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真疯了?

    江州人民医院。

    手术室门前亮着红灯,说明还正在手术中。

    手术室门外,刘立新脸沉似水的抽着烟,在他旁边,一个雍容华贵浑身珠光宝气的中年美妇嘴里不停的碎碎念着什么。

    “我能说你别嘀咕了吗?烦不烦啊。”刘立新一口吐出烟嘴,朝着中年妇女吼道。

    中年妇女愣了一下,随后脸色也一下子难看了起来,原本姣好的面容此刻因为愤怒显得扭曲之极,咆哮道:“刘立新,你有什么资格吼老娘?老娘为自己儿子祈祷有错嘛?你还算个男人吗?你儿子被如此欺负,以后都没脸做人了,你还当屁事都没有吗?有本事去报仇啊!”

    “闭嘴!老子说了不报仇吗?”刘立新怒道。

    叮!

    当中年妇女刚要回击的时候,红灯变成了绿灯,也就意味着手术结束,两人瞬间结束了争吵,都期待的等着手术室大门打开。

    刘文杰是他们唯一的儿子,而且是老来得子,自然宝贝得不得了,希望儿子能平安无事。

    吱呀。

    没等多久,手术室大门打开,几个医生和护士推着救护车出来了。刘立新两人连忙冲了上去,焦急的问道:“医生,我儿子没事吧?”

    “刘董,刘太太,两位请跟我到办公室里面详谈。”主治医生面有隐色,犹豫了一下说道。

    听了主治医生的话,刘立新和中年贵妇脸色一变,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亦步亦趋的跟在医生屁股后面。

    到了办公室,来不及等主治医生喝口水,中年妇女就面色急切的问道:“医生,我儿子他没事吧?”

    “刘太太,贵公子原本只是中了烈性**,而且还发泄了一阵,原本是没多大问题的,最多也只是发泄过猛损伤一下精元,调理一段时间就没事了。可是……”说道这儿,主治医生暂停了一下,看了看刘立新夫妻两的脸色。

    毫无疑问,两人的脸色是阴沉如水的。

    因为,任谁都听得出来,这个可是后面没好话。

    “可是什么,你快说啊!”刘立新的老婆吼道。

    “可是,你们不该打伤他在送医院,因为贵公子中了烈性**,还没有发泄出去,而烈性**会刺激肾上腺,会分泌大量的肾上腺素,而肾上腺素分泌过多就会刺激人体……”

    “别他妈罗里吧嗦,我只想知道我儿子到底有没有事!”

    主治医生的解释还没说完,刘立新的老婆就张开血盆大口怒吼道,此刻她心中焦急万分,哪儿有心思听医生解释。

    主治医生脸色一变,心中升起一抹怒气,好歹自己也是医生,竟然如此侮辱,把自己当成你们家企业的员工想骂就骂吗?哼,有这样没教养的母亲,怪不得能教出如此纨绔的儿子!

    江州四少的大名,或者说恶名,他也是听说过的。也是刘家的权势太大,不然他就不伺候了。

    “医生,不好意思,她太心急,担心儿子身体了,你体谅一下做父母的心情。”刘立新狠狠瞪了自己老婆一眼,打圆场道。

    “理解理解。”

    医生勉强笑了笑,也不再废话说道:“因为没有及时的治疗,贵公子大脑、神经受到刺激,加上受到刺激的太大,可能会有发疯的症状。”

    “什么?”

    一听到医生的话,刘立新和他老婆惊呼一声,猛地蹦了起来,两人的脸色黑的跟锅底似的。他们万万没想到,会有如此严重的后果,刘文杰是他们唯一的儿子,听到这个消息,只觉得天旋地转,快要崩溃了。

    “不可能,我儿子怎么可能成为疯?医生,肯定是你弄错了!”刘立新老婆哭天抢地的说道。

    “刘太太,你别激动别激动,我只是说有这个可能,并不真的就是这样,具体结果要等明天早上贵公子醒来时候才知道。”主治医生见刘立新老婆嚎啕大哭撕心裂肺的样子,连忙安慰道。

    其实,主治医师之所以说的这么严重,也是没有百分之百把握治好刘文杰。毕竟,耽搁时间太久了。

    原本,刘文杰从凯斯酒店到医院就要花费大半个小时,而已经到了夜晚凌晨了,医院根本就无法第一时间安排手术,等医生到了的时候又花去近一个小时,这样一来,前前后后等从被打昏送到医院手术,中间足足隔了快两个小时。

    而这两个小时,刘文杰是昏迷的,在前一个小时里,甚至都没有喝一口水,用排汗方式排泄出来的毒素其实很少很少,大部分都留在了刘文杰的身体内,加上刘文杰被打晕,大量的激素直接刺激了大脑神经。所以,才有可能成为疯子,但也只是可能,而不是一定。

    听到医生的话,刘立新的老婆顿时不哭了,欢天喜地道:“我儿子肯定会没事的!”

    刘立新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因为担心儿子,刘立新夫妻俩干脆就不回家了,守在了医院。虽然住的是豪华病房,有特护专门照看,可他们放心不下,要在第二天一早确认儿子确实没大问题才能彻底放心。

    刘立新老婆守在儿子病床,为儿子祈祷,而刘立新看了几眼后,进了里间用于家属居住的陪护房间,他没有急着休息,而是点着一支烟,沉思了起来。

    今晚上的事情,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他一定要报复回来!

    他再次回想起了叶枫看到自己时说话的语气和表情,琢磨了几遍,更加确信叶枫知道自己请杀手暗杀他的事情,再联想到今晚上叶枫的举动,刘立新得出了一个不愿相信的结论:

    杀手已经动手,但反被叶枫杀了,而且叶枫还从杀手哪儿获得了自己的信息,所以今晚上是叶枫来报仇的,要不然根本没那么多巧合!

    “混蛋,就算你功夫再厉害,老子也要报仇,现在已经不死不休,不是你弄死我刘家,就是我弄死你!”刘立新眼中闪过一抹杀机。

    他不傻,到了目前的境地,他和叶枫没有丝毫讲和的可能,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既然阴谋杀不了你,那老子就用阳谋!”

    很快,刘立新琢磨出了一个对策。

    这一夜,刘立新夫妻辗转反侧,彻夜难眠,直到天亮时,实在太过困乏,他们才浑浑噩噩的睡去。

    ……

    刘文杰双眼呆滞的呆坐在床头,面无表情,就呆呆的望着窗外,两眼无神,没有丝毫的焦距,活像一个傻子,再也找不到当初那个高傲的不可一世的骄傲模样。

    突然,一个清理卫生的环卫阿姨出现在他的视线中,看到这个阿姨,他的面色陡然一变,脑袋中莫名的闪现着一幅幅不堪回首的片段,一个个又老又丑的女人朝自己走来,扒了自己的衣服,一口又黄又有龅牙的大嘴不断在自己身上亲吻……

    唔呕!

    想到那不堪入目的画面,刘文杰恶心的狂吐起来,冷汗直冒,脸色苍白,眼中还有着一丝丝惊恐。

    作为特护病房,自然会有陪护,见刘文杰狂吐不止,连忙上去给刘文杰整理一下清洁。

    刘文杰眼睛越来越花,越看这个漂亮的女陪护像那几个又老又丑的妓女,嘶声力竭的吼道:“滚,滚开,你们这群丑八怪!”

    “刘少爷,你别激动,我对你没……”

    “给老子滚,不要靠近我,滚,啊不要靠近我!”

    “刘少爷……”

    “滚,给老子滚开!”刘文杰状若疯狂,双手不断舞动,好像要用此来抵挡陪护朝着自己前进。

    陪护完全不知道刘文杰发什么疯,看着刘文杰这样吓了一大跳,昨晚上她就接到了护士长的要求,一定要照顾好这个病人,不然就等着卷铺盖滚蛋吧。

    所以,看到刘文杰好像发疯一样,不但没有离开,反而朝着刘文杰靠近了,可没想到刘文杰突然发了疯一般,面色狰狞的朝她抓来,一只手抓着她的头发,另一只手不断朝着她身上扇着。

    一边打,一边恶狠狠的说道:“老子打死你这个老妓女!”

    碰,啪,砰!

    一巴掌接着一巴掌,完全不留情,几巴掌下去护士那清秀白皙的脸蛋被打的红肿起来,女陪护被打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惊恐失色的道:“刘少爷,我是你的陪护,不是什么老妓女,你放开我。”

    “你就是老妓女!还想抵赖,你敢**老子,老子今天不打死你!”刘文杰如同发疯的拉扯着女陪护的头发,就是一阵拳脚猛揍。

    “救命啊,救命啊!”女陪护嘶声喊道。

    护士的叫喊声惊醒了里间的刘立新夫妇,两人还没搞清楚状况,又听到刘文杰状若疯狂的咆哮声,顿时一惊,连忙爬起来跑了出去。

    “儿子,儿子你怎么了?”

    看着儿子像发怒的野兽似的,毫不留情的殴打护士,刘立新老婆顿时焦急不已,她不是担心刘文杰打伤了护士,而是担心儿子真的发疯了。

    她跑过去要拉刘文杰,可刚一到,便啪的被刘文杰狠狠打了一巴掌。

    “啊?儿子,儿子,我是妈妈啊,你怎么打妈妈?”刘母捂着脸不敢置信。

    啪!

    可刘文杰恍若未觉,又是毫不留情的一巴掌打了过来,还哈哈狂笑道:“哈哈,老子打死你这个老妓.女!”

    “儿子,儿子,你看看,我是妈妈啊,你不要吓我啊。”刘母哭着道。

    “不,你不是我妈,你明明就是那老妓.女,你这个老妓女还敢骗我,看老子不打死你,啪啪啪啪!”刘文杰根本就不理睬刘母的话,反而趁着刘母愣神错愕的时候,他狠狠的给了刘母一通狂殴。

    看着这个老女人一张脸被扇成猪头,刘文杰哈哈哈哈的狂笑起来,笑的那么疯狂,那么痛快,好像大仇得报似的!

    儿子真的疯了?

    而刘立新看着这一幕,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ps:不好意思,最近身体出问题了,南阳没想到一个感冒引出了那么多问题,不想解释太多,再说一句对不起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