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竞技 > 三国创世

86.第86章 :小将魏延(四)

    看这个黄忠的马屁拍的,看来叫忠也不一定就忠厚嘛!

    “汉升将军,你可知道我为何时找你过来啊?”唐辰倒是心安理得的接受了黄忠的马屁。

    “末将不知!还望主公明示!”

    “其实我近日游历各地,发现这太平盛世之下到处都是暗流涌动。先说这朝堂之上,外戚干政,宦官弄权,士族争权,民间门阀豪族又巧取豪夺,肆意侵吞百姓田产,导致百姓沦为豪族的附庸。这风调雨顺的光景还好些,百姓能够勉强过活的。一旦遇到灾荒之年,田地里减产,佃户交完田租赋税,还有多少结余作为口粮啊!老百姓没有了饭吃了,估计会酿成不小的民乱。”

    唐辰停顿了下,有接着道“我们之所以急着攻伐生番,只是因为这生番士卒是最好的士兵胚子啊!如果我们能够及早得到生番兵源,倒是能够培养出一支百战精兵。到时候将来大陆万一生了民变,我们也可以随时派出精兵,帮助这朝廷平乱啊!只是平乱之事,不过是治标,而不能治本啊!朝堂不稳,下面只要一有风吹草动,民变只怕会形成常态啊!所以,只怕帮助朝廷平乱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啊!不过,不管如何,我们有精兵在手,保卫我临海城一方天地还是需要的。”

    “末将愚钝,倒是未想清楚其中关键。不过这和召唤末将前来有何关系呢?主公我们当务之急就是迅速平定夷洲岛,然后大力开发夷洲。这夷洲气候温暖,庄稼倒是可以一年三熟。发展的当的话。未必不能变成一个大粮仓。这对于我们整个大汉绝对是大大的有利啊!”

    “我也正担心此事啊!如今我这临海城兵力不少。却一直缺少独当一面的大将之才,是以能得到汉升来助,这是我临海城的大幸,也是大汉的大幸。不过这夷洲岛极大,全部攻伐下来,估计短则三年,长则五年也是可能的。而大陆近年来,气候变化无常。极有可能出现大旱大涝的天气,如此民变估计也不远也!所以我想在大陆寻找更多的能够独当一面的武将,以帮助我们尽快的平定这夷洲岛。”唐辰倒不是危言耸听,他是知道最多一年黄巾之乱就要发生了,但是这个消息是绝对不能对黄忠讲的。即使讲了,黄忠也听不见的,因为系统是不允许玩家告知原住民游戏的发展进程的。

    黄忠对于唐辰神神叨叨的话自然是不信的,不过对于唐辰的说辞确实非常的赞同的。不管怎么说,能够找到更多的猛将来加盟临海城,临海城的实力肯定能更山一层楼的。而且更多的人来了。夷洲岛也能早些攻伐下来。况且这大海之上的岛屿还有非常多,而且大海上基本上没有干旱的可能。开荒出来,必然可能种植更多的粮食来养活众人。

    “近日,我听说巴郡临江有一青年才俊,极有勇武,而且精通谋略,擅长水战。不过此人却不务正业,行为放荡不羁,常聚合一伙轻薄少年,自任首领。他们成群结队,携弓带箭,头插鸟羽,身佩铃铛,四处游来荡去,滋扰地方,倒也是地方一害。”唐辰顿了顿道:“此人虽然放荡如此,但倒也讲义气。平日爱与人切磋武艺,如果能与他过上几手,他倒也尊重。”

    “此人可否姓甘名宁,字兴霸否?”黄忠问道。

    “汉升将军认识此人?”唐辰奇道。

    “倒是不认识。不过确实听说过此人。此人快意恩仇,倒是地方一霸。平日居无定所,时而去到大江之中,而是又登岸袭扰地方。官府都那他没有办法,所以都是敢怒而不敢言敢言的。此人倒是有一班兄弟,个个身手不凡,寻常官兵都不是对手,所以此人不好对付啊!”

    “据我了解,对付此人倒也不难。此人爱好比武切磋,我们如果找到此人,倒是可以以武会友。如果力有不逮,我们便握手言和,一笑泯恩仇,想来这甘宁应该不会为难与我们。如果能够胜出,可以乘机制服此人。如果此人归附于我们也就罢了,如果不愿意归附于我们,打杀便是,如此也算是为地方除去一害啊!如此,汉升可有把握胜过此人?”唐辰知道甘宁肯定不是黄忠的对手,所以故意出言激将黄忠。

    这黄忠本来就脾气火爆,受不得激,所以才有70高龄出马迎敌之事。如今新附唐辰,寸功未立,此时好不容易有立功机会,却被主公质疑,安能再忍。当即道:“主公,不是末将夸口。末将活了四十余载,还没有人能够胜得了我手中的宝刀。唯有一次,一个年轻后生还不错,也不过在我手上过了不到二十招就落败了!”

    “哦?此人姓甚名谁啊?”唐辰也就是故意一激黄忠,但是能胜过黄忠的估计也就只有吕布了。所以黄忠说没有人能胜得过他,唐辰是一点都不感觉到奇怪的,倒是黄忠说的有人能跟他过二十招,这倒是件新奇的事情。要知道黄忠是圣级的水平,但估计就算是一个圣级的普通武将,想要在黄忠手下过二十招,估计都难!

    “此人姓魏名延,字文长。年龄不过十**岁,数年前曾游历到了南阳,曾经拜访于我,与犬子切磋过武艺,犬子不能胜。后我亲自与之切磋,也能往来二十招,端是一员虎将。这魏延性格倒是与我比较合得来,此次切磋后他便留在南阳常与我切磋武艺,探讨兵法。此人武艺经我指点,倒也进步神速,不过他兵法韬略却远在我之上,和他探讨数日倒也受益匪浅。此子逗留月余,便继续游历去了,小女舞蝶倒是对这个小子颇有好感,老夫也是比较中意此子。不过后来由于犬子练功出岔,导致瘫痪在床,我和舞蝶都忙于此事,无暇顾及其他,所以后来也不知道这个小子的去向了。”黄忠说完,倒是有些遗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