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八章 中毒

    “宝贝儿,你这里真是又大又软啊。”

    “嗯,啊,你别摸哪里,不要。。。”

    “嘿嘿,什么不要,你这里都湿了,不信你自己摸摸。”

    “哦,你好坏,讨厌死了,啊。。。”

    “来,把舌头伸出来,唔。。。”

    王立春所在房间左侧的一间房间里,男女**之音不停响起,刚开始还有对话,到后来就完全变成喘气声和呻吟声了。男声粗重急促,女声呻吟婉转,听的人心中阵阵难耐,难耐心中的怒火。

    “主任,日本人到底搞什么鬼?当初不是说由清水小姐来么?怎么她临时反悔呢?”杨杰铁青着脸,嘴角不停的抽出着,双拳攥的发白,尽可能压制住胸中的怒火,用跟以往一样恭敬的语气问道。

    他没办法不恼火。今天下午,他接到了李士群的电话,通过电话李士群告诉他,今晚自己和清水姐妹将会前往忆定盘路35号,商讨有关处理王立春的事宜,或者说再进行一次试探。这次试探的结果一旦不能够令人满意,那么就要立刻处决王立春。

    试探的方法出自清水美惠子之口,她提议找一个女人来色诱王立春。不是表面上的搂搂亲亲抱抱,而是真刀实枪的色诱。因为共产党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在女色方面非常克制,绝对不会乱来,哪怕是卧底,也总会以各种借口和理由,避免与其他女人发生不正常的关系。

    色诱王立春的人选,清水美惠子提议的是她的姐姐,清水美穗子。清水美穗子刚听到这个提议的时候,并没有直接反对,而是愣了一下,思考良久之后终于点头答应,而整个过程李士群都在当场。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事先得到通知的杨杰,命人好生准备了一番。王立春所看到的那几个特务进屋,并不仅仅是搜查,还负责安装窃听装备,这一点他并不知情。

    当一切都准备就绪后,清水美穗子反悔了。日本人反悔,不需要任何理由,作为提议者的清水美惠子,也并未过问,只是笑了一下,然后就告诉李士群,让杨杰去将陈曼丽找来,由陈曼丽完成自此对王立春的试探。

    日本人的指示,李士群的命令,杨杰不敢拒绝,只能忍着怒火派人找来了陈曼丽。现在听着监听设备中传出来的王立春与陈曼丽的**之声,脑海中不由自主浮现出自己的情人,在那个小狐狸胯下承欢的情景,怎能叫杨杰不恼火呢?

    李士群没有理会杨杰,他只是在思考,这个叫做李云彪的共党,究竟跟清水姐妹有着怎样的关系。通过今天的事情,他已经看出来了,似乎应当是姐姐清水美穗子跟此人有某种瓜葛,而妹妹清水美惠子是知情者。

    杨杰的委屈,他很清楚,作为76号的掌权者,手下人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不过他并不在意,因为这次试探很关键,就像清水美惠子说的那样,李士群很清楚共产党人对男女作风方面的规定,毕竟他最先加入的就是共产党。

    可惜他们那里知道,王立春根本就不在乎这种试探,他正饥渴着呢。对于他来说,这是借助完成任务的名义,光明正大的嫖妓。糖衣炮弹怎么了?老子不仅要吃糖衣,连炮弹也有能力消化掉!

    凭借熟练的挑逗手法,原本对这个命令还有些抵抗的陈曼丽很快动情了,在他身下不停的扭动娇躯,一双藕臂紧紧搂着王立春的头,疯狂的献上香吻,双腿则紧紧夹着王立春的大手,扭动着,摩擦着,不时发出呻吟之声。…。

    由于技术不够发达,王立春和陈曼丽的**无法展现在李士群等人面前,但春宫声却清晰入耳,终是惹恼了杨杰,以及另一个人。

    “姐,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改变主意。难道你不思念小泉君了么?”清水美惠子一脸兴奋的听着监听设备传出来的春宫之声,笑着问道。

    清水美穗子此刻脸色发白嘴唇发青,身体随着入耳的**之声不住颤抖——那是气的。耳听自己妹妹询问,她恨声道:“不要把这个支那人跟小泉君相提并论,他不是小泉君,小泉君才不会向他这样!”

    “啧啧,我亲爱的姐姐,我想你错了。”清水美惠子转过头,带着几分讥笑的看着自己的姐姐,“天下的男人都一样,小泉君也不例外,只不过是你把他想的太正人君子了。你恐怕还不知道,小泉君参军前的那个晚上,我去找他了,我和他。。。”

    “住嘴!”向来表现文静的清水美穗子忽然抬手就给了自己妹妹一记响亮的耳光,“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冒充我,和他发生了关系,你无耻!”

    她这一巴掌用尽了浑身的气力,打得清水美惠子嘴角溢出鲜血。后者伸出舌头舔去了嘴角的鲜血,在嘴里品味了一番,脸上笑容不减:“我亲爱的姐姐,小泉君也是正常的男人,你不能怪他。我再告诉你一件事,那晚当我们相吻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我了,可他没有说破,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你不要再说了!”清水美穗子没有在动手,而是双手抱头,痛苦的嘶吼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从小你就不断跟抢我喜欢的东西,要知道我们是亲姐妹啊!”

    “我当然知道我们是姐妹了。其实这次我提议你去试探那个支那人,也是为你好,我不忍看到你那么思念小泉君。虽说那是支那猪,但却跟小泉君长得几乎一样,你要是能让他拜倒在你裙下,不但能够试探出他叛变的真假,也能一解你对小泉君的相思之情。”

    说到这里,清水美惠子来到姐姐身边,伸手抱住了的她的双肩,一脸关心的在其耳边小声说道:“姐姐,小泉君失踪已经快三年了,他已经被列入了阵亡名单,难道你还忘记不了他么?”

    清水美穗子挣脱了妹妹的双手,走到一旁指着对方厉声指责道:“我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我告诉你不可能!我是女人,你也是女人,而且我们还是亲姐妹!”

    “是么?”清水美惠子脸色一变,讥笑之意重现脸上,“那好,我也可以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你这一辈子都注定不会有男人喜欢你,只有我,才能一辈子陪在你身边!”

    姐妹俩正在争吵,忽然听到监听设备中传出了女人的惊呼声和男人的惨叫声,以及重物从床上坠地,还有东西摔碎的声响。

    “啊!”

    “好痛,啊,疼死我了。”

    不好,出事了!清水姐妹对视一眼,脸上原本丰富的表情眨眼消失。清水美穗子擦净了脸上的泪水,清水美惠子则揉了揉脸颊,拿起了电话。

    过了好久,李士群才皱着眉头走进了房间。

    “李桑,发生了什么事?”清水美惠子侧脸问道。

    李士群一阵挠头,这事情实在是不好回答,因为王立春中毒了。

    陈曼丽以身体来试探王立春,而王立春也并未推拒,更是表现出了色中老手的风范。从调情到前戏,硬是把心有抵触情绪的陈曼丽挑逗的欲火焚身,从开始的假意敷衍,变成了主动迎合。就在前戏完成,二人赤身裸体准备进入正戏的时候,王立春忽然捂住了肚子,惨叫着从床上摔了下去,不停的打滚,喊着肚子疼。…。

    这是个意外,李士群起初还以为是王立春为了避免发错误,而故意耍的手段,可等到前去查看的杨杰返回,却得知王立春是真的中毒了——被人下毒!陈曼丽也因为和王立春有唾液接触,也产生了轻微中毒的表现。

    是谁想要毒杀王立春?这个问题不要说李士群,就连一直看押着王立春的杨杰都解释不清楚,这叫李士群如何向清水姐妹汇报?

    很快就有医生赶到,也证明了王立春身中一种慢性毒药,应当是从口中进入,话句话说,如果不是陈曼丽在缠绵期间对其下毒,那么最可能的就是食物投毒和水中下毒。

    由于王立春从昨天回来后,就一直被软禁在房间里,所接触的都是第三行动大队的人,所以嫌疑范围很快就被圈定了——第三行动大队第二组的所有成员。

    包括组长赵斌在内,第二组一共有八名成员,他们一直负责看守王立春,就连送水送饭也由他们负责,所以下毒之人很有可能就在其中。可查到这里线索却断了,八名成员两两一组,不曾分开,就连去茅厕都是两人一起,根本没有人有单独下毒的机会。

    不仅如此,根据毒药发作时间,医生推断王立春应该是吃晚饭的时候中的毒,幸好王立春服下的毒药计量很少,还不至于威胁到生命。但剩菜剩饭经过检查并没有问题,就连王立春喝的水都没有问题,这不禁让人怀疑,王立春所中之毒,究竟是谁,又是通过何种方式下的。

    听完了李士群的汇报,清水美穗子说道:“李桑,我命令你,用尽一切办法救治他,他不能死!”

    “是。”

    “可惜这次的试探又失败了。李桑,你这里不干净啊。”清水美惠子沉默了许久,悠悠的说道。她的话,让李士群浑身打了个冷颤,顿了片刻后,他硬着头皮说道:“您说的极是,这件事我会下令彻查的。另外,我有一个新的想法。。。”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