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疯老婆子

    第五十九章、疯老婆子

    “你说什么?你骂我是疯婆子?天啊,你敢骂我?你去问问,这二个府上有谁敢骂我?就是你爹、你爷爷也不敢对我有半句不敬……可是你这个臭丫头竟然敢骂我……”那老太太忽然像是疯了一样,手里抓起一块石头就扑了过去,别看她年纪一大把了,但是这样利落的伸身手却是连有些年轻人都比不上。

    周氏已经吓呆了,尖叫道:“三小姐快跑……她发疯的时候谁也不认,哎呀……”就在周氏提醒的时候,那老太太竟然反身一扑,一把就抓在了她的脸上。

    顷刻间,周氏原本白白胖胖的脸上立刻出现了几道血红的爪印。

    老太太却是丝毫不停留,继续往素和这边扑了过来……

    素和身后是砖墙啊砖墙,她当然不会傻得等在这里让这老太太欺负,可是到底要如何反击呢?要是在平常她想都不想就闪开了,可这老太太一头撞过来那时要出人命呢!

    说时迟那时快,老太太眼看着就要扑过来了,但却在台阶前止步,然后手中的石块朝着素和的脑袋砸了过来。那边的周氏已经顾不上捂脸了,连惊叫都忘了!

    素和只想着她会合身扑过来,没想到那老太太却甚是机灵,看到前面有个台阶不好上,于是手中的石块立刻分飞了出去!

    素和大惊,毕竟躲一块石头可是要不躲一个人难,何况她压根就没有想到,一时间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忙偏头去躲,但是太阳穴一阵锐痛,随后听到身后一阵脆响,她不由得跳下了石台,那石块砸在砖墙上之后立刻就碎成了无数片往四周迸射而去,老太太来不及躲闪一下子就被好几块碎石击中,立刻疼的一边跳脚一边哇哇大叫!

    此刻周氏已经赶了过来,慌忙拿出一块素和的手绢给素和按住太阳穴,吓得脸都白了。素和不明所以,只觉得那一处很疼,抬手摸了一下,手中立刻就红了一片。

    “小姐,快进去看看,别理那老家伙了!”周氏此刻自己的脸上还在流血呢,但却已经顾不上了,毕竟她是琉璃院管事的,不管是谁打伤了三小姐都是她的责任!那个老太太反正迟早都要死,可是这刚回来的三小姐要是在琉璃院出个什么事,她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啊?

    素和毕竟没有看到伤情,所以也有些害怕,而且此时此刻她的确不应该继续保持冷静,于是也慌里慌张的不知所措,连腿脚都有些发软了。

    周氏扶着素和到了内堂,正好春来沏好茶松了进来,看到素和她们俩这幅光景立刻吓了一跳,手中的茶杯跌在地上摔得粉碎!周氏气得就骂:“不中用的丫头,好了,还看什么?快去那药箱,把其他人加来把那老虔婆抬进来看看伤势!”

    春来一应声的去了。

    周氏本来不敢造次的,尤其是在外人面前,但是刚才看到素和那样叫了疯婆子,便也不害怕了,想说什么就说了,而且在她看来这是给素和出气,素和应该高兴才对!

    素和此刻伤口处烧疼烧疼的,哪里还顾得上别的?周氏将素和带到了自己的房间,到底是女人,所以在这样的环境里,她的房间依旧是很整洁干净的。一应家具虽然有些陈旧了,但是却擦拭的一尘不染。

    周氏将素和扶到桌前坐下,春来已经拿来了药箱。

    “快给我,你们去照顾老太太!看看她有没有事!”周氏接过药箱吩咐道,春来应声去了。

    周氏关上门,外面依稀还能听到老太太杀猪似的嚎叫。

    “周嫂子,给我那个镜子吧!”素和一边按着帕子,一边皱着眉懂啊。

    “好,三小姐,等一下!”周氏急匆匆去内室拿出了一面菱花铜镜。

    素和接过来,镜面有些昏暗,到底是没有办法和未央阁大的妆镜比的!但是聊胜于无,素和稍稍拿开帕子,看到左边太阳穴处不仅擦破了皮,还有一处半寸长的伤口,细而窄,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留下伤疤!

    伤口处的血迹已经结痂了,下面的血迹一直流到了耳朵旁的头发里。周氏将医药箱拿过来,正要打开的时候素和说道:“嫂子你坐下吧,不用管我,我自己来!你先把自己的伤处理一下吧!”

    周氏心头没来由的一热,竟是莫名的感动,一时间觉得脸上都不疼了,大声道:“小姐,我们皮糙肉厚,这一点伤没啥的!”

    素和摆手道:“再怎么皮糙肉厚,脸皮总是最薄的!好了,我没跟你客气,我这里照着镜子自己先处理一下,可以的!”

    周氏见她说认真的,便不敢再违抗,于是去打了一盆水,拿了自己收藏起来舍不得用的好棉布巾给素和。

    然后又去给自己打了盆水,把脸上的血痕洗了洗,照着镜子去擦药了。

    素和那棉布巾沾湿,轻轻的擦拭伤口处!柔软的湿毛巾触到伤口,疼的不由得打了个颤。她咬紧牙关,心想着如今是变得有些娇气了,这可不行呀!一面暗笑着,果然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她小心翼翼的把伤口处的血迹都擦干净了,然后才从药箱里找药。

    “这里只有普通的金疮药,是会留疤的!”周氏的抓痕不是很严重,洗净了血迹之后,也只是破了皮而已,所以擦上一层伤口恢复的药膏就没事了。

    但是素和那块却不仅仅是擦了皮那么简单,有一道细细的伤痕,显然是石块上的棱角刮擦的!

    “我已经擅作主张,让秋芳去通知南烟姑娘了!”周氏道。

    素和也不好怪她,何况自己都这样了,要是还隐忍不发的话,恐怕得被琉璃院的人笑死!

    “那我就先擦点止血的药吧!”素和拿出那个红色的瓷瓶子道。

    周氏很是惊异道:“小姐怎么知道这是止血药?”

    素和忍俊不禁道:“南烟说话你们肯定没有好好听,不是说我自小就养在外面吗?我可是在乡间长大的,什么东西没有见过?小的时候那里刮破了流血了,都是自己去采草药砸烂了敷伤口的!虽然不知道名字,但是那味道去能认得出来!”

    周氏还真吃了一惊,道:“一点儿都看不出来,我还以为小姐虽然没有在府上,却也是在别的贵亲戚家寄养的呢!”

    素和‘噗嗤’一声笑了,道:“周嫂子真会开玩笑,我刚来的时候难道你没有把我当成小丫鬟吗?”

    周氏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显然素和手中了她的心事,但是这个时候当然是不能承认的。

    “怎么会呢?这里常年少见人来,我想着哪里会有小姐来琉璃院呀?所以并未注意到三小姐,实在是罪过!但是后来南烟姑娘一介绍,我再一看,这不活脱脱就是一个大小姐吗?有些人呀,就是不用穿金戴银、擦脂抹粉,往那里一战就是个小姐的样子!三小姐就是这样的人,虽然在乡下长大,但是浑身上下看不出来半点儿粗蛮气来。可是比有些真正的大家闺秀强多了。”说着忍不住狠狠的扫了一眼外面。

    素和自然知道她在映射谁!

    先前听闻那个太姑***事迹后就不太感兴趣,所以才想着好好的戏弄一番,没有想到那个人竟然野蛮到了这样的地步。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满满是讨厌!半点儿都不想提起她!

    “没事了~”素和现在动嘴脸上的肌肉就会牵动太阳穴的伤口,疼的一阵一阵的,要是眼前有个至亲好友,早就忍不住泪落如珠了。

    周氏先前还在絮絮叨叨的为素和打抱不平,但是看素和不怎么说话,一脸难受的样子,便明白了过来,忙托辞外面的事要处理一下,就出去了。

    素和终于清净了,可是伤口处的痛还是一阵紧似一阵的。

    周氏出去之后,就看到洪婶子正抱着一对柴禾往厨房走去,于是上前问道:“现在还不到吃饭的时候,你去做什么?”

    洪婶子道:“老太太说是要沐浴,刚才摔倒泥地里了!”

    周氏狠狠的啐了一口道:“老不死的东西,整天发疯,一大把年纪了还以为是小姑娘啊,整天的沐浴更衣!罢了罢了,你去吧!得空给三小姐煮点儿东西,好好一姑娘,愣是给这老货拿石头砸伤了。这要是府里面问起来,咱们可都麻烦了!”

    洪婶子吓得一抖索,手里的柴禾掉落一地,脸色发白道:“会不会和上次一样,明华夫人要怪咱们几个没有看好?”

    周氏想到几年前的事也是一阵恶心,忙挥手道:“那不一样的,上回是咱们赶着去看热闹,所以让那老疯子吓坏了王府的小少爷,这次不一样的,你别往心里去,没事的!三小姐人很好的!”

    洪婶子这才弯下腰把柴禾都抱起来,往厨房走去。

    九年前,这琉璃院还算是挺齐整的。一应小厮仆妇等有十三个,因为那时候前面的菩提堂还没有废弃!常常有外面的僧侣过来做法事,有时候热闹起来了阖府都会过来。

    那一年正值地藏王菩萨诞辰,所以格外的热闹。菩提堂里来了贵客参拜,一步之遥的琉璃院自然也炸开了锅,大家都一哄而去看热闹!

    结果锦华夫人的娘家小少爷偷溜到别处去玩,后来就走到了琉璃院。也不知道怎么的,就遇到了那老太太,后来在逃窜的时候竟然摔断了腿。

    那件事王府的人大怒,锦华夫人也快气疯了,后来查清楚是老太太发疯,追着五岁的孩子打,那孩子可是养尊处优长大的,哪里见过这等疯婆子?当时就吓破胆了,跑的时候没留心,从台阶上窜下去摔折了腿,后来求了无数的名医,却依然没有完全治好!

    为此王家和安陵家的关系一度进入了最低点,锦华夫人命令将琉璃院管事的全都拖出去打了五十大板,并且罚他们一辈子守着琉璃院。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菩提堂就慢慢废弃了。琉璃院也真的成了与世隔绝的地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