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大家闺秀

    第四十章、大家闺秀

    石桌那块此刻没有人,但是托盘和茶壶等一应俱全。想到这里以后就是自己的地盘了,素和还是有些小激动的。

    “小姐,咱们楼上看看吧!”明华夫人见素和在出神,不由得提醒道。

    “啊,好!”素和应声道,然后提起裙裾跟着明华夫人上了楼梯,转过转角再往上走了十来层就到了二楼。明华夫人当先到了,就伸出手了拉了素和一把。

    素和的手轻轻抚摸着被太阳晒得温和的木质栏杆,竟然有种亲切的感觉。对,这就是帝都的感觉。华贵,但却不会奢侈。

    陈旧,但却有一种历史沉淀的厚重感。

    从这边看去,正好可以看到水波潋滟的湖面以及湖畔的景致,正是让人心旷神怡。

    ‘吱呀’一声,明华夫人已经推开了门,回过头招呼道:“小姐过来看看!有没有需要改换的?”

    素和忙走了进来,只见这屋内甚是敞亮,虽然窗户都没有打开,但是透过雕花小格子糊的雾影纱也映照进来了不少光。素和走过去将门对面的那一排窗子都推开架了起来,一时间只觉得视线又开阔了不少。

    东西两面墙近乎三分之一都设有与墙同高的乌金楠木书架子,两边壁角左右各有一个高脚木几,上面的白底青花盆中栽着翠生生的藤蔓植物,沿着书架爬了上去,绿茵茵的很是生机勃勃。

    想必这里应该是书房和厅堂吧,左手边还有两个高矮不同的书柜,地上设有梨花木平头案,上面整整齐齐的码着各种文房四宝。后边的墙上还挂着一把琴,看到那把琴,素和顿时有些头皮发麻。急忙转过了身看那边,对面的东墙下的书架前三尺处铺着一丈见方的墨绿色织锦地毯,地毯中间设有黄花梨木一炷香平头案,上面的水晶盘中放着一应新鲜水果及其糕饼等。

    自己要是能有几个朋友就好了,茶余饭后在此小聚,正是人生一大幸事!

    “好了,咱们楼上去看一下卧室吧!”明华夫人看得出来她挺满意,便也放下心来,提示道。

    素和点头道:“好呀!”一天中可是有一半的时间都是晚上,所以卧室一定要合心合意。

    素和走出来,轻轻带上门,然后跟着明华夫人往上面的阁楼走去。

    这座精致的小阁楼从外观上看去就好像一座别致的亭子,檐角高高的抻出来,四周都有六尺多深的廊子,四角各自挂着一盏七彩琉璃灯,缀着粉色的流速坠子,在微风中轻轻荡漾。

    推开门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绘有美人图的粉彩大屏风,右边靠里的墙下摆放着红酸枝镶贝雕山水贵妃床,上面铺设着银红色绣花锦垫子,整整齐齐的码着四个宫廷流苏靠枕。

    贵妃床前面三步处东墙下是黄花梨木九抽梳妆台,半人高的菱花镜立在象牙嵌红木妆奁上,这副妆奁倒是和怀仁府那个挺像,果然如榆梅所说,安陵家的女子都有这样一幅妆奁,可惜素和知道,这个一定不是自己的。

    东南角处的红木高脚几上放着一盆兰花,细长的叶子绿绿葱葱的,倒是颇有几分春意。

    素和缓缓绕过屏风,看到了一人高的枝形衣架,一溜儿靠着北墙的金丝楠木大衣柜,然后映入眼帘的是与妆台相对的黄花梨木十柱拔步牙床,满工雕的花纹打眼看去竟然没有一丝瑕疵,素和不由得颇为震惊。

    床柱外面缀有一层粉色的轻纱,看上去如同云中雾里。

    明华夫人不知道何时走了过来,轻声道:“只因这未央阁在水边,所以夏日虽然凉爽,但终究水汽浸人,这十柱拔步牙床周围的雕花中都有蛟绡纱糊着,如同一个小房间一样,既可以防风,又可以防水汽,最是合适不过了。要是小姐实在嫌闷的话,那么偶尔在外面的贵妃床上睡觉也是可以的。”

    素和愣了半天才回过身来,捧着脸道:“天啊,我做梦都没有见过这样漂亮的东西!这个大床,是皇后娘娘才用的上的吧?”

    明华夫人忍不住笑了出来,道:“小姐还真是可爱,虽然没有见过多少世面,但是话却并没有说错。这种大床呀,做工和用料都非常讲究,咱们偌大一个府邸,统共也就两张,一张在这里,一张在老夫人的屋子里。”

    “ 那、那……我真是太高兴了,”素和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装下去,索性就岔开话题道:“那么只有我一个人睡觉的地方,曼香和曼影睡哪里啊?”

    明华夫人微微一笑,拉着她的手将她引到窗前,指着那边绿树丛中的一排灰色厢房道:“她们自然是要和下人住在一起的,不过小姐如果因为初来乍到,一个人住着害怕的话,倒也可以在楼下书房中打个地铺,让她们轮流值夜。”

    “那真是太好了,夫人你好贴心啊!”素和这回可是真的忍不住赞叹道。

    “这些都是我得本分,小姐的夸奖实在是不敢担当!”明华夫人倒也有几分得意道。

    此刻已经到了午夜,街上的人流量明显少了许多,比不得先前的狂热和激烈。夙沙绯胭想着那三个小鬼应该已经回去了吧,于是便不再费心寻找他们,而是一路往回走去。

    记得家门口那条巷子是直通丹凤大道的,而且夙沙府邸位置比较偏僻,建筑也古朴敦厚,很有特色,所以想要寻找并不难。找到丹凤大道很容易,毕竟是全城的主干道,也是最繁华的街区。

    但是站在灯火辉煌的街头,夙沙绯胭却一时间有些辨不出方位了,正好看到一个卖东西的小贩推着手推车往回走,于是忙拦了上去,问道:“麻烦问一下,你知道夙沙府怎么走吗?”

    “啊?”小贩明显吃了一惊,抬起头打量了她几眼,似有些好奇道:“你说的是女儿被安陵公子休了的那个夙沙家吗?”

    夙沙绯胭一时间只觉得血往上涌,竟有些许立足不稳,忙握住了拳头,深吸一口冷冷道:“莫非这城中还有第二家?”

    她周身忽然散发出凛冽的寒气,小贩吃了一惊,看那装扮也不是寻常人,一时不敢造次,指了个方向道:“往那边去,城西角落里,最偏僻的地方就是,通常可没有人会去那里的。”

    说着像是躲避瘟疫般急急推着小车走了。

    夙沙绯胭的事,究竟对夙沙家族有多大的影响呢?不就是退婚吗?为什么她此次出来才发觉,似乎那已经成了夙沙家族在帝都百姓心中的唯一标志?

    一时间只觉得胸中憋闷,一口恶气堵着,竟是无处可发。

    安陵烨,这个名字我一定会牢牢记住的。咬了咬牙,使劲咽下那口恶气,转身朝着城西的方向走去。

    这一路走来,便是又从繁华之处到了幽谧所在。

    夙沙府邸是一座独立的建筑,与那些连成一片的府宅院落等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所以转到城西角之后,很快就看到了那片独立的府宅。

    远远望去,有种说不出来的沧桑神秘感,像是有些遗世独立,却又有种孤独的优越感。

    古朴而厚重的门楼前挂着两盏大灯笼,虽然夜深人静,但是守门的卫士依然恪尽职守。

    橘黄色的灯影下,粉色衣衫的少女托腮坐在阶前,对着路口望眼欲穿。她的身边站着两个年龄相仿的少年,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像是有些困了,不住的打着呵欠。

    此刻,静夜里忽然有脚步声传来,三人立刻打起了精神朝路口望去,果然,很快就有一道细长的黑影由远及近。

    “姐姐,你总算回来了。”夙沙雪柳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道。

    夙沙绯胭疑惑的望着门口等候的三人,有些不解道:“你们为何不进去?”

    雪柳转过身,帮浩然和文轩一起拿放在地上的东西,一边道:“当然是在等姐姐你啊!”

    “街上人太多,我们找不到堂姐,就先回来了。但是又怕回去了会挨骂,所以就在门口等着。”面相颇为老实的夙沙浩然道。

    夙沙绯胭苦笑着走上了台阶道:“你们这是何苦?我这么大个人了,难道还能走丢不成?”

    一边的夙沙文轩忽然回头道:“那可说不定,堂姐你以前可从来没有一个人出过门呢!”

    夙沙绯胭俯下身帮他们分担了一些东西,都是些夜市上的小玩意,蚂蚱笼子,竹编的小花篮,一包一包的小零嘴,还有几展样式别致的花灯。

    三人一起往回走,夙沙绯胭心头略微惊讶,自己以前竟然从来没有一个人出过府门?这太不可思议了吧?但是另一方面不管出于何故,这三个小鬼在门外等候她的场景竟让她有了那么些微的——感动!

    “姐姐,这个给你!”正自思索着,夙沙雪柳忽然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递给了她。绯胭下意识的接过,却是一只样式古拙,雕着暗纹的白玉镯子。她并不擅长鉴宝,所以也看不出来这东西有什么价值,不过触手温润滑腻,竟不似表面上那般粗劣。

    正自纳闷时却听雪柳笑着道:“我知道姐姐一定忘了给娘买礼物,所以就替你选了这个。如今你也搬回来了,明儿个就可以过来给娘请安。她老人家见了你必定会很开心,虽然说不一定非要礼物什么,但毕竟是个心意,她肯定会更高兴的。何况这么长时间来,我们都以为你……娘可是五内俱伤,心力交瘁。姐姐可一定要好好安抚安抚她。”

    不多时,曼香和曼影带着几个小厮已经将素和的行李搬过来了。

    明华夫人见状,便起身告退,道:“小姐安顿好之后先休息一会儿吧,到了晚上我好过来带您去见大家!”

    素和忙起身相送,一直送到了楼下。

    明华夫人止步,道:““小姐可是有什么担心的地方?”

    素和点头道:“我听说安陵家不是一般的大家族,我是个小地方来的,不太懂规矩,生怕万一说错了什么或者做错了什么惹人耻笑。自己丢人倒也罢了,可就辜负了夫人连日来的一片心意。”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