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天意难测

    第一百零七章、天意难测

    石块上有些灰尘,素和拿出帕子仔仔细细的抹干净,正准备坐的时候,一边站着的姚历瞅准时机一屁股坐了下来。素和急的哇哇叫,他却是一副心安理得样子,翘着二郎腿,腆着脸道:“你见过少爷自己擦灰的吗?”

    素和耸了耸肩,道:“没见过。”然后弯下腰将另一边的灰尘擦干净坐了下来。

    姚历坐下之后就一直鼓着腮帮子不说话,脸上似乎写着四个浓黑的大字‘我有心事’。素和才不理呢,故意不问,就那么陪着他坐着。

    从这里一眼望过去,穿过大片的天地,就可以看到桃溪村的轮廓了。在午后阳光的映照下,小村子就像是一抹灰影,静谧的让人想要睡觉。

    “你怎么不说话呀?”见素和心安理得的沉默着,那边的小屁孩倒是沉不住气了,转过脸问道。

    素和笑了一下,侧过头去,头顶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倾泻下来,将那男孩子的侧脸映照的粉嘟嘟的。素和心里有些痒,竟然一个没忍住,抬手在姚历的脸蛋上捏了一把。

    “哇,你这个疯女人,你干嘛呢?”姚历一下子跳了起来,捂着脸蛋惊叫道。

    “喂,你这个小家伙怎么回事呀?你没看到你脸上有一只蚂蚁吗?这种红红的蚂蚁是有毒的,咬一口你就浑身麻痹了!果然是大户人家的少爷,什么都不知道呀!”素和站了起来,一边无辜的嚷嚷着,一边用两根手指头蹭了蹭,作势把什么东西弹了下去。

    “啊?真、真的、真的是这样的吗?”姚历有些将信将疑,但是看到素和那样的表情,便只得信了,嘟着嘴巴道:“就算是捏蚂蚁,也不至于那么用力吧?你看,都红了呢!”

    素和噗嗤一声笑了,道:“你的脸可不是我捏红的,是你自己害羞才红了。”

    “你、你胡说。”姚历气的直瞪眼,但就是说不过她,没有办法,只得气哼哼的坐下去。

    素和也笑着坐了回去,望了望自己的手指,刚才那软绵绵滑腻腻的感觉似乎还留在手上,她忽然觉得自己猥琐的像个流氓,竟然在这里调戏一个几乎可以做儿子的小男孩?

    这个念头让她有些羞愧,竟一下子也红了脸。

    那边姚历一下子笑了,道:“明明是你害羞的好不好?”

    素和抹了把脸,没好气道:“我是热的,不是一早都说了吗?”

    姚历当然不会相信,兀自笑个不停。

    “你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呀?”素和率先发问道。

    姚历这才不笑了,闷闷道:“我快走了,来跟你道个别!”

    “道别?”素和怔了一下,有些没有反应过来,随后才想起来,过完年之后他好像就要回到平陵郡去读书了,心里不由得涌起了一股子酸酸的惆怅,神情也一下子黯然了,道:“是吗?这么快就要走了?”

    被她的情绪感染,姚历也有些失落起来,低下头道:“我外公的病越来越重了,那边写信去说让我早点过去,多多陪伴他。”

    素和对于姚家并不了解,不过可以猜到姚历应该更多时候是在平陵郡长大的,或许还是被外祖父母抚养大的呢,从他和那个老太太的互动几乎可以看得出来,她们定然对这个小外孙十分宠溺。

    “原来你心情不好,是因为担心外公的病呀?”素和这才隐约明白过来为什么这小家伙今天有些心神不定。

    姚历点了点头,道:“是!”

    “可是你很快就能看到他了呀!”素和安慰道:“一定会没事的。”

    “她们都这么说,可是我心里很乱!”姚历皱了皱眉,有些烦乱的抓了抓头发,愣是把梳的整整齐齐的发髻给抓乱了。

    素和本来想抬手给他理顺,但是一想到刚才那跳脚的样子,便又忍住了。

    对于她来说,生死离别都已经不是大事了。可姚历却始终都只是个小孩子,想必长这么大,都是娇生惯养的,哪里会经历过那样的人生之苦呢?一旦他的外公真的有什么不测,还不知道他能否坦然的接受呢?

    “我有些话,不知道你是否听得懂。因为我是过来人,而你……比我小点,经历的比我少了一点。佛家有云,人有八苦,生、离、死、别、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蕴盛。人这辈子,无论是贫苦还是富贵,只要你活着,这些苦都无一例外的要经受。”素和叹了口气缓缓道。

    姚历有些动容,侧过头望着她,只听她继续说道:“年少的时候经历了亲人离丧之苦,以后长大了会更加坚强一点呢。虽然当时会很悲痛,但是过去之后其实也没有什么了。死者已矣,生着何辜?有时候,上天会格外仁慈一点,可以让你暂时的避免那种痛苦。但是在天意明了之前,我们都是应该做好各方面的心理准备的。”

    “你爹去世之后,你才想开的吗?”姚历忽然开口问道。

    素和不由得哭笑不得,前世她并未经过丧父之痛,因为国破之时,她的老父还带着守卫帝都的御林军与蛮军对抗呢!她死的比父亲早!而此生,她还没有机会见过温秀才!

    但是,她却经历过丧母之痛。那种感觉,即便是现在想起来,似乎也是锥心刺骨。

    姚历看到她先前还在笑,却忽然间脸色一变,眉宇间闪过一抹隐忍的痛苦,那种痛苦的神情,竟一下子刺痛了他的心。

    他有些奇怪的用手摸了摸自己胸口,那里现在已经平复了,就好像从来不曾有过悸动一样,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那里刚才的确疼了一下。

    素和微微低首一笑,摇了摇头道:“总是要过去了之后才能想开呢!你最好莫要懂得!”

    姚历忽然有些气恼,道:“你不要老是在我面前摆出一副大人的谱好不好?你并不比我大呀!”

    念着他就要走了,素和也不想再与他多逞口舌之利,笑了笑道:“好,我知错了,行了吧?”

    之后又聊了好久,姚历渐渐被素和开解了,心头的郁闷和苦恼也化去了不少。

    而且他还发现了一个很恐怖的事实,那就是素和的话让他认识到他之所以这么恐惧竟然是因为害怕失去外公,而并不完全是因为失去外公之后的悲痛。

    这种认知让他觉得很难过也很矛盾,按理说不应该是这样的呀!可是素和说的话却也很有道理,竟让他无从反驳。

    但愿上天保佑,让外公再活好多年,一直陪伴着他,等到自己长大了,能够独当一面,可以无惧无畏的去面对失去亲人的痛苦和恐惧的时候!

    本書首发于看書惘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