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1章 重生(修)

    墨幽幽坐在开往上阳市的悬浮车上,她怀里抱着一只手提袋,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一叠关于《圣灵》的游戏资料,那是她熬夜半个月整理出来的。

    她扭头将目光放在夜色渐深的窗外,映入眼底的是偶尔闪烁的灯光和倒映在窗户上的身影,墨幽幽忽然觉得心里空荡荡的。

    她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项坠,那是妈妈留给她的遗物。

    她很少去回忆过去,不是不想而是她不敢,墨幽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眸看着远处的夜空,依稀仿佛看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容。

    她苦涩的努力扯出一个笑容,无声呢喃,“墨幽幽,不要往回看,你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墨幽幽脸色苍白的闭上眼睛,脑海里翻江倒海的都是一幕幕鲜血淋漓的回忆。

    父母双亡的真相,大哥倒在血泊中的身影,向辉的背叛,一想到这些,墨幽幽的血液似乎都冷了起来。

    她的双手紧紧的攥住怀里的手提袋,眼中的痛苦和悔恨深深的埋在眼帘之下。

    等到墨幽幽再次抬眸,眼中翻涌的神色已经消失,只剩下一丝决绝。

    她扭头看着身旁的男人,这是她从上车后第一次认真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俊逸的面容上布满冷漠,优雅的坐在一旁低头看着手里的资料,只有她知道,在这样的一张面皮下是怎样的扭曲和阴暗。

    她伸出修长的手指将音乐打开,轻柔低缓的音乐慢慢响起,他抬眸静静的看着男人,轻声开口,“向辉。”

    向辉抬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不耐,“怎么了?”

    墨幽幽嘴角扬起一抹笑,右手从怀里偷偷的拿出藏好的遥控器,淡声开口,“你看这是什么?”

    在男人带着不耐烦的表情回过头的那一瞬间,她手中的遥控器猛然按下,轰隆一声,巨大的爆炸声音猛然响起。

    带着温热的鲜血溅到她的脸上,看着男人眼中震惊和阴狠的神色,墨幽幽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瞬间无尽的黑暗将她淹没。

    ***********

    头,疼的厉害,墨幽幽低声呻吟,背后传来一种/***/感,衣服黏腻地粘在身上很是不舒服。

    她模糊的还记得她为了给父母报仇,坐上悬浮车,然后爆炸声……

    她不是死了么?

    她有些疑惑,意识开始慢慢的回笼,墨幽幽慢慢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刺目的白,当她的目光看到窗前书桌上那台银色的光脑时,顿时猛地坐起来,双眼蓦地微眯,随即警惕的环视四周,但是一看之下又渐渐的疑惑起来,眼前这间卧室,此时看起来是那么的陌生而又熟悉,她的目光迟疑的看着每一处觉得眼熟的地方。

    对面的墙边立着一组黑白相间的衣柜,衣柜的把手上还吊着一只八九年前流行的复古娃娃,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穿着的米白色棉质睡裙,身下坐着的是浅蓝色的双人床,右边是一扇被百叶窗遮住的窗户,窗户下面摆放着一张米白色的书桌。

    看着这些陌生而又熟悉的摆设,她如果没记错的话,这里应该是十年前她生活的地方……

    突然,墨幽幽猛地伸手掐在自己的大腿上。

    “啊!!!”尖锐的疼痛瞬间让她大叫一声,双眸立即染上泪花。

    原来这是真的!重生的念头忽之而过,这个想法疯狂而不可思议……然而却一直盘旋在脑海中。

    就在这时,房门猛地被打开,紧接着,熟悉而又温和的声音慢慢响起,“幽幽,你怎么了?”

    身体猛然一僵,她抬起头,只能愣愣的看着不远处坐在轮椅上的男人。

    温和的灯光下,坐在轮椅上的男人身形略显瘦弱,肤色苍白,薄唇更是没有一丝血色,即使这样,也遮掩不住男人俊秀的容颜,白皙俊秀的脸庞上一如既往的挂着一抹恰到好处的微笑,身下的黑色轮椅在灯光反射下泛起冰冷的光泽。

    那抹光泽,深深的刺痛了她的眼,心猛然一痛,墨幽幽鼻子一酸,双眼发红的紧紧盯着前方温雅如初的男人,她颤抖着嘴唇,张了张嘴,过了好久,她才小心翼翼的开口,“墨砚?”

    墨砚闻言,微微一愣,干净的眉眼间染上一丝笑意,他看着眼前双眼发红的女孩,声音干净而柔和,“怎么了?”

    几乎是下意识的墨幽幽脖子缩了缩,不知道为什么,从小她就对这个哥哥充满着一股敬畏之情,明明对方宛若从古代走出来的病弱公子,气质干净,笑容温雅柔和,那笑容更是让人如沐春风一般,但是她却在墨砚身上感觉到浓浓的违和感,这种违和感让她深深的忌惮着。

    与其说是忌惮,不如说是单方面嫉妒,上一世她父母俱在之时,她还能维持表面的和平与墨砚周旋,但这种和平被父母突如其来的车祸给瞬间打破,当她看到车祸中唯一存活下来的墨砚,心中阴暗的情绪终于爆发,进而导致他们之间正式决裂!一直到最后墨砚为了救她而倒在血泊里,想到这,眼泪立刻哗啦啦的流下来。

    墨砚看着正在哭泣的墨幽幽,笑容微顿,良久,他发出一声叹息,终究他用精神力控制着身下的轮椅来到床前,修长的手温柔地擦干她脸上的泪痕,“幽幽怎么了?怎么哭起来?做噩梦了吗?”

    感受到许久未曾感受到的温柔,她不由得一把抓住正在给她擦泪的手,泪眼斑驳的看着那张有些模糊的脸,颤抖着声音终于喊出她一直以来想喊出的声音,“哥!”

    她一辈子都记得,上一世她因父母的车祸,最终和墨砚决裂,即使这样他因为救她而躺在冰冷的地上,温热的血液不断的从他身上流出直至变得冰冷。

    而现在,墨砚没有和她决裂,更没有因她而死。

    如果说上一世父母双亡是不可磨灭的伤痛,那么墨砚就是她亲手犯下的罪孽。

    墨幽幽觉得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此时的内心感受,心中翻涌复杂的情绪齐齐涌上心头,似乎所有的文字在她的情绪面前都显得那么苍白。

    忽然!她倾身紧紧的抱住墨砚劲瘦的腰,感受到他衣服下传来的热度,她才有种真实的感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