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王赢政

第二百零二章 楚国内乱

    这也是王禅愿意出仕的原因之一,毕竟一个人呆的时间久了,也容易闷得疯魔,山中生活虽然悠闲,但到底避世久了,总得要换换口味儿,一天到晚一个人静坐着,没人说话,也没个乐子发,这样活的时间再长,也容易出现问题,不如像如今一般,在秦国,有人陪,还可以教授弟子,比起以前的生活,虽然少了清悠,但却不知好了多少倍。

    茶汤在炉中‘咕咕’的冒着泡,一旁禹缭坐着抓耳挠腮,看着王禅不紧不慢的与嬴政对弈,恨不能将他挤开自己上前下棋才好,那头嬴政似是漫不经心的将棋子放在棋盘上,表情温和带着一丝微笑,只是下手却是杀伐而果断,一下子便将王禅的退路给封锁了,棋盘上满是杀机!

    禹缭看王禅皱了眉头捏着棋子沉思不语,忍不住就着急道:“师尊,在这边,这儿,自损几颗棋子,却能再挣得一条生路!”

    王禅‘啪’的一下拍在禹缭手背上,冲他语重心长:“子缭何必如此心急?观棋不语,乃是真君子,如此这般,实乃小人之举!”说话间,他已经将棋子放到了刚刚禹缭所指的地方,果然自己捡了几颗白子之后,棋盘上原本被封死的棋局顿时挣出一片大好生路来,王禅不由眉开眼笑:“大王心野重志,实是棋弈刚毅……”他话未说完,外头便已经有侍人疾步朝殿外的走廊下过来,跪伏在殿门口。尖细着声音回报道:“回大王,玉夫人有孕。”

    这话一说出口,殿内众人都是愣了一下!

    兰陵玉儿之前被带回王宫之后,就被嬴政以其名封为玉夫人,此时一听说兰陵玉儿有孕,王禅愣了一下,接着嘴角边露出一丝笑意来。嬴政也是愣了一下,自然立即便起身。因上一世的原因,又且不愿秦国往后因自己子嗣甚多而令儿子们起争位之念,这些年来嬴政一直未曾让宫中诸人怀有身孕。兰陵玉儿腹中的孩子。还是头一个!嬴政两世为人,如今算起来也都是活过五十多年的人了,可这有孩子还是生平头一遭,任他心思复诈深如海。此时也难得脸上露出真切的笑意来。立即起身也顾不得与王禅二人招呼。大踏步往内宫行去了。

    王禅留了下来,并没有起身的意思,一边将刚刚嬴政捏在手中听到兰陵玉儿怀孕时随意扔在棋盘上的棋子又捡了起来。想了半天之后才又重新放了下去,笑了起来:“大王足智而多谋,谨慎而细微,某只当他随手一放棋,却未料他心中早已经有所谋。”刚刚嬴政看似焦急之时随手放下的棋子,王禅试着走过几次,却突然间发现这棋就下在此处是最妙,嬴政看似不经意间的举动,实则是早已经深思熟滤过,更有甚者,一盘棋局早已经在他心中,他已掌握大局,对自己要走的步伐早已明了,甚至是将自己要走的路数已估在其中。

    更有甚者,可能自己的每一步棋,都是被他逼杀至此!

    王禅忍不住笑了起来,丝毫没有输棋之后的不甘与羞恼,反倒是拂着长须哈哈大笑:“大王胸有沟壑,此局便如同天下,尽数在大王心中,便是某也随大王之意而走,果然不愧为王者。”禹缭本来听到兰陵玉儿有孕时还有些欢喜,此时听到王禅这样一说,顿时又像是明白过来了什么,刚刚自己与王禅急着自毁棋局而杀出一条生路,此时看来,竟然是早已经在嬴政意料之中,甚至是让他逼得两人不得不如此而做,一盘弈棋看似不起眼,可实则从棋局便能推算演练到人心!

    竟然将人心与大局算计到如此地步,难怪王禅此时赞不绝口!也不知嬴政小小年纪,如何来得如此心计与谋算,莫非当真嬴政是上天命中注定要一统六国,结束乱世之人?若当真如此,得君如此,且能辅佐嬴政成就一番千秋霸业,往后扬名后世,当真是不世之功绩!

    禹缭一想到此处,纵然他已经活了多年,心性早不如年轻时候易波动,可一想到如此伟绩往后能流传后世千秋百载,他顿时也忍不住跟着有些激动了起来。王禅看着徒弟脸上的笑意,并未开口,事实上他自己心中此时也是惊骇无比,嬴政如此能耐,实在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原本以为秦国气数不久,可如今看来,嬴政如此能忍会算,且到如今未曾使后宫诸人有过身孕,偏偏第一个怀孕的,是兰陵玉儿!

    如此一来,鬼谷纵然是看在兰陵玉儿的份儿上,往后对于她肚腹中的主子,恐怕也不得不多加维护,不过是一个未出世的婴孩儿,却能换来鬼谷一脉忠心相护,顺手而为之的事情,偏偏王禅想通了,可又不得不心甘情愿踏入嬴政的算计之中!鬼谷避世多年,往后若是再避世下去,恐怕最后真正的结果便是消弭与世俗之中,也不知是否天意,但如今既然鬼谷已与嬴政有缘,那说不得鬼谷中人便也要出仕一回了!

    嬴政十六年,玉夫人有孕,这是嬴政头一个子嗣,秦国上下得知这个消息时,举国狂欢!而与此同时,邯郸城中,一个娇媚的少女在听到这个消息之时,脸上露出惊愕与不敢置信,以及隐隐有一丝嫉妒扭曲与难受的神色来。

    与此同时,楚国之中竟然传出受楚国三方势力而同封的楚阳候项燕叛楚的消息来!这消息一旦传出,世人对于项燕顿时都唾骂不已,项氏一族本来在楚国之中声望颇高,如此一来,项燕叛楚的消息一传出,紧接着又传出项氏父子为了隐瞒叛楚之事,而诛杀楚兵的消息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个时代消息闭塞,一切只靠口耳相传,消息越演越烈,到最后已经一发不可收拾,李园等人在如今潜伏在楚国中的王敖领人挑拨下,又得知项燕与昌平君勾结,意图收复楚国,自然对项燕亦是恨得咬牙切齿。在秦国一些探子的作用之下,项燕叛楚的消息自然在天下大肆传诵!内又有李园与负刍等人对其大加口诛笔伐,项氏一族尚在楚国之中的人尽数被抓了起来,如此一来,项燕腹背受敌,敌我双方都口称其叛国,他便是一片忠心可昭日月,自然亦是无人可信!

    只是项燕亦并非普通之辈,他如今虽然臭名加身,就连项氏一族亦受他连累,在楚国之中的项氏族人已被李园等人抓起来砍杀大半,但越是如此,项燕越是坚定了要匡扶楚国,铲奸除李园等小人的决心!他如今尚有兵力在手,虽然兵力不足五万,但这些留下来的人中,都是对他极为忠心之辈,个个都是精锐,项燕此时也不敢再回楚国都之中,就怕李园等人设套等他回去。

    如今既然已经背了一个奸邪之名,项燕心中一狠,也索性便应了那逆贼的名声,将队伍自新郑出来,又后怕王贲有追兵到,一路东躲西藏,在楚国郢陈处停了下来,与楚国现在的国都巨阳隔着河水相对,项燕此时已经被逼得毫无退路,他索性也一不做,二不休,令人将郢陈处将李园等人留在此处的势力连根拨起!郢陈昔日作为楚国的旧都,李园等人对此处自然颇为看重,三方势力各自都在此设了军营,只是项燕为人老谋深算,由他亲自领兵,再利用几方势力的相互猜忌,轻易便将郢陈收入了囊中。

    既然在当世之中项燕已经背上了叛徒之名,他索性就在此处拥立昌平君熊启为王,并立誓辅助熊启一统楚国,驱除李园等奸侫小人!

    昌平君称王一事传回咸阳之中时,纵然是嬴政如此一向冷性情的人这会儿听到亦忍不住笑了起来。楚国原本一分为三,国力便大大消减,可偏偏现在项燕又拥立昌平君为王,一国却出四王,传扬出去,当真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秦兵尚未踏入楚国之中,楚国便已经自己起了内乱,纵然项燕能辅佐熊启一统楚国,可经历过这场内乱,楚国国力大为消耗,莫非他还当楚国光凭一些经历过内乱,身心皆疲惫的士兵挡住秦国兵力?

    嬴政虽然未曾亲自与项燕相对,但只从影武者等人的回讯中,以及王贲与其对战的三言两语便已经隐约能猜得出些此人性格来,如今他已经为楚国一统而着了魔,楚国分裂对于他来说,已经成为一个心结,此结不解,恐怕项燕此生难以瞑目!就算明知楚国内乱易遭人入侵,但他依旧是却是一意孤行。

    历史的脚步虽然因为嬴政的努力而轻微改变,但该要发生的事情,却依旧会如数发生。历史上的项燕拥立昌平君熊启为王之时,已经是多年之后的事情了,可偏偏如今王贲之毒计却逼得这两人不得不仓促行事称王。该来的总会到来,纵然因为嬴政派遣王敖为间之故,使得楚国一分为三,但项燕依旧是领兵杀入巨阳之中,斩杀李园等人。一时间楚国血流成河,尸骨堆积成山!(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