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赏罚分明

    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

    这句话一点也没错,第二天一大早,白牡丹就醒来了,撑着下巴痴痴的望着睡梦中的叶枫,嘴角不自觉的就含着温柔的笑容。

    她容光焕发,脸蛋红润,平时那双有些冷酷的眼睛里也充满了如水的柔情,简直就是一个柔媚入骨的美少妇,美艳不可方物。

    不得不说,女孩和女人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魅力不可同日而语。

    昨晚耕耘太久,累坏了叶枫正在呼呼大睡。

    不过,他很快就挑了挑眉,到了内家四层中期以后,他的精神力大增,对外界的感知也更加敏锐,就像现在,虽然在睡梦中,可依旧感觉到有人在盯着自己,让他心底升起一抹警惕心,于是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一睁眼,就看到了如花痴般盯着自己看的白牡丹,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迷糊道:“牡丹,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现在才六点多呢,继续睡觉吧。”

    以往的楚天,在六点多时就已经起床修炼了,他修炼的九转归一到了第四层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在清早太阳初升的时候吸收东来紫气,可今天,他却不想起床。

    实在是昨晚被累惨了,无精打采,眼角也有一圈黑眼圈,腰酸背痛更是自不多言,好像作业被狠狠蹂躏了一夜的是他似的。

    当然,叶枫毕竟不是普通人,就算一晚七次郎,最多有点疲劳,只要修炼一阵子就能恢复过来。

    “老公……”

    看着叶枫又眯着眼睛要继续睡觉,白牡丹拉着叶枫的胳膊,娇滴滴的喊道,声音酥麻入骨。

    就算是昨晚叶枫听过她喊了不少次,特别是他在关键时候捉弄白牡丹时,白牡丹不断的娇滴滴喊着老公求饶,让叶枫的大男子主义大为满意。可现在一听到这娇滴滴的声音,他依旧心中一个激灵,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

    “牡丹,有什么事儿就说嘛。”叶枫干脆坐了起来,笑着问道:“是不是担心牡丹会的事情?”

    白牡丹白了叶枫一眼,摇摇头。

    “那是什么?”叶枫疑惑,难道这妮子还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成?

    白牡丹脸颊羞红的看着叶枫,声音弱弱的道:“我要继续修炼!”

    “嗯,那你继续修炼……啊!你要修炼?”

    叶枫想也不想的就要点头,可突然想起了什么,不由得惊呼一声,一脸怕怕的表情。

    “是呀!我想早日修炼出劲气,成为内劲武者,好帮你嘛!”

    白牡丹嘻嘻一笑,在叶枫还有些呆呆的时候,一下子把叶枫推到了下去,然后她自己骑在了叶枫身上。

    “啊!女色狼耍流氓了啊!”

    “呵呵。”白牡丹笑了,笑的很甜蜜,很有诱惑力,眨了眨眼睛,“老公,你昨晚不是说我们要多多修炼么?怎么现在反悔了?”

    叶枫苦逼的苦笑一声。

    话说,在昨晚他以修炼为名,把白牡丹折腾的够呛,特别是在初期,他叶某人更是大展男人雄风,把白牡丹杀的片甲不留,苦苦求饶,让叶枫感受到了极大的快感。

    可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惨痛的。一夜几次消耗精华也就算了,真正对他身体消耗最大的,是劲气的流失,为了让白牡丹更快在体内滋养出劲气,叶枫几乎是用消耗自己的元气来为白牡丹打开修炼最重要的一环——蓄气。

    所以,叶枫才会感觉到这么疲劳,而白牡丹不但显得人比花娇,还精神十足。

    “白牡丹,你这是报复!”叶枫咬牙切齿道。

    “咯咯,我亲爱的老公,难道你不行了?”

    白牡丹眨了眨眼睛,红润娇媚的脸上满是戏谑之色,算是报了昨晚被叶枫捉弄的仇了。

    “哼,白牡丹你这是找死!你以为趁我虚弱就可以骑在老公我的头上?”

    叶枫突然冷笑一声,然后一个翻转,把白牡丹给压在了身下。

    而与此同时,叶枫猛地吸收玉佩中的神秘元气,玉佩中的神秘元气精纯无比,很快叶枫就恢复如初,再次变得精神抖擞。

    白牡丹很明显感觉到了叶枫的变化,瞪大了眼睛,很是惊讶,她没搞明白,刚刚还焉巴巴的叶枫,怎么一下子生龙活虎起来了?

    “啊嗯。”

    还没搞明白原因,白牡丹突然感觉叶枫又开始进攻了,不由得轻轻低吟了一声。

    “老公,你饶了我吧,以后我再也不敢捉弄你了。”

    没多久,气喘吁吁的白牡丹再次娇滴滴的求饶。

    “哼,你们女人啊,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叶枫坏笑道:“所以,这次要好好惩罚你!”

    “啊,不,不要……”

    “那你怎么感谢我啊?”叶枫笑眯眯的道。

    “你想怎么样我都答应你还不行嘛。”白牡丹弱弱的道,她额前细密的汗珠粘着几缕发丝,脸蛋红扑扑的,看起来妩媚极了。

    “哈哈,好吧那朕就饶了爱妃你!”叶枫哈哈大笑,很是得意。

    又是一番大战后,终于云消雨散,只剩下一脸满足的两人,这一次没有修炼,两人都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满足。

    在床上耳鬓厮磨了好一阵子两人才起床,在叶枫的无耻下,还洗了一个香艳的鸳鸯浴,随后叶枫在客厅想以后对付清洪的事情,而白牡丹却如新婚小妻子似的,带着幸福的笑容去厨房给爱郎做早餐。

    白牡丹的手艺很好,虽然只是熬的小米粥和一叠小菜,吃起来也很美味。吃过早餐后,两人又磨蹭了一阵,才换好衣服下去。

    白牡丹换上了一套黑色的皮衣皮裤,显得非常冷艳和有气势,女王风范十足,一点儿也没有在叶枫面前的温柔如水。

    不得不说,女人是善变的。

    叶枫看着她气质的变化,心中很有成就感,数百人心中冷艳强势霸道无比的大姐头,在自己面前就是一温柔的小羊羔,男人做到这份上,也算是成功了。

    “哥,大姐,你们下来了,昨晚睡得好吧?”

    刚下楼,白小强就冲到他们面前,一双眼睛如雷达似的,不断在叶枫和白牡丹两人脸上扫描,这事别的能力不强,可在女人方面却非常精通,很明显的发现了姐姐气质的变化,不由得嘿嘿笑道:“哥,不,现在我该改口叫你姐夫了!姐姐,恭喜你成功的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

    “你小子讨打是吧!”白牡丹脸蛋一红,嗔怒的一脚踢向白小强。

    白小强嘿嘿笑着躲开。

    “老大,恭喜恭喜。”

    “叶老大,牛逼,连我们大姐头都泡到了。”

    “哈哈,叶哥好样的,这下我们大姐头终于不再是孤单单的一个人了,可喜可贺啊!”

    李强和周英等人也走了过来和叶枫打招呼,李强这厮还不断对叶枫挤眉弄眼。

    而周英,却心中有些黯然。不过随即摆正了心态。也好,既然连最后一丝幻想都破灭了,那是该开始自己真正的感情了。

    “哈哈,今天是大好日子,我请大家喝酒。”叶枫哈哈大笑,显得很是高兴。而白牡丹在小弟面前还能绷住脸,可在非常熟悉和她***天下的元老们面前,也没法拿捏,显得有些娇羞。

    一番笑闹后,大家就散了,虽然叶枫和大姐头在一起,的确是牡丹会的大喜事,可以让牡丹会所有兄弟共同庆祝,可今天明显不是好机会,毕竟清洪的人要过来,搞不好还有一场大战,所以庆祝的日子就选择了在以后。

    二十亿,不是个小数目。

    就算是产业庞大的清洪也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拿出来,毕竟这是现金,而不是资产,要想随时都能拿出二十亿流动现金的公司,起码公司总资产也是数百上千亿的大集团才行。

    所以,直到快到中午了,皇甫奇的人也没来赎皇甫生,叶枫一丁点都不急,慢悠悠的等着就是了。

    突然,一个小弟急匆匆的跑来了,脸色有些焦急的汇报道:“老大,大姐头,皇甫生好像发烧了?现在还没醒。”

    白牡丹李强周英等人脸色一下子紧张起来,全都坐不住了。

    “走,去看看。”

    叶枫也豁然起身,拉着白牡丹就往地下室走去。

    这还是叶枫第一次来牡丹会总堂的地下室,面积很宽,还有一个小窗户用来采光,可是因为阳光照不进来,显得有些阴森潮湿。

    地下室最东边墙角有一张床,只不过床上面没有什么东西,显得空荡荡的,而皇甫生正蜷缩在床上,牙齿不断打颤,还在说着一些胡话,显得有些神智不轻了。

    “好烫!”

    叶枫一摸皇甫生的额头,感到一阵滚烫,应该有40度了,脸色凝重道:“皇甫生发高烧了!”

    昨晚皇甫奇被淋了雨,一夜都穿着湿衣服,加上没有被子受凉,以他的体质,不发高烧才是怪事。

    顿时间,白牡丹一脸冰冷的对看管皇甫生的负责人道。“我不是叫你拿一床被子,和一套干的衣服给皇甫生吗?你是怎么办事的?”

    “大姐,我……”

    那负责人顿时一脸冷汗,大姐头的确是吩咐过的,可因为这次清洪让他一个兄弟,而且是亲兄弟重伤,于是私自的没有照办,准备好好折磨一下皇甫生,算是给自己兄弟报仇。

    可哪知道,一夜过去,皇甫生就重感冒了。

    “我知道你的心思。不过,你知不知道,要是皇甫奇真的在我们这儿出了大事,你知道后果吗?”白牡丹脸色冷的吓人,重重的道。

    “大姐头,我错了。”

    “哼,牡丹会有功必赏,有错必罚!既然如此,按照规矩,下去领罚吧!”白牡丹烦躁的挥了挥手,随后她连忙道:“快把皇甫生送去医院!”

    可刚刚把皇甫生抬到底楼大厅,白牡丹的手机响了,牡丹会明面上控制的一家公司的财务总监给她打电话,清洪的赎金已经到账了。

    而这也意味着,清洪的人马上就要过来接皇甫生了!

    “怎么办?要是让皇甫奇知道他儿子发高烧,肯定会发狂的。”白牡丹焦急的问道。

    如果在交易没达成前,皇甫生就算发高烧也没多大事情,可现在不同,和皇甫奇谈判好了,也收了天价赎金,可他儿子还被如此折磨,皇甫奇肯定会立刻撕破脸皮的。

    叶枫摆了摆手,沉声道:“别急。我试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