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观音画像

    第一百二十六章、 观音画像

    如如道:“老夫人和姑奶奶一样,都信佛。我估摸着呀,你给她画一幅观音或者佛像,准比那些金银珠宝强。”

    素和也觉得眼前一亮,顿时觉得此计甚好,忙问道:“你确定这样可以吗?我觉得真的没有问题呀。可是这里没有笔墨纸砚,而且要给老夫人画佛像,那定然要用上好的画纸,咱们下人根本搞不到呀,就算是有钱也买不来的。”

    “哈哈哈,这么简单的问题根本就不是问题好不好?”如如不由得笑道:“素和你果然是大智若愚呀!”

    素和还是一头雾水,如如放下筷子,认真道:“你和表少爷关系那么好,只要跟他一说,什么样的东西搞不到呀?尤其是问文房四宝这样的东西了人。”

    素和不由得眼前一亮,道:“我怎么就忘了呀,找姚历不就行啦!”可是转念一想,又有些苦恼道:“可是现在怎么去找他呀?”

    “那还不简单吗?找阿平不就行了嘛?”如如放下碗道,“这会儿他可能还没有回来呢,这样吧,我去找他,让他跟他们少爷说。”然后不等素和反应过来,就已经风一般消失了踪影。

    见到姚历是在半个时辰后了,素和正在院子里洗衣服,就听到呼哧呼哧的喘气声,然后便看到了一直都不怎么对眼的阿平。

    “你竟然认识我们家少爷呀?还真看不出来啊!”那小子腆着一张满是小疙瘩的脸,很是不可思议的打量着素和道。

    素和抬起头,看了他一样,没好气道:“关你什么事呀?”

    “哎呦,看不出来,还挺有性格的呀!”那小子不但不生气,反倒很是感兴趣的蹲下来道:“怎么没有听少爷提起过你呢?”

    见素和不答,就又问道:“你不会是在瞎吹吧?”

    素和懒得理他,就听外面脚步声响了起来。她抬起头,看到姚历走了进来,如如就跟在他后面,殷勤的引路。

    “哎,我觉得你那个主意不错呀!”姚历一上来就大声道。

    “少爷,你和这个没有礼貌的小村姑有什么秘密吗?我居然都不知道?”阿平立刻好奇的站了起来道。

    “你一边去啊,我们有正事要谈呢!”姚历抬手指了一下里面的房间,别看他年纪小,但是摆谱的本事却是一点儿都不逊于大人。

    “好吧,我不问了还不行吗?”阿平倒是很听话,乖乖的走了,到了门口的时候露出脑袋道:“但是过后可一定要告诉我呀,不然我会睡不着的。”

    姚历一瞪眼,他又乖乖的缩进去了。

    “过来坐吧!”如如忙把院子中间的石桌子擦抹干净,招呼道。

    素和和姚历走过去坐下,如如便去沏茶了。

    “你也觉得这个法子可以吗?”素和征询的问道。

    “当然了,我姥姥家的佛堂可是要比我们家的那个壮观的多。不过,你要是能送一副观音像的话,倒是可以挂在她的堂屋里,日日看着,心情也好嘛!”姚历表示很赞同。

    “那么你可以帮我提供笔墨纸砚等?”素和问道。

    姚历拍着胸脯道:“放心,这个就包在我的身上了。”

    素和微笑道:“多谢。”

    这样的事,她不是第一次做。刚入宫的时候,她野性难驯,常常闯祸,为此没少受过太后的责罚。太后信佛,为了磨她的性子,每每便罚她在佛堂里抄写经文。

    到了后来,她的性子渐渐平和,愈发能够适应宫里的生活了。但她终究还不是后宫的主人,因为头顶有太后压着。因此也是会有触犯了忌讳的时候,有人给她建议画一幅观音像送给太后,或许能让她消气。

    她毕竟是大户人家出身,琴棋书画不在话下。于是便采纳了,第一次画的时候足足画了五天,几乎是足不出户。但是自己不满意,就烧了重新画。到了第六幅的时候,终于可以拿得出手了。

    太后果然大悦,认为她真心悔改,将她送的观音像让人拿到了寺庙去开光享受香火供奉,可谓是无上的光荣。但是那个时候只有自己知道,那不过是她哄老人的手段而已。

    夙沙凤临一生都不信神佛,如果真要说信,那就是成德皇后。夙沙家族的人都知道成德皇后夙沙绯胭是凤魂血玉的转世,她的身边还有凤灵追随,只是后来凤灵为了保护主人彻底消散。

    成德皇后之所以能有那样的成就,便是因为借助了神力。凤凰之血是人间最后关于神灵的传说,所以成德皇后死后,等于神迹已经彻底在人间绝灭了。

    九天十地,都只是成为了传说。所以,她怎么可能会去迷信呢?

    便是因为那副画像,太后将她因为知己,认为她其心纯正,堪为一国之母。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她真正掌握了后宫大权。

    王朝历来有一个规定,皇后不可以为太后。这是为了避免外戚权势威胁王朝的统治,也是成德皇后亲自下的懿旨,据说是为了平衡王朝的力量。她虽然是夙沙家族的女子,却也是夏家王朝的女主人。

    所以,历朝历代,太后和皇后基本都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因为能成为太后,注定就是一生为妃,妃子无论多么尊贵,终究是要受皇后辖制的。这样一来,难免会心生怨气。当然,这样的怨气以后就会撒在下一代的辈的皇后身上。

    往往,皇太子都是嫡长子。所以太后并非新帝亲母,这样一来,矛盾就更加深化了。从此代代相传,再难调和。

    她初始也是在水深火热之中,但是到了后来因为那件事彻底扭转了形势。

    太后驾崩之后,她已经为人母,心中也是悲切万分的。那个时候她又画了一幅观音像,却是真真正正的处子本心。可惜那个半生不受宠半生守寡的老人却是再也看不到了。

    谁又曾想得到,如今她居然又要拿起笔来画观音像了。只不过这次,她是真的心里充满了祝福。希望那个老人平安长寿,永无烦恼。

    “我们是朋友,用得着那么客气吗?”姚历不以为然道:“好了,画画这种费神的事我可不在行,虽然学过,但是觉得很累。这样吧,我现在就去准备,让阿平给你拿过来。有什么需要,你只管告诉他,让他传话就行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