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女人心,海底针(下)

    第一百四十八章、女人心,海底针(下)

    初见的时候,她是个鹅蛋脸、杏核眼、白净清秀的高挑少女。浑身上下都洋溢着一股子健康淳朴的活力。

    可是如今再见,眼前的却是一个身材细弱、肤色苍白的高门贵女,即便是珠围翠绕,浓妆艳抹,依旧掩不去那种寂寥和病态。这是深宅大院中那些珠宝丝绸堆里的女人共有的特质,素和再熟悉不过了。

    明明是大热的天,那银杏却穿着苏绒绣花对襟袄子,外面罩着云纹绉纱袍,下面系着一条桃红色的缕金挑线纱裙,一身行头都是崭新的。但是这样的华服锦袍包裹的却不过是一具空洞的灵魂。

    素和或许原本还有些恨她,但是真正看到她的这一刻,心中的块垒不知道为何就一下子消融了。

    “三姨娘,我们可要早点回去呢!二爷一会儿从老太太房中出来要是找不见您,怕是会不高兴的。”身后侍候的一个青衣侍婢有些忧心忡忡的提醒道。

    银杏回过了头,细白的颈子上映出淡青色的筋络,望了那丫鬟一眼,淡淡道:“就说是宝哥儿嫌房子里闷热,央着我们带他出来玩不就成了。”

    那丫鬟见她有些动气,不敢在言语,忙俯身道:“是,奴婢明白了。”

    另一边的奶娘怀里抱着一个睡的正香的奶娃娃,白白胖胖,穿着大红的肚兜和嫩绿色的衫子,脖颈上挂着纯金的璎珞圈,据说是老太太专门从寺里求来的,恩宠可见一般!

    素和躲在假山后,远远望着那熟睡的孩子,心中百感交集。一时间,责怪之语更是不知从何说起。

    若是银杏和温石竹在一起,那么现在即便是生下了孩子,恐怕也是过着东躲西藏不见天日的生活吧!而孩子肯定会被贫困和饥饿折磨的面黄肌瘦,就和石楠小时候一样,怎么会是现在这副样子呢?

    素和明白过来,他便是那个借了自家弓的刘太爷,便也笑着上前打招呼。

    玉和牵着石楠,正围在老牛旁边摸着玩,很是逗趣的样子。

    “来,玉姐儿和楠哥儿上来吧,太爷载你们一程。”老头说着伸出了粗糙的大手。

    石楠一听很是惊喜,却又似想到了什么,转过身去,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素和,像是在征求她的意见。素和心里颇有几分欣慰,这小家伙,却也是挺懂事的。

    “既然太爷都说了,楠儿就去吧!”盛情难却,自然也不好拒绝。

    秀和忙过去抱了石楠,由刘太爷接住放到了车厢。玉和也在秀和的扶持下爬上了车,又从秀和手里要过一只篮子道:“三姐,我拿着!”

    “我也要坐,我也要坐!”眼看着两个小的都上了车,那胖墩墩的宝娃便不乐意了,扭着肥嘟嘟的腰身道。

    锦和瞪了他一眼,道:“你要坐上去,那老牛不得累死呀?”眼见那家伙要撒泼,立刻补了一句道:“走不动的话就回家去,我们家的兔子还要卖钱呢!”

    一句话倒是把那宝娃吼得服服帖忒,最后不仅跟着步行,还帮秀和提了野菜篮子。

    素和带着秀和、锦和以及宝娃步行着,几乎和那牛车并驾齐驱。石楠难得做一次车,高兴的什么似的,一路不停的有说有笑,指指点点,竟与平常沉默寡言甚至有些呆愣的个性大相径庭。

    一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不出半个时辰便到了几门口。

    锦和早就蹦跶过去站在门墩上开那把大铜锁了,秀和过去帮忙,两人开了院门,素和这才招呼刘太爷下车进去休息,又把石楠和玉和扶下了牛车。

    刘太爷虽然看上去一把年纪了,且饱经风霜,但是精神矍铄,步态健朗,明明瘦的皮包骨头,可是那骨子里却偏偏一股年轻人都敬佩的生机和活力,这点让素和很是喜欢。

    “丫头们呀,自然是不能见血腥的,”刘太爷扶着锦和的肩跨过了门槛,指着素和肩上挑的两只兔子,道:“可要是不宰的话,这死兔子可就要放臭了,好在我这把老骨头别的干不了了,这点儿小事还是可以的。 ”

    锦和喜不自胜道:“那就有劳太爷了。”

    一行人进了堂屋之后,秀和立刻去厨房烧水沏茶了,素和先去后院厢房看了李氏,见她一切都好,尚自沉睡中,这才放心下来。

    那刘太爷果然是个行家,院门口小马扎上一坐,不到片刻就把一只肥硕的兔子宰杀剥皮,清洗干净了。然后展开那完好无损的兔皮,让锦和去找了三根竹条,一条从头尾贯穿,一条从左右前腿贯穿,一条从左右后退贯穿,这样一来,那张兔皮就像风筝一样撑开了。

    素和算是见惯了世面的人,所以这些事虽然是第一次见到,却一点儿也不觉得害怕,只是心里有些恻然,毕竟这些生灵都是毁于自己手上的。可是一想到家中这番情景,便没有余力再去同情可怜的兔子了。

    “咦,这只小的还活着呢!”等到第二只的时候,刘太爷忽然发现最小的那只动了动,提起耳朵一看,果然还有气息,原来并未伤到要害,只是因为大腿动脉被射伤流了太多血才会昏迷的。

    “那就养着吧!”锦和欢呼道,立刻接住那只半大的灰兔子,递给了一边的素和,然后继续兴致高昂的观看刘太爷宰第二只野兔。

    秀和几人压根就不敢出来,都躲在门后偷看呢,素和却最是胆大,在一边打下手打的不亦乐乎,丝毫没觉得这些血淋淋的东西有多么可怕。就在这两人的努力之下,很快的两只野兔就剥洗好了。

    刘太爷奸猾的一笑道:“我那是吼姚家婆子呢!野兔肉自然也是值钱的,但是算起来一张皮可就顶两个兔子了。大柳树下有个铺子,专门收貂皮、狐狸皮、貉子皮、野兔皮和家兔皮等,上好的一张野兔皮差不多可以卖六百文。但是像这种刚风干还没有处理的,三四百文都是可以卖的。就要看你能不能跟那掌柜把价钱抬上去了!”

    素和很是惊喜,没有想到这原本以为都用不上的兔皮,竟然还那么值钱。

    “我的兔腿呢,我要回家!”眼看着天快黑了,躲在秀和后面的宝娃从门后伸出了头叫道。

    刘太爷望了眼素和,得到她的首肯后便割下一只血淋淋油乎乎的兔腿,用草绳扎了一下道:“给你,拿回去吧!”

    宝娃立刻跑了过来,这会儿倒也不害怕了,接过刘太爷手里的兔腿,揣着个宝贝似的一溜烟跑了。

    末了之后,刘太爷站起身来,显然是年纪大了,所以有些晕眩,幸好一边的锦和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他。

    “唉,老了,老了。”刘太爷一边捶着老腰一边感叹道,“坐了这么一会儿功夫,可就不行了。丫头们,我得回去了。素姐儿,你把这两只宰好的兔子一只风干,一只做熏肉,现在这卖生的是卖不了多少钱的,人家那城里来的都是要活的,回去自己杀自己烹。所以呀,你做成风味特色,兴许卖得好不错呢!每天深秋到冬末可是兔肉味道最好的时节,而且那些得了富贵病的老爷太太们就是吃了也不会加重病情。而且那些城里的年轻小姐们也都喜欢,说是兔肉好消化,不长胖,而且还养颜呢,哈哈哈!”

    一口气说了太多的话,刘太爷已经气喘吁吁了,素和端了一碗茶水过来,他颤颤巍巍的接过来喝了几口,慢慢平复下来。

    “可是这风干兔肉和烟熏兔肉要怎么做呢?”素和忙趁热打铁请教道,一般老年人懂得都比较多一些,所以她可要抓紧机会学习。

    “呵呵呵,素姐儿,这你就问错人了。去问你娘吧,她虽然病中无力帮不了什么,但是以前可是咱村有名的巧媳妇。他们李家那腊肉馆可是上林村生意最好的一家呢,怎么你倒是糊涂了?”刘太爷有些好笑道。

    “哦,对呀,我竟然忘了。”素和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发,干笑道。

    “还有啊,那野鹅定然是受伤了所以才会落单,现在天寒地冻能找到的吃食也少,瘦骨嶙峋的也没有几两肉。索性也是翅膀穿透不致命,咦,丫头,你箭法竟然如此精妙?”眼看那只大雁的时候,刘太爷的眼睛忽地亮了一下。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