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芳心暗许

    第一百四十六章、芳心暗许

    锦和第一次来平陵郡,自然是乐的屁颠屁颠。

    素和第一次来的时候坐的还是姚师傅的板车,但是这次却已经是有车厢的马车了。毕竟那个时候一个小黄毛丫头不打紧,可是如今姐妹俩都长成大姑娘了,再那样抛头露面就不太好了。

    “大姐,大姐,这城里边就是不一样,你看,那路多宽呀?天哪,竟然还是石板的,这下大雨了都不怕鞋子上粘泥的!”锦和把脑袋探出去大惊小怪的叫道,素和一阵头疼,急忙把她拽了进来,道:“你给我安静点,外面人听到了会笑话的。你不是也最恨别人说你是土包子吗?”

    锦和现在哪里还顾得上那些,挣开素和的手笑嘻嘻道:“爱说说去,我才不理会呢!你再让我多看一会儿吧!”

    然后就将脑袋又探了出去,素和无奈,只得将帘子略微往下拽了拽,遮住锦和的半张脸,这才说道:“你要看也可以,切莫再过张扬。不然给城里的公子哥们瞧见了,以后可就别想风风光光嫁过来了。”

    此言一出,锦和果然乖觉了不少,立刻就主动的用手捏着帘子遮住脸只露出两只黑黝黝的眼睛往外瞅着。

    “平陵郡以前被称为丰县的,因为城中统共就三条大路,这些典故你听说过没?”素和在一边低声讲解道。锦和摇头道:“我平生都没有来过城里,当然不知道了,大姐你快讲给我听吧!既然是丰县怎么后来又会变成郡呢?”

    “那就要从很多年前说起来了,那么你知不知道成德皇后?”素和问道。

    锦和摇头道:“历朝历代那么多的皇后,名字都不一样,谁记得住呀?”

    素和还真是有些无语,于是便从头说道:“几百年前,帝都最大的家族夙沙家族面临灭族的危险,当时情非常危急,夙沙家族的大小姐趁乱逃了出去,因为她……”

    “哎呀,大姐,你讲个故事都那么罗嗦的吗?就简单点说吧!”锦和像是有些不耐烦道。

    “你这个丫头,怎么一点儿耐心都没有?我给你直接讲结局,你能明白才怪呢!”素和敲了一下她的脑袋道。

    “哎呦,好了,你好好讲吧,我认真听着呢!”锦和抱着脑袋道。

    素和这才把成德皇后当年在丰县的事说了一遍,锦和果然眼睛都亮了,忽然抱住她的手臂道:“大姐,既然平陵都已经出过皇后了,那么一定是个宝地。你看看,我有没有当皇后的可能呢?会不会哪一天皇帝陛下心血来潮过来微服私访的时候遇到了聪明机智美貌绝伦又……”

    素和一把按住了她的脑袋笑道:“你醒醒吧,还皇后呢,做梦都没有你的份。哪个皇帝脑子被门夹了才会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微服私访。”

    两人有说有笑,不一会儿就到了第一个十字路口。

    锦和当即就带着素和到了桃溪村南头,与上林村隔着一片小山头,这里倒是比自家那寸草不生的河谷强,而是稀稀拉拉的一片林子。到了冬日,草木凋零,枯枝败叶什么的倒是不少。

    素和自然是没有打过柴的,但是一想到如果不做这种从来都没有干过的话,那么孩子们就连下顿饭都吃不上的时候,就也顾不上了。

    因为是临时决定,所以没有带绳子等工具,素和只得从裙摆上撕下布条捆绑她们捡到的枯枝,可能运气好吧,所以不到一个时辰,就已经收获不小了。

    “大姐,好累啊,我休息一会儿吧?”素和正躬着腰将地上的枯枝收揽到一起,然后用布带子捆起来,却见锦和慢腾腾的挪过来,双手扶着腰可怜兮兮道:“我的腰都快断了,而且早上吃那么点东西,总是低头,早都头晕目眩了。”

    素和不由得苦笑,道:“那你边上休息会儿吧!”这丫头,本来就不及秀和稳重踏实,而且,也才十一岁,不应该太苛刻吧,想到自己当年那么大的时候都干什么呢,不由得便心软了。

    锦和一听立刻就乐开怀,怎么看都不像是头晕目眩的样子,素和也不戳破,任由她到处徜徉。嘴里却吩咐道:“你今儿这样,下次我定然不带你,你就在家里看弟弟妹妹,让秀和替你干活吧!”

    “那要看做什么了!”锦和却是一点儿也不傻,生怕有什么好事让二姐给顶了呢!

    素和捆了半天,绳子老是散,这双手,以前可都是执笔磨墨,调脂弄粉,或者运筹帷幄的,哪里做过这些粗活呢?反复试了几次,布条却纠结到一起,怎么解都解不开了,不由得满头大汗,眼见天色不早了,两个人定然是不可能把这些柴禾都抱回去的。

    “呀,大姐,你可真行,竟然全打成死结了?”只听的锦和转过来,咋咋呼呼道。

    “死结?”素和不解,疑惑道。

    “哎呀,你看看,捆东西的话,绳结要这样打!”锦和蹲下来,用牙齿不出三下就将那绳疙瘩解开了,素和暗暗称奇,果然是牙尖嘴利呀!然后就看着锦和在那里演示怎么打活结,她试了几次,终于慢慢上手了,很快就捆好了木柴,两人各背一捆上路了。

    锦和这才想起来肚子已经咕咕叫半天了,便也收起了玩闹的心思,带着素和一家家的去问。她本就是个跳脱的性子,脸皮厚而且嘴甜,见了人开口就是叔婶阿爷阿奶的招呼,叫的比亲的好亲。就算是家里原本不需要,也都被她的‘真诚’和‘热忱’给打动了。

    素和毕竟前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所以即便是如今已经顺其自然,承认这个新身份了,但还是没有那么容易就放下架子。

    这才串了半条街,就已经将两捆柴禾兜售完了,姐俩各自兜着几把糙米、一个白胖胖的萝卜和几个大块头的马铃薯满载而归了。

    做饭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何况素和本就心灵手巧,之前的她也是宜家宜室,烹饪缝补这些都不在话下,如今也只是重新温习一下,慢慢就都顺手了。

    秀和果然没有让她失望,把家里堂屋和几个卧室都打扫的干干净净,锅碗瓢盆也都刷洗干净了。

    中午饭孩子们都没吃,所以就等着丰盛的晚餐了。这顿饭也没有什么技巧,就是把萝卜切块,马铃薯切块,然后和糙米一起煮,熬成黏糊,放点儿盐巴。

    就这样简单的一顿饭,大家却都吃的很香,就连眼高手低的锦和都把碗底舔干净了。

    可是素和却在暗暗犯愁,下顿饭又该如何解决呢?

    今天看了地,她心里也隐约明白过来,家里穷的原因归根结底并不是大哥离家出走没有收入来源,而是父亲的早逝和母亲的重病。如果父母健在,家里都不撂荒地,那么到了年末有余量也很正常。可如今自己力量薄弱,弟妹年幼,根本就没有能力好好种地。

    在熙华王朝,各个阶层的地位是士农工商!

    最高级别的是当官的,其次是农民,然后是做工的,最后才是商人。所以即便商人巨贾腰缠万贯,却终究是没有社会地位的底层人。可是毫无疑问,想要最快的挣到钱,经商却是唯一最好的出路。

    可是如今没有头绪没有本钱,却是无处下爪。

    见她很烦,懂事的秀和就带着弟弟妹妹到另一个屋里安顿了,然后硬扯了聒噪的锦和一起去厨房收拾。

    素和一个人呆坐在屋里,面前的桌上点着一盏油灯,昏黄的灯光映出她单薄秀美的身影,别有一番风味。

    就这样枯坐了不知道多久,回过神来才发现四周已经安静下来了,想来孩子们都已经睡了。

    素和的卧室在堂屋东侧,是个单间,隔壁的大房是父母的卧室,不过如今温显德故去,李氏染病,所以那房子也闲置了。西侧的两间偏房一间住着秀和与锦和,一间住着玉和与石楠。本来石楠是和大哥石竹一起住的,而玉和是和大姐素和住一起的。但是出了那事之后,石竹出走,石楠年幼一个人害怕,玉和便去陪他一起睡了。

    现在整个东侧就住了她一个人,夜深人静的时候,竟没来由的觉得有些空寂。

    就在这时,忽听到‘咚’的一声响,素和的心没来由的一跳,下意识的想到那是跳墙声。温家的围墙不过五尺,平素就是顽童也能轻易的攀爬过来,可是这大半夜的,定然不是什么顽童。

    难道有贼?素和惊出了一身汗,这会儿要是有什么歹人来可如何是好?一屋子的孤儿寡母,还不都是案板上的肉?想到这个屋里再也没有比自己更强大的人了,心里的恐惧倒是一下子被压下去了。

    素和猛地站起,将桌上的油灯挪了挪,贴着窗子侧耳倾听。隔壁住着染布的一家,这个当儿想必还在调和染料或者整理布匹吧,如果大声喊,势必是听得到的。

    她给自己壮了壮胆,猫着腰摸到里屋墙根底下一根粗大的木棒,悄悄抱了回来。猛一抬头,却看到窗上映出一条人影,当下又出了一身冷汗,定了定神,正想对策的时候,却听到几声轻细的敲击窗户声。

    她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那窗户前映出的人影和低低的叩击声,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是装睡着了还是应声吓走小贼?

    “素儿,素儿!”却听到两声压低着嗓子的呼唤,素和胳膊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她自然是明白过来那人是在唤她,不,应该是之前的素和。

    素和屛住了呼吸,一时间脑子里一片茫然,竟不由得想起了前世宫中那些龌龊行径。在她只是个妃子的时候,就受到过比自己品阶高的嫔妃的陷害,便是用的这样的法子,诬陷自己与人偷情。幸好自己当时机智,冷静下来釜底抽薪、将计就计彻底打垮了对手。

    可是如今只是个村姑,断不会有人用这样的行径来陷害自己吧!她脑子蓦地一热,不由得红了脸,难道是之前这个素和的情郎?两人约好了夜半过来叙话?

    “素儿!”那人又唤了一声,素和冷不丁打了个冷战,这要是给别人撞见可如何是好?于是忙挨过去贴着窗户低声道:“你走吧,改天再说!”

    过了约莫半刻钟,再也没有任何声响了,素和这才披衣起身,然后开了门走到院子里,只见周围黑漆漆的一片,除了自己窗前映照的那一片光亮之外,再没有丝毫的亮光。借着那一抹光亮,依稀可以看到有一包东西就摞在窗下。

    素和有些好奇,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外面此刻天寒地冻,她不敢呆的太久,急忙走过去将那麻布袋子拎了起来,本以为可以轻而易举的搬走,没想到还挺沉,用了两只手总算把那东西提了回来。

    拴好门之后,将那麻布袋子提到了房间。今日里锦和教过她怎么打绳结,所以这会儿自己也会解了。

    解开麻布袋子之后,她忍不住惊喜的差点叫出声来。就见大半袋子白花花的大米,里面还有一个小点儿的麻布袋,装着肉干和萝卜干。那小袋子里还装着一封信,她此时所有的疑惑和好奇全都要借助这封信来解开了。

    素和想也不想就拆开了信封,展开信纸,就见信上写着几行潦草的字迹,文笔根本就不通顺,错别字也很多,但是大意就是知道这几天家里困难,所以送点儿东西帮助度过危机等等。期间并没有透露过多的信息以及自己的身份,但是字里行间都透露出一种浓浓的关切,看得出来,之前的素和应该和这个人很熟悉。

    说的不好听点,可能还是有私情的吧!或许这也是素和不愿意嫁到姚家的原因之一。

    可是不知道的事,终究不能乱猜测,所以素和便打住,将那信纸就着灯火烧了,这可是不能留下任何蛛丝马迹的。

    然后她将麻布袋子藏到了床底下,又用一些杂物遮住,毕竟,她还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拿出来呢,要是说半夜有人送来,鬼才会信呢。而且锦和那丫头本就多嘴,万一传出去了还不知道有多麻烦呢!

    最主要的一点是,她不想与素和之前来往的人有一点儿关系。毕竟,她并非那个普普通通的农女,她是曾经母仪天下的女人,怎么可能因为另外投胎了就无法过活?

    那个人的身份不明,和素和的关系也不明,所以他的东西目前还是不能用的。不过,心里却好像忽然有了一点点着落,现在可以放心大胆的去想未来的出路了,至少拿出来的时候够吃几天了。

    以前在书里看到过贫苦人家没有饭吃的时候就去地里挑野菜,却不知道如今这个时节还有没有,明日里吩咐一下,让秀和与锦和出去看看。锦和那丫头就是再刁钻,在吃饭这事上可是从不马虎的。

    然后应该再去林子深处找找,看能不能才到蘑菇等菌类,也是可以当菜的。如果能够做一个工具,类似于弓箭的,倒是可以去野外找找,能不能猎到野味。毕竟,前世的她虽然身为皇后,但常常要陪伴皇帝狩猎,倒算得上是弓马娴熟。

    也是真的困了,所以想着想着不由得就睡着了。

    素和后来是被锦和的声音吵起来的。

    “大姐,起来了,咱们今天去哪里呀?”那丫头虽然嘴馋,但却不算懒,一大早就梳洗穿戴整齐,跑到素和的床前叫起床了。

    素和揉了揉眼睛,缓缓爬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这才醒过神来,声音抵着几分慵懒道:“我昨夜想了好些法子,对了,咱们村附近有没有什么打野味的地方?”

    “呀,你是说野兔子吗?”锦和的眼睛又开始大放异彩了,双手捂着脸蛋呈花痴状,激动万分道:“咱们这乡下缺金子缺银子,但就是不缺鸟兽虫鱼。难不成大姐你要带我去打猎?”

    说到这里小脸又跨了下来,没好气的咧嘴道:“你存心逗我玩是吧?你跟着爹爹念的书多,这我知道。但说到打猎那些,可是大哥的强项。”

    锦和自打刚才与那李宵见了一面之后,整个人都变得容光焕发起来。素和看在眼里,却不好提醒,毕竟,这样的事谁也说不准。只是希望锦和莫要做出令自己后悔的事才好。

    本文来自看书罓小说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