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官场职场 > 官路飘香

072

    072

    看到冯武那一脸得意的笑,赵平安就警惕地站起来。

    冯武扬了扬手里的小型的dv,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我来给我们伟大的赵队长拍特写,等你死了以后,既使不能流芳百世,至少也可以遗臭万年。”

    “混帐!”赵平安就站起来,朝冯武扑过去。

    可惜,他那身板,哪是冯武的对手?而且差距不是一点点。冯武只是轻轻地闪,赵平安就扑了个空。如果他想跟赵平安打的话,赵平安早就趴下了。

    只不过,正副两个大队长在这里打架,传出去太离谱。冯武收起dv,“赵平安,有了这些证据,你认了吧!横竖一个死!”

    “你算哪根毛,信不信老子叫人砍死你!”

    冯武瞟了他一眼,朝身后的几个手下说道:“你们都听到了,他威胁我。到时上法庭的时候,你们都是目击证人。”

    说着,他也不急不缓地拿出支烟,悠闲地点上了。看着被砸得七零八落的县报社,冯武就叹了口气,“唉!做人还是低调点好。”

    刚才两个一交手,赵平安就知道自己不是冯武的对手,于是软下口气道:“你想怎么样?”

    “这句话你跟局长去说吧,如果他还能保护得了你,我认了。”冯武笑了一下,朝赵平安扬了扬眉毛,“好好跪着吧,听话。我就不陪你了。”

    看着冯武一行人远去的身影,赵平安象死鱼一样,变得阴沉起来。

    “冯武你小子给老子小心点!”

    上帝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赵平安现在就是这样的心态,他已经达到了疯狂的地步,被冯武一激,就更加一不可收拾。县报社也不管了,开着车子直接朝一家叫万花楼的娱乐场所赶去。

    想让我死,我也不让你们好过!

    万花楼是一个集休闲娱乐于一体大型娱乐中心,清水堂的总部都设在这里。清水堂应该说是沙县一个比较有实力的犯罪团伙。

    人数之多居然达到了四五百人,上次在东沙线上拦路打劫的也正是清水堂的人。一般的混混,扒手,顶多在车里进行小偷小摸,绝对不象他们那样敢公然抢劫,而且只为一个金戒指,把人家的手指都剁了。

    这么残忍的事,都出自清水堂的手笔。而清水堂这么嚣张的原因,赵平安有很大的功劳。每次局里有什么行动,总能从赵平安那里得到信息,而赵平安偏偏是王博的亲信。

    本来王博也对赵平安这个人产生了怀疑,只是最近纠缠于与崔键之间的派别斗争,他不得不再次重用这棵废柴。

    王博此刻也有点后悔,太信任一个人是当权者最大的错误,他万万没想到赵平安这么会生事。王博坐在办公室里,冯武敲门进来。

    冯武把一大堆的证据放在王博面前,王博似乎一点都不感到意外,只是冷冷地盯着冯武。“你们不要*人太甚!”

    冯武一点也不害怕王博那吃人的眼神,同样严肃地道:“我们只为民除害,还沙县一个安定。如果王局长再一意孤行,任这种人在世行横行,我想你迟早有一天会后悔的。”

    “轮不到你来教训我!”王博的眼神很冷,很犀利,这是唯一一个敢与自己顶嘴的下属。当了这么多年的局长,以前王博的老爸也是一位老乾警,前任公安局长,王博算是子继父业,但他还当上了政法书记,成就在他老爸之上。

    冯武在局长面前,一点也不显得害怕,他不吭不卑地道:“我哪敢教训您,只是提醒一下,不要被这种小人连累了你一世的英名。我想这些资料,足够让赵平安坐一辈子的牢。”

    冯武将一本材料和一崔键碟推了过去,“请局长甚重考虑。”说完,他就起身告辞。

    王博依然冷着脸,看着快要出门的冯武,狠狠地道:“告诉崔键,这份礼物我收下了。”

    “谢谢!”冯武从局长办公室出来之后,立刻就走出了公安局。

    天黑了,崔键开了会从市里赶回来,冯武立刻就向他汇报了一切。

    同样,王博也亲自来到郑茂然那里,将这几天生的事,详详细细地跟郑茂然汇报了。

    郑茂然拍着桌子道:“糊涂!”

    王博就不说话了,他也知道,自己坦护赵平安,只是为了与崔键斗气,争回一点面子。可他哪里知道,今天郑茂然开完会的时候,碰到了舒秘书长,于是他立刻很热情地去打了招呼。

    没想到舒秘书理都不理他,直接无视了他这个人。

    郑茂然半天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什么时候把他给得罪了?想不明白。

    回到又听到这种事,郑茂然心里就火了。他拍着桌子吼道:“是谁给他这么大胆子,敢砸县报社,这种人死有余辜!”

    王博没有吭声,因为赵平安这人到底是他的亲信,这么多年就落了个悲惨的下场?

    见王博没有动,郑茂然就叹了口气,“还愣着乾嘛?人家这是给我们留了面子,如果这样的事情捅到上面,不光是你,就算我这样县委书记也难逃乾系!”

    郑茂然说的是实话,崔键并不想将事情彻底搞乱,留一分面子,给对方一条退路。这是一种和平的信号,如果对方再不知道进退,那就只好等着玉石俱焚。

    赵平安的事毕竟有据可查,于情于理,都没法继续遮掩下去。从郑茂然家里出来之后,王博就长长地舒了口气,一脸无奈地钻进了自己的车里。

    “回局里。”只说了三个字,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到领导的脸色,就知道碰上不顺心的事了。这么多年,很少看到领导如此寞落,王博的司机就隐隐感觉到,沙县将有一场政治风暴。

    回到局长,王博连夜召开了紧急会议,立刻抓拿赵平安归案。

    这一次又败了,败得很惨,自己断了自己的手臂!王博很不舒服地躺在椅子上,用手按着额头。赵平安象个疯子一似,在关押室里跳来跳去。天天吼着要见局长!王博听得都烦了,挥了挥手,“把他的嘴堵上。”

    几个乾警下去,用胶布将他的嘴狠狠地缠死了,而且双手被绑,象个烂麻袋一样丢在关押室里角落。

    王博请了一个月的假,说身体不好,要到省城住院,在赵平安被抓后的第二天,他就离开了沙县。

    冯武暂时代替了治安大队长的职务,偏偏就这几天,沙县生了很多事。

    政委和几个副局长都感到大为头痛,刑侦大队长熊林峰是个没怎么有能力的人,平时也只能算是混混过日子,破案能力一般。

    王博象是未卜先知那样,离开了沙县一段时间。刚开始就是几家娱乐所场生了被勒索事件,沙县的几位投资商,晚上在ktv包厢里时,与小姐生了纠纷,然后坐台小姐就叫来了一伙人,把这几位投资商给绑架了,勒索二十万。

    后来几个人被打了一顿,每个人被交了五万块钱走人。这事投诉到派出所,派出所就只有向局里求助。

    第二件事,就是生在酒吧的*案,几名学生妹在酒巴里玩,结果被几个混混给强j了。这件事情闹得很大,学生的家长组织了百几十号个人,打着旗子,喊着口号到县政府游行。

    第三件事,药材公司家属楼的入室抢劫案。药材公司的经理家里,在半夜遭到了一伙歹徒入室抢劫,还把人家两口子扒光了衣服,吊在阳台上。

    案子一件接一件,弄得治安大队和刑侦大队的人焦头烂额,忙得窜上跳下,忙了十几天,也只是抓了几个小混混,治标不治本。

    沙县的局势变得动荡不安,市怨声载道,天天有人到县政府大楼门口静坐。

    崔键要求公安局限日破案,公安局里群龙无,下面人心涣散,没有组织纪律。政委和几个副局长之间相互推托,谁也不想接这个茬。

    王博躺在省城的一家医院里,不断地接到下面有人打来的电话,他就冷冷地笑了一声,“让他们去折腾吧!”这是个早就意料中的事,赵平安被抓,清水堂的人肯定要跳出来闹事。

    王博也不是搞不掉这个犯罪团伙,但是他不想动。沙县的治安稳定了,有他的功劳,但是似乎崔键更多一点。

    试想一下,如果你一个县长新来,县里的局势就搞得这么弄,上面怎么看你?没来的时候,这里还相对安稳,你一来就下面就反弹起来,说明你这个人有问题啊!

    王博利用古代这一招,托病不上朝,让你们去折腾。郑茂然似乎也默认了他这种作法。当然,清水堂犯罪团伙作案,是有针对性的,他们就是要打击一下你这个新来县长的士气,给你一个下马威。

    冯武又匆匆赶到县长办公室,问了句秦川,“县长在吗?”

    秦川道:“刚出去了,你先坐一下吧。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冯武是这里的常客,秦川自然不会拦他。给冯武倒了杯茶,安排他进崔键办公到候着。

    没几分钟,崔键就夹着个公文包进来了。

    “你来啦?”

    崔键放下包,在冯武对面坐下。“刚才去医院看了一下那几个受害者学生,了解到了一些情况。冯武,你一定要想办法,把那个犯罪团伙给端掉。”

    冯武就为难地笑了,“我也想啊,md这些人还威胁到我头上来了。昨天在家门口收到一封威胁信。”

    “这些人太过份了,一定要重拳出击,尽快还沙县一个稳定。”

    “只是我手里的人手不够,没法组织大规模的突然袭击。而且很多人与他们之间有来往,你还没去,人家就跑了,连个屁都抓不到!”

    冯武从崔键桌上拿出包烟,自顾自暇地点了支,“这不象乌林,二十几个人就可以搞定。据我这些天的调查,这个叫清水堂的犯罪团伙,至少有三五百人。就算我组织人手,正面与他们交锋的话,很可以伤到自己人。”

    崔键也点了支烟,深思起来。他当然知道,这些社会混混,很多人都是玩命之徒,得过且过的那种。身上带刀是经常的事,如果冯武带那么几个人去抓,估计被人家捅死都不知道。

    看書网小说首发本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