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浪子回头金不换

    第一百四十三章、浪子回头金不换

    于是,从那一天开始,锦和便开始时不时的缠着素和说那事。素和实在拗不过她,就向姚师傅借了一本书回来。

    “你、你这是糊弄人呢吧?”锦和兴高采烈的接过素和给的东西,打开一看竟然是一本书,当下就火了,“老爹都知道我最不喜欢读书写字你竟然这么整我?”

    素和摊手,无奈道:“那我可就爱莫能助了!别小看这本破书,里面记载的可都是普通花卉的形状、习性以及栽种要注意的问题。你爱看不看!”

    锦和的眼睛一下子亮了,道:“你是说,这本书里有图画?”她急忙翻开那本破旧的小册子,果然看到里面有用简笔勾勒出来的花卉样子,下面记载着名字以及习性等等。

    “我给你五天的时间,你给我好好看。到时候我考你,要是能通过的话,就说明你是真的下了功夫。”素和说完之后就扬长而去,带着秀和到河滩那边的花房去看玫瑰了。

    从那以后,素和就开始日日捧着本小破书看的津津有味,每逢遇到不认识的字就拿去问李氏或者素和。不仅如此,她还把自己认为重要的东西用一支不知道从哪里捡回来的炭笔记在了一叠粗麻纸上。

    素和认出来那些粗麻纸是别人家死人的时候烧的纸钱时,真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大姐,时间到了,你该考我了。”这一天下午素和刚回来,锦和就兴高采烈的捧着书本跑了过来。

    “你可都记住了?”到得这时,素和是真的有些为这丫头感到惊讶了。

    锦和表示很肯定,并且郑重的将书本交到了素和的手里。那边李氏做好了晚饭,带着秀和和玉和、石楠也凑过来瞧热闹。

    温家伯父心有余而力不足,本已推掉了,但是伯母刘氏却有了主意。竟然撺掇温石竹将大妹温素和嫁给地主家的傻儿子,以嫁换娶。这样的事在乡下很常见,穷人家多是用嫁了女儿的彩礼钱去下聘为儿子娶媳妇。可是寻常人家也拿不出几个钱,所以换亲的事也司空见惯呢!

    只是这地主姚富贵家的长子都二十岁了却一直打着光棍,四里八乡倒是没有他们家娶不起的姑娘,只是因为这姚家少爷是个傻子,而且相貌丑陋,性情粗鄙,自然没有姑娘愿意嫁了。

    要是放在城里,就算是个傻子疯子,只要有钱有势那也是能想到法子传宗接代、延续香火的。只是桃溪村到底是乡下,民风淳朴,到没有那么多的幺蛾子,而且这个姚大爷也是个读书人,明白事理,所以强迫人家姑娘或者买卖人口的事还是做不出来的,否则早被邻里的唾沫星子淹死了。

    可是眼看着儿子都一把年纪了,姚太太却是心里着急,于是私下里放出了话,愿意出高价给儿子买一房媳妇。这话传到温家伯母耳朵里之后,立马就有了计较。

    温家大丫头十四岁了,虽然还稍显稚嫩青涩,但却已经是桃溪村数一数二的美人了,而且这丫头从小就跟着她爹读书认字,吟诗作画,所以与村里别的姑娘都不一样,要是拾掇拾掇往那里一站,指不定都能把平陵郡里那些千金小姐们给比下去!

    姚家虽然放出话来,但是也有附带条件的,所以不是随便一个丫头就能搪塞的过!放眼望去,能配得上姚家那样大户人家的,也就只有温家这一支花了。

    温家伯母的婶娘是村里唯一的媒婆,所以温家伯母就责无旁贷的把这事给应了。一来是为婶娘挣些佣金,二来是为丈夫分担解围。虽然两家互不来往多年,可毕竟是沾亲带故,万一哪天丈夫心软了将压箱底的家当拿出来给大侄子娶媳妇了,那么他们一家老小孩活不活了?

    温石竹起初是坚决不同意的,哪里有为了自己娶妻而卖了妹妹的?虽然姚家却是大富大贵,妹妹过去了肯定能吃香的喝辣的,可是那姚大少爷是个傻子,怎么配得上冰雪聪慧、姿容过人的妹妹呢?

    但是温石竹最后却还是架不住大伯母的良言苦劝和银杏姑娘的眼泪攻势,毕竟是少年心性血气方刚,又情窦初开,哪里经受得起心爱姑娘的软语哀求?

    银杏姑娘自然不愿意嫁给张屠夫家杀猪的儿子,那样五大三粗的汉子怎么比得上温柔多情又俊俏迷人的少年情郎呢?即便是嫁过去日子过得苦点,负担重点,她也是愿意为了这个男人奋不顾身的。

    真正逼的温石竹决定卖妹求聘的是银杏姑娘珠胎暗结,本来即便少年家情热似火,但良知还是不会泯灭的,虽然不忍心心爱的女子嫁作他人妇,可也不能把亲妹妹往火坑里推。万一要是把病中的母亲气个三长两短,那还有什么脸面再活着?

    但是那样的事出来之后,他却又顾不得其他了。按照乡里的规矩,不洁的女子是要被剥去衣服绑在祠堂外的柱子上遭人唾沫,最后还要浸猪笼的。银杏姑娘未婚先孕,这样的事要是被人知道了,张屠夫家肯定不会啥那不甘休的。

    两害相较取其轻,无奈之下只得答应将大妹温素和许给姚家大少爷,但是这个温素和虽然看上去文弱娇怯,却是个烈性的女子,在得知那件事之后竟然羞愤交加,投身跳下了村外的桃叶溪!

    救上来的时候已经气若游丝,加之受寒发热,眼看着就活不了了。温石竹愧悔交加,当夜就离家出走了,并且临走之时顺道拐走了翘首以盼的银杏姑娘!

    银杏姑娘家自然也来人闹了,但是看到温家家徒四壁,一个缠绵病榻的弱母,一个昏迷不醒不知是死是活的长女以及四个眼巴巴只知道找东西吃的小毛孩子后,就只能无奈而归,想方设法去打听自家女儿和那个挨千刀的温石竹下落了。

    温素和要是真的两脚一蹬倒也好了,偏生却被夙沙凤临那强大霸道的残魂沾上了,这下子还没来得及到鬼门关报道就又回来了。迎接她的,是前所未有的挑战。

    只不过这些,都成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皇后娘娘要面对的问题了。

    开始的时候,抵触心理自然是有的,毕竟这简直是天上地下,她一个从小娇生惯养连泥土都甚少踩过的贵族女子,哪里懂得在这个环境下过活?

    但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何况连生死河都趟过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到得最后实在被饥饿逼的头晕眼花、眼冒金星了,重生的温素和只得从床上爬起来去面对这一世的终极挑战。

    “大姐,大姐,锅溢了!”正自神思恍惚的温素和忽然听到温秀和的惊叫声,不由得回过神来,就听的咕咚咕咚的沸腾声,锅盖像是被一种强大的气流撑起来了一般,波涛汹涌的白色泡沫正往外涌,甚至已经淅淅沥沥的从灶台上往下淌了。

    素和一时间慌了手脚,急忙道:“怎么办?”

    “大姐你不会是烧坏脑袋了吧?”一边的锦和已经忘了喊饿,很是惊愕的瞪大了眼睛望着手足无措的温素和。

    以前大哥在外面做工挣钱,家里做饭的事可都是大姐一人操持,即便是粗茶淡饭,她也总能做出花样来。可现在竟然连最简单的白米粥都不会做了吗?锅溢了也会乱了分寸?天哪,这可怎么办?

    饶是她心思千回百转,一时间也懵了。

    现在大姐可是家里的顶梁柱,要是连她也不行了,那么他们姐弟四人还有病中的母亲可就真的没救了。虽然之前因为她不愿意嫁到姚家去寻短见,害得大哥远走他乡,家里没了依靠,但是现在却只剩下大姐了,这可是他们一家人的指望啊,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

    就在锦和发怔的时候,一边的秀和已经冲上去挽起袖口解开了锅盖。但因为锅盖上的把手太烫了,而她一时间没有拿住,所以竟失手将锅盖掉落在岩石砌成的灶台上,发出了巨大的撞击声,门口的小石楠吓得差点儿站不住脚。

    一顿最简单的早饭就这么磕磕绊绊的完成了,素和给弟弟妹妹盛了饭让他们先吃,然后自己端着饭去后面的厢房里给母亲李氏送去了。

    温显德活着的时候,温家日子过得还可以,虽然不敢说有多阔绰,但绝对是衣食无忧,过年孩子们有新衣服穿,隔三差五还能炒个肉菜煲个鸡汤改善改善生活呢!

    毕竟,温显德是远近闻名的才子,虽然并没有考到功名,但却报读诗书,能写会画,而且精通算学,到了逢年过节家家都找他写对联,平时谁家生个孩子都会找他帮忙取名字,这些都是小事,他的主业是乡上的教书先生。

    绿竹乡管辖着三个村,桃溪村、上林村以及安禄村。这三个村统共就一个私塾,只有日子够宽裕且思想较开明的家庭才会有条件让孩子去私塾上学。

    温显德的俸禄倒也不低,只是因为家里孩儿众多,而他也一直乐善好施,所以十多年来除了家里房子盖的像模像样之外,倒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

    刚过世的时候,幼子石楠尚未出生,家中一下子断了经济来源,若非邻里乡亲的帮衬,温家可是很难熬过那段青黄不接的绝望岁月。可是救急不救穷,时间长了也就门庭冷落了,尤其是李氏的病一直不见好,家中凡是值钱的东西都拿出去变卖了为她买药求医。

    她生的是痨病,寻常大夫根本就治不了,而用来吊命的药材也是极其昂贵,所以再确诊之后她就已经心灰意冷了。

    后院因为阴湿,鲜少照到太阳,所以那厢房的屋檐下都生了丛丛的绿草。李氏就住在最东面的房间里,因为有一扇高窗平日里可以照进太阳,所以也算是通透亮堂。

    红漆剥落的门窗透出几许颓败,素和用一方枣木盘子托着发烫的白瓷碗走过去,小心翼翼用一只手托着盘子,然后轻轻叩门,温声道:“娘,吃饭了!”

    此刻天蒙蒙亮,屋里面还是昏暗的。

    随着几声虚弱的咳嗽,李氏的低柔的声音传了出来,“素儿,进来吧!”

    素和推开了门,看到屋角窗下蒙着青布帘帐的床榻上一个面容憔悴、瘦弱不堪的妇人正靠着床柱拥衾而坐,半明半寐的天光将她孤单的身影映照的愈发薄弱。

    这是她第一次见李氏,但或许是因为这具身体的原因,所以没来由觉得亲切。

    素和刚放下盘子,就听的屋外脚步声响起,她正疑惑间却见二妹秀和端着清水走了进来,道:“大姐,我给娘送洗脸水了。”然后径自走过去手脚麻利的侍候李氏洗漱。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王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