长什么样子也好啊!有好东西就不知道往娘家弄的,你说这闺女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啊?!

    见两人哭的心痛,青青娘真是又气又心疼,毕竟是自己的亲闺女,如今都这个样子了,她能不心疼吗!想要好好宽慰一番,可金子的事又让她恨得咬碎牙,最后想了想,唉,就算那些金子给了她,还不和自己攒下的那些银子一样是要落入土匪的口袋的?

    最终她抹了把泪醒了把鼻涕,才说道:“好了,人醒了就没事了,天也不早了,都歇着吧,明天就是二十六了,家里还好多要忙的呢!”

    她说着也就走出了西屋,萧月和雅雅劝解了一番,也跟着去了东屋。

    “对了!泓毅,咱家的地契呢?我放在炕下土砖里了,你快去看看啊!要是地契也没了我们就真的全完了!”青青突然说道,由于话说的太急,又是大病中,紧接着就咳了起来,“咳咳咳……你快……咳咳……去看看啊……咳咳……”

    段泓毅连忙又帮着拍背抚胸的顺气,“地契没了就没了吧,如今你养好身子才是最重要的事,等过了年,我找村长想想办法,也许可以再补一张地契呢!好了,你身体弱,好好休息。”

    青青一听地契没了,心里又是一阵难过,你说她咋就这么命苦呢?本想着有金子有房子,然后生了孩子就想办法做点小买卖,将来指不定也能发家致富当个小地主婆呢!这下可好了,金子没了,房子也没了!孩子……

    她连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平平的……

    “我的孩子呢?”话才刚问出,她便知道是事情大条了!这话不是明知故问吗?你说跌下山坡孩子还能保得住吗?她咋就这么倒霉啊!小嘴一撇,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她穿来这里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前世想要保住这个孩子,如今孩子没了,她要怎么和自己的前世交代?

    “天杀的土匪!他们抢我金子,烧我房子,还害了我孩子,这梁子老娘是跟他们结定了!”这下她真的是一无所有了!

    恩!结定了!这梁子和他段泓毅也是结定了的!

    段泓毅又安慰了一番,孩子还会再有,养好身子才是最重要的,青青才醒本就虚弱,闹腾了一会也就又睡了下去,而段泓毅躺在边上,心里却是犹如刀绞,久久不能入睡!

    隔天,腊月二十六了,青青小产只能呆在西屋,要避风避凉避门户,过满一月才能出门,雅雅脚伤也没好透,家里就萧月和青青娘忙前忙后的收拾准备着,玉生一早起来又不知道跑去了什么地方,惹的青青娘好一番的唠叨。

    青青醒来后也就没在发热了,之前抓来的中药又熬了一副,喝了之后人也轻快不少,段泓毅这才放下心来。

    昨天打来的那些猎物是准备让家里过年用的,段泓毅起了个大早将那些东西都收拾了出来,然后才拿了家伙儿上了山,今天再去打猎就是为了卖些银子换粮食了,趁着年前二十七最后一集,但愿猎物都能卖上个好价钱!

    一天的忙活,之前集市上买的东西都被收拾的差不多了,蒸了几锅馒头,鱼被切成了块儿用油炸了,菜干也都泡了水,等沥干了好腌成咸菜,豆子也泡了水,等明天泡开就能磨豆腐了。那些猎物也都收拾了,狍子肉炖了放罐子里,吃的时候热一热就成,猪肉留一部分吃,一部分就挂在院子里风干。

    那些猪下水什么的也都舍不得扔了,肠子洗了干净煮了吃,猪蹄炖了给孩子解馋,猪心猪肝和葱爆炒了也是一盘菜,猪血也被灌成血肠,风干后炒了炖了都能吃的!以前这些东西都是没人要的,这年头不比往年,就连猪肺都被煮熟留着炒菜用了。

    今天段泓毅回来的倒是挺早,还带回了一些米和面,听他说是在山上打了一只狍子和一头野猪,才刚扛到镇上就被人看上买了去,因为过年的缘故,很多有钱人家都争抢这买野物的,段泓毅就琢磨着,等明天再去山上碰碰运气。

    第二天就是腊月二十七了,眼看着到了年根儿,村里很多人家还都正沉浸在土匪的事情中,有人一蹶不振的在家等死,有人耗着村长求说法,有人哭哭啼啼毫无主见,却在见段泓毅打猎换了粮食后才猛然醒悟,等死也没用,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踏实务实才是王道!自己家眼瞅着就要断顿了,不如跟着一起上山去碰碰运气,就算是能抓只野兔什么的也好啊!

    于是二十七这天,村里不少人都跟着段泓毅上了山,冬天里猎物本就少,上山的人多了反而打不到猎物了,一群人分散开,拿着弓箭四处寻,到头来也是不少人空手而回的!段泓毅是打猎的好手,也只是才猎了两只野兔。

    估摸着是人太多,野物吓的不敢出来了吧,段泓毅早早的就下了山,两只兔子分了一只给同行的人,另一只带回家腌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