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心照不宣

    第一百三十九章、心照不宣

    如如皱着眉,双手揉着衣襟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大哥,她叫如如,是我这里最好的朋友!”素和跟温石竹介绍道。

    如如生性随和,而且活泼开朗,看到他们都愁眉苦脸的样子,自然很看不下去,于是使出浑身解数去开解,所以没有一会儿就让温石竹笑逐颜开了。

    素和心里很是感激如如,想着要是能帮温石竹早点找到银杏就好了。

    阿平这次可没有让她失望,事情办的很妥当。

    没过一会儿姚历已经到附近的路口等着了,素和忙让如如陪着温石竹,然后自己过去了。

    “你这么匆忙的找我来,可是有什么急事?”姚历很少见到素和这样的样子,自然很是紧张。

    “我找少爷来,想想请求你帮我个忙!”素和也不绕弯子,便打开天窗说亮话。

    姚历微有些诧异,道:“你且说说,有什么事是我能帮到的?”

    素和想了想道:“昨天晚上那个戏班子少爷应该知道吧?”

    姚历点头道:“当然呀,表演的可精彩了,姥姥很开心,舅舅也很开心。对了,我那会儿四处找你都没有看到,你去哪里了?”

    素和道:“我却是看到了少爷,因为我在台上乐师后面呢!”

    姚历不由得大吃一惊,继而大笑道:“你也太聪明了吧,怎么想到的这个法子?哎,竟然不叫我,太不够意思了吧?”

    素和苦笑道:“不是我聪明,这可是如如的点子。好了,说正事吧,就在那里遇到了一个邻村的姑娘,叫银杏。可是今天一大早却有人跟我说银杏找不到了。眼看着这戏班子就要离开平陵了,如果找不到银杏姑娘,可如何是好?”

    “你让我帮你找人?”姚历这才明白过来,道:“那就早说呀,让阿平带话不就行了?真实的,我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那小子还一脸神秘,我想着是不是你来向我道别呢!”

    素和有些愧疚,自己的确是这样对阿平说的呢!

    “实在是因为此事事关重大,害怕惊扰到了府中其他人,所以才想找少爷私下里帮忙寻。”素和只得道出原委。

    平陵离桃溪村也不过就半天的路程,赶早的话快马加鞭还可以来回呢,万一银杏的事情传了回去,指不定又要生出什么事端,所以她不敢大张旗鼓的找。

    姚历倒是一如既往的热忱,他很快就找了人手在府中暗暗打听。可惜戏班子虽然来了两天了,但一直都是单独住在一起,方便排练什么的,就连吃住都是自理的。所以府中下人与戏班子里的人并不是很熟,因此忙活了一整天也没有一点儿消息。

    黄昏之时,素和在烟波湖畔找到了等候她的姚历。

    “我真的很奇怪,一般情况下不会出现这样的事。要么那个人出了意外,要么就是……就是她有意躲了起来。你到现在都对我遮遮掩掩,根本就无法解决问题。”姚历一脸严肃的说道。

    素和咬了咬唇,道:“我是觉得即便是告诉了你事情的原委,其实也于事无补。我现在只想快点找到那个人。我知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是、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去告诉我哥这样的事实。”

    “当时夜色浓,兴许一脚踩空掉入湖中也说不定。”姚历忽然眉头一皱道。

    素和心里突地一跳,这样的念头她并不是没有过。但是,却又真的不愿意有这样的结果。

    姚历却是转眼又急忙叮嘱道:“此事莫要声张,我姥姥刚过完大寿,万一是真的,怕会引起府中人没有必要的猜疑。到时候不仅祸及戏班子,你哥也未必能幸免。我大舅舅那个人在外面雷厉风行,但是对姥姥非常孝敬。要是这样的事传到了他的耳朵,我恐怕会对你们家不利。”

    素和心中也是一惊,对于那个银杏并不是很熟悉也没有什么感情,所以就算是她出了意外顶多也就是同情一下,但要是此事危害到温家,她却是万万不会允许的。

    因为她无权无势,没有饭吃没有衣穿还是可以靠劳动去争取的,但是要遇到了强权,却是谁也没有办法的!

    姚历说的并无道理,这让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我想,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吧!”末了,却只能这样安慰自己道。

    “说不准!但愿如此,不然的话,恐怕这事我可是瞒不住的。”姚历脸色更加严肃起来。

    就在这时,那边湖心中一艘小船划了过来,正是姚历以自己丢了随身玉佩为由让人打捞的船只。

    莫非,有什么线索了?素和的心不由得一凉,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船只越来越近,她看到船上一个是**的水手,正举着什么东西往这边而来。越来越近,素和终于看清了那是一只女人的绣花鞋,湘黄色的鞋面上绣着一只银杏叶子。

    素和的心咯噔一下,差点儿站不住脚。

    姚历却像是早就料到了一般,定定的望着那水手由远及近。

    “少爷,没有找到您的玉佩。但是在水底淤泥的就捞到了这只鞋子,想必是最近才掉落的。”那人捧着那只鞋子递了过来。

    素和有些颤抖的接过来拿在手中,只是一只轻便的弓鞋,明显不是府中丫鬟的样式,但也不是小姐太太们的。她觉得两手像是灌了铅一般,一时间竟是口不能言。

    银杏那天穿的什么鞋子她并没有注意,但是温石竹一定知道。

    这一切,都巧合的让人不敢相信。

    “那你先退下吧!我再让熟悉水性的人找找,记得千万要保密,要是让任何人知道我丢了玉佩,小心你的脑袋!”姚历冷着脸,吩咐道。

    那人慌忙跪了下去,道:“少爷的玉佩和命一样重要,府中人人皆知。而少爷又是老夫人的命根子,就是借给小人十个胆子,小人也不敢把这样的事情泄露出去。”

    姚历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退下了。

    素和叹了口气,望着那人远去的背影,缓缓道:“我觉得,你好像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

    姚历也叹了口气,道:“那晚我没有看到你,所以就去找你,恰好看到了一些你关系的事情,仅此而已。或许,这是最好的安排。该走的人,终究还是要走的。”

    素和没有告诉他实情,当然,姚历也没有告诉素和自己究竟看到了什么。可是,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