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女人心,海底针(上)

    第一百四十七章、女人心,海底针(上)

    如如与素和经年未见,自然有说不安的体己话。

    “你如今总算得逞所愿,成为二等丫鬟了,实在是可喜可贺呀!”素和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客套道。

    如如的性格却是一点儿都没有变,攀着她的手笑道:“就算是有朝一日我成了一等丫鬟,对你温素和来说,还不都是昔日那个没命没品任人欺负的小可怜吗?当初要不是你给我长了脸,还指不定要被雪莹姐欺负成什么样子呢!”

    素和这才想起那个美貌袅娜的丫鬟来,便随口问道:“那个雪莹姑娘如今呢?可是已经高升了?”

    “还真算高升了呢,她如今已经不做丫鬟了,给二爷当了侍妾。对了,说起来……”如如忽然神秘的望了望那边玫瑰园里锦和忙忙碌碌的身影,压低声音道:“你可知道我去年见到谁了吗?”

    素和一头雾水,道:“你这么神秘兮兮的做什么?你到底见到谁了?”

    如如握着拳头道:“银杏!”

    素和愣了一下,半天也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名字的主人。

    “你不记得了吗?”如如着急的推了推她道:“那时候咱们可是没少费功夫寻找呀!”

    素和这才反应过来,差点儿跳脚,还没来得及大叫就被如如捂住了嘴巴。“你小声点呀,如今她可是二房的红人了,给二爷生了个大胖小子,连老太太都高兴的什么似的。所以就把雪莹姐给了她做贴身侍婢,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被二爷收了房。”

    素和只觉得脑子一阵晕眩,竟然半天缓不过神来。

    其实那个时候姚历应该知道事情的真相吧,即便是不知道,也已经猜到了几分。而自己,却也是想到了那个可能。但是当时并未放在心上,所以这些年过去了便从来都没有想起来过。

    想到如今温石竹便是因为银杏所以有家不能回,便觉得心头像是旺火炙烤一般难以忍受,咬牙切齿道:“她倒是终于享了荣华富贵,却是可怜了我大哥。这几年他不能回家,我们几个千方百计的瞒着娘,实在是、实在是用尽了所有办法呀!”

    “大姐,我也这么想的。”还不等玉和发话,就见秀和挑帘进来了,笑着道:“我刚把昨晚剩下来的一点饭加了点从瓮里扫出来的面粉,煮了些糊糊,已经给娘送过去了。一会儿等锦儿回来,咱们把剩下的一吃,都一起出去吧,反正娘的屋里今儿也不会冷,我在炉子上把水壶都搁着呢!”玉和急忙拍手道:“好呀,好呀!”像是怕她反悔一般,已经拉着石楠出去外屋找竹篮和小铲子了。

    秀禾笑着道:“这丫头人不大,却是及其懂事呢!”素和心里也一阵感慨,不由得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道:“那是因为你这个姐姐表率做得好。”一句话倒是让腼腆的秀和羞红了脸,忙扭过身子道:“大姐莫要笑话了,我去厨房盛饭,估摸着锦儿也快回来了。”说完便夺门而出。

    素和转过头忘了眼床底下隐秘的所在,心里不由得做了决定,那袋东西是万万不能动的,因为她忽然对温家的前景充满了希望,总觉得凭借姐儿几个的力量,一定能冲破难关,走上康庄大道的。而那个神秘人,却是与她没有任何关系的,不管他和之前的素和有着怎样的交情,都要另当别论。

    老天眷顾的时候,真是好运挡也挡不住,锦和拿回来的那张弓虽然简陋陈旧了些,但却非常趁手,而且因为前世临死前都在跃马弯弓、持刀挺枪与叛军对决,所以并不算手生,除了这具身体的力量有限之外,一切都很顺利。前半天打了两只山鸡,到了下午彻底顺手了轻轻松松就猎到了三只野兔和一只落单的肥硕大雁,这个收获听说足以和村里最好的猎手媲美。

    不仅她得胜而归,那边秀和领着两个跟屁虫,却是挖了足足两篮子的宝贝,有荠菜、马齿苋、车前草还有秀和叫不出名字的,这都不算什么,田埂、路头、沟边可是不少呢,倒是不杂草还耐寒。最主要的是挖野菜的时候捡了不少的山药蛋和芋头,还有林子里头采的菌类。素和起先还怕有毒,但锦和和秀和都说以前娘带着大家采过好几次,都认识的,这才放下心来。

    可是回头看了眼拉着玉和衣角跌跌撞撞小跑着的石楠时,不由得暗呼糟糕。

    说时迟那时快,火红衣服的宝娃已经扯着一个蓝布围裙的女人飞一般跑出了院子。那女人四十来岁,脸皮粗黑,发黄的稀疏头发在脑后挽了个髻,用一根旧银簪子插着,头发和衣服上沾了白白地面粉,细小的三角眼中却迸发出凌厉的光芒来。

    “呦,温家大小子不见了,几个丫头倒也能耐!”那女人三步并做两步的赶了上来,生怕她们几个跑了一样。

    “哎呀,姚婶子好!”锦和忙笑嘻嘻的打招呼,却是忙着把手往身后藏。

    那姚婶子的两只眼睛却始终不离素和肩头挑的野兔子,“丫头们这么能耐,那就把欠我家磨坊的几个小钱先还了吧,这不,年前也快扎帐了!”

    说话间,却已经大摇大摆走过来拦住了姐弟几个的前路。

    “这样的,姚婶子,我们这也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来的。欠你们的钱自然是要还的,可也要等我们换了钱之后呀!”素和忙道。

    “你这么说,也不是不可以,毕竟都是一个村的。”那姚婶子眼珠滴溜溜的在素和身后挑着的野兔身上打转,说实话以物抵债她可是不情愿的,什么东西再好,也没有银钱使起来方便呀,可是这会儿看到人家满载而归,又不由得眼馋,便道:“但是你们也看到了,宝娃非吵着要此兔腿,我这不是也没有办法呀!素姐儿,你说这可如何是好?”

    见素和似乎并未动容,姚婶子立刻换了一副神情,眼角耷拉,薄唇微抿,委屈的像是要哭出来一般,哀声道:“你们也不是不知道,宝娃可是我们家的宝,我都快四十了才生下他,一家子都稀罕的不行。他要什么我敢不给呀?这要是让他奶知道,指不定生出什么事呢!素姐儿,你是个通情达理的主,何苦为难我呢?”

    明明是尖酸刻薄的一悍妇,瞬间就化身成了委屈的受气小媳妇!素和也真是无语了,但转念又一想,不给也不行,万一她非要还钱的话,那不更麻烦?

    “这样,宝娃跟我们一起回去吧,待会儿等我们把这兔子杀了洗干净之后再让他捎回来,婶子瞧着如何?”如果现在给,肯定不能光给条腿,全都给了那他们姐弟喝西北风啊?况且石楠也馋了半天呢,怎么可能白白便宜了别人?

    “呀,这也太麻烦了吧?”姚婶子似乎老大的不情愿,本来想着借一条兔腿兴许就能讨回整只兔子呢,没想到那丫头虽然病的半死不活了一回,如今看上去温软了些,那股子机灵劲还是没改。“我想这就……”

    “呦,她婶子,难不成你还想着让人家给你整只兔子不成?”只听的车轮碌碌声,就见一个身形佝偻的老汉赶了辆牛车,拉着一车的砖石瓦块正路过,“昨儿个去乡上赶集,那风干的兔子一只就得三百文钱呢!”

    “这可不是吼你,那价钱是真的,不信你去问刘老三,昨儿个他就在蔬菜市那块卖马铃薯呢!咱们乡下人自然是买不起的,那可是平陵郡来得有钱人,城里人山珍海味吃腻了,就想找些新鲜的呢!”老头子笑呵呵道,露出了一嘴残缺不全的黄板牙。

    素和有些惊喜的想,真的有这样的事吗?那么这三只野兔子要是卖了,运气好的话一千文都有了呀!可若是少了一条腿,那指定就卖不上价钱了。若她是有钱的顾客,也自然不会去买一只被割了一条腿的兔子呀!

    本書首发于看書惘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