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与子同袍

    第一百章、与子同袍

    入眼处是一座八扇的巨大实木屏风,雕刻着密密匝匝的图样,亭台楼阁、屋宇长街、贩夫走卒等很是热闹,也不知道是什么名画还是故事里的。屏风后应该是正堂,按理说女主人很少会出现在那里,一般都是男主人与宾客相会的地方。所以素和便也没有再看,怕给人留下窥视隐秘的不好印象。

    当下徐妈妈带头,素和就跟着姚历一起往东边而去。

    走了十来步,有一道五彩珠帘,里面出来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梳着简单的发髻,穿这白底蓝花的对襟袄子和蓝布裙,圆脸大眼睛,很是娇憨可爱的样子,看到他们过来忙打招呼道:“小少爷回来了?这姑娘就是字写的好的那个温家丫头?”

    “桐花姐!”姚历打了个招呼,径直往里面走去。那叫桐花的姑娘忙着叫道:“夫人,夫人,回来了。”

    素和很是好奇,那个夫人倒是什么样子呢!刚才不知道干什么去了的徐妈妈从后面窜了进来,冷着脸道:“咋咋呼呼什么呢?说了多少次要轻声细语,就是改不了那毛病。”

    桐花吐了吐舌头,悄悄退到了一边,乖乖打起帘子让他们进去。

    走进去之后才看到里面甚是宽敞,雕花描金的高脚衣柜、精致古朴的桌椅茶几等一应俱全,往右边一拐,正对着的临窗大炕上设有一排的银红色绣花大靠背,中间设有精致典雅的小炕桌,炕前靠墙一溜儿四张硬木椅,都搭着淡墨暗花的椅搭和坐垫。椅子两边有一对高脚案几,上面各放置着一盆时兴的花草。

    看来,这夫人应该是个雅致的人儿。

    “可算是来了呀,我等的都快睡着了。”就在素和纳闷怎么进去了不见人的时候,就见那大炕右边一道五彩珠帘后人影一闪,一个温柔慈和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

    “娘,你这大半天在里面睡觉呀?”姚历当下抢了过去,迎上了刚走出来的女人。

    素和原本想着该是一个美貌的中年美妇吧,但是当她看清楚来人的时候,却是暗暗诧异。竟是有四五十岁的样子,慈眉善目,胖乎乎的很是可爱。虽然眉眼也长得不难看,但是却很难想象的出来她竟然生了两个相貌那么出众的儿子。

    “这个就是温家丫头吧!”姚大夫人笑着望向素和,素和忙趋步上前,行了个平常的屈膝礼,笑着道:“给夫人请安!”

    “啊……”姚夫人怔了一下,随即眉开眼笑,竟是无比开心的样子,拉着一边的徐妈妈道:“阿桂呀,你看,多少年了,都没有人这样给我行过礼!啊,这丫头当真是在村里长大的吗?”

    素和暗暗吃惊,这才想起来,这样的礼节以前经常见,无论是府里还是宫里,最平常不过了。但是在这样的地方,多半是不时兴吧?当下红了脸,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夫人莫要见笑,以前随着爹爹去外面看戏,见人家给贵人就是这样行礼问安的。”

    “哎呀,怎么会见笑呢?你这丫头,懂的真多。那可不仅是戏文里,城里也是这样的。不过咱们这小地方,不太讲究这些。被说是行礼,就是请安都已经荒废了。你问问历儿,这么多年了他可曾给我请过几次安?”姚夫人很是感慨道。

    素和暗自沉吟,想着这个姚家应该不简单吧!

    她若有所思的神情落到了徐妈妈的眼中,徐妈妈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警觉,拉了拉夫人的衣袖,轻声道:“姑娘刚来,先坐下再说吧!”

    “啊,对,这样有礼数的丫头,竟是一时间让我欣喜若狂,自己反倒失礼了。”姚夫人有些抱歉道,然后就要让素和上炕。

    素和想着自己脱鞋子什么的太麻烦了,便推脱道:“在家里一冬天都是坐在炕上的,腿都有些麻了。我还是坐在下面吧,夫人随意。”然后就过去坐在了炕下的椅子上。

    “桐花,还不看茶?”徐妈妈唤了一声,就听那丫头答应着然后出去了。

    徐妈妈将身材略显臃肿的夫人扶上了炕,让她靠着引枕坐着,自己坐在她下首给她轻轻揉捏着腿脚。姚历则是走过来坐在了素和身边,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姑娘先喝口茶,一会儿陪我去小佛堂把经卷请来,就在这里抄录好了。”桐花捧着茶盘进来了,姚夫人俯身对素和说道。

    “一切谨遵夫人的吩咐。”素和欠身道。

    “我可以在这里做功课吗?”姚历忽然问道。

    姚夫人摇头道:“去书房吧!抄经最是要心意虔诚,容不得半点儿打扰。你在旁边,她如何能平心静气呢?”

    “我怎么了?我又不吵?”姚历不服气,分辨道。

    “就是不行。”姚夫人坚决道。

    “好了,娘,我保证,我就坐在一边练字好不好呀?书房里太冷了,那么大就我一个人,不行,不行!”姚历起身走过去扑到了炕上,摇着姚夫人的手撒娇道。

    “哎呀,这么大的人了,也不害臊。”姚夫人满脸的宠溺,笑着道。

    最后终究还是拗不过他,让人再去搬了一张稍微小点的炕桌放到了旁边,准备好笔墨纸砚让他好好学习。

    素和用过茶水之后,全身已经开始回暖了,手指也暖烘烘的。这花厅里有熏笼,而且门窗紧闭,都加着厚帘子,因此一点儿都不冷。

    “夫人,可以开始了吧?”素和询问道。

    夫人点了点头,起身下炕由徐妈妈侍候穿好了鞋子,披上斗篷,便带着素和往小佛堂而去。

    外面风雪正盛,刚一出门素和就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姚夫人看见了,皱眉道:“穿的这么单薄,自是不行。阿桂呀,快去拿个御寒的东西吧!”

    “没事的。”素和嫌麻烦,忙拒绝道。但是徐妈妈已经进去了,不多时就拿着一顶湛青色起着暗花的锦缎斗篷出来了,一边帮忙给素和披上,一边系着带子笑道:“这是大少爷前儿个落下的,竟然挺合适呀!”

    素和不由得很是尴尬,心里有些不自然起来,但是人家终归都是一片好意,便也只能装傻充愣。

    将雪帽拉上来之后整个人都是暖烘烘的,似乎又回到了以前锦衣玉食的时光。她跟着姚夫人和徐妈妈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去,脚下的积雪已经有寸许厚。

    天地苍茫,院中一片空旷,这个时候,她觉得神思有些恍惚,竟然已经没有心思再去辨别方向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