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七章 前狼后虎陷两难

    感谢南方流浪者和龙绍lli两位同学的慷慨打赏。

    王立春不想回来,真的一点都不想回来。为了保护陈月雯不落到76号手里,他开枪打死了潘明,引起人群的骚动,趁机带走了陈月雯,也直接导致汉奸们的行动失败。他让陈月雯先行返回虎踞岭,自己则是打算通过与蓝箭商量好的秘密联络方式,告诉蓝箭计划失败,然后回归锄奸队。

    但好死不死的是,他碰到了四海帮的人,四海帮的人也认出了他。对着他就是一顿穷追不舍,甚至还动了枪。得知发现了那个跟自己老大死有关的家伙,越来越多的四海帮帮众参与到了满城围追王立春的行动中。

    眼见追自己的人越来越多,心中叫苦连连的王立春,只能把心一横,跑回了忆定盘路35号,杨杰的第三行动大队驻扎之地。

    这小子居然自己跑回来了!

    在自己的办公室,杨杰再一次看到了这个令自己颜面大失的家伙,发现对方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苍白的嘴唇不停大口呼吸,肆无忌惮的抢过旁边桌子上的茶水,牛饮起来。

    “你怎么回来了?”杨杰问道。

    一口气喝了三缸凉茶的王立春,打了个水嗝,长出了一口气,这才回答到:“处长,我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这里就是我的家,我不回这儿还能去哪儿?”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当老子不知道你是被四海帮的人追杀回来的么?到现在门口还有四海帮的人在哪儿转悠呢。

    杨杰心中不停大骂,仔细盯着王立春脸上的表情,好一会突然问道:“你为什么要杀了潘明?”

    “谁是潘明?哦,就是那个大龅牙啊!没错,是我杀了他,不然我就死在他手里了!”

    按照他的解释,自从他归顺之后,潘明就一直跟他不对付,不但经常打骂自己,还一直在敲诈那两根用自己节操换来的金条。以前是待在驻地,潘明不好太过明抢,可是今天外出执行任务,潘明原形毕露,不但打骂他,更是威胁他,如果他不将两根金条交出来,就把他交给四海帮的人。

    就在开枪之前,潘明拉着他,指着远处走来的几个流氓打扮的家伙,说那些人就是四海帮的人,如果他再不交出金条,就立刻把四海帮的人叫过来。为了保命,为了摆脱潘明,王立春不得已朝着潘明开了一枪,并且逃跑了,他怕潘明指出的那几个四海帮的人来找他寻仇。

    说到最后,王立春已经是一把鼻涕一把泪了:“处长啊,我真的是逼不得已。想我归顺之后,一直对您忠心耿耿尽心尽力,可他就是看我不顺眼,欺负我。就这两天,他打了我十九下,踹了我四十八下,这我都忍了,可他不该为了想要我的金条,就打算把我弄死!我死不要紧,可我一死,就不能再替您效力了,不能再为您抓共党了!”

    王立春在逃回来的路上,就已经编好了借口。虽然这个借口听起来有些牵强,不过勉强还是能够站得住脚。有一线生机总比他落在四海帮手里,落得个尸沉黄浦江要好?

    杨杰看着王立春声情并茂眼泪横飞的表演,一声“无耻”差点脱口而出。

    “压下去,先关起来。”杨杰挥了挥手,看着王立春极力挣扎,听着王立春不停喊冤表忠心,痛苦的揉了揉额头。共党当初怎么就瞎了眼,看上了这么一个无耻的家伙?…。

    对于给出的理由,他本能的不相信。不过细细推敲之后,里面也确实有那么一丝合理,至少今天在暗中监视王立春的人汇报中,验证了潘明经常对王立春拳打脚踢的事实,而且潘明被强杀之前,的确跟王立春有拉扯动作。还有一点,潘明这两天,的确一直在敲诈王立春手里的金条。

    不管怎么说,王立春回来了,杨杰必须将此事立刻报告给李士群,而李士群并未因为王立春编出的那番借口,还有主动返回的举动,而改变自己的初衷。

    他决定处决王立春,枪毙这个不安因素,然后将“斩草”行动提前收尾。多年的斗争经验所培养的直觉告诉他,这个行动出了不安因素,很可能影响整个计划。不过这需要得到清水姐妹的同意,因为她们才是“斩草”行动的指挥者和制定者,而且似乎跟那个不安因素还有某种瓜葛。

    “不行,我不同意!”不出李士群的预料,他刚将处决王立春的提议说出口后,就遭到了清水美穗子的强烈反对。

    他很想问一句,这一对特高课的姐妹花,究竟跟共党的那个不安因素之间,究竟有什么瓜葛,可是他的谨慎没有让他问出口。他从“斩草”行动这方面进行阐述,重点指出王立春已经成为关乎行动失败与否的不安因素,所以行动应该提前收尾,以免将来功亏一篑。而那个不安因素,不应该有留下了的必要。

    “李桑,你认为‘斩草’行动中,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什么地方?我记得你应该刚收到情报,共党已经准备从外地调人了,而且很可能是南京的部分地下党,你现在提出整个行动提前结束?”清水美惠子不像姐姐那么激动,详细地问道。

    李士群最担心的就是,王立春是假投降。共党根本就知道锄奸队内存在内奸,而王立春所做出的一切举动,包括在百乐门英雄救美以及最后受不住惊吓而变节,很可能都是共党的计划之一。

    眼下看来,王立春假投降的可能性很大,那么李士群有理由怀疑,共党这么做就是为了弄清楚内部的奸细,说不定他们已经嗅到了“斩草行动”的味道。而向上级申请,从南京方面调派有经验的地下党来执行锄奸行动,可能就是为了找出那个奸细设下的圈套。

    奸细的死活,李士群并不关心,他只是不能接受“斩草”行动最后一无所获,虽然因为那个内奸,在前不久他们破获了共党多个交通站,重创了上海地下党。尤其是这次行动是日本人负责的,一旦失败,责任很可能就会推到他的身上。

    听完了他的理由,清水姐妹思索了片刻,妹妹清水美惠子先是点头认可了李士群的担忧,然后分析道:“李桑,说的直接一些,你最担心的只有一点——李云彪投降的真假,对么?”

    李士群点了点头,这一点很重要,也很关键。

    “我倒是有一个办法能够验证。”说到这里,清水美惠子顿了一下,扭头看向姐姐清水美穗子,“姐姐,事关整个行动的成功与否,我们必须抛弃个人因素。我听说,共党有一个很好的习惯,哪怕是卧底也从不会违背。。。”

    这一夜王立春睡得很不踏实,醒了几回,入睡都很困难。黎明的时候他再一次醒来后,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他现在的处境很不好,杨杰让人将他关起来,显然是对他的枪杀潘明的藉口不满意。想想也是,杨杰这种老特务,又不是弱智,怎么可能会轻易相信呢?…。

    不过危险中还有一线生机,因为王立春并没有被关进地牢,而是软禁在自己的房间,吃喝都有人送进来,只是不许离开,不许接触任何人罢了。逃过了四海帮的追杀,王立春却要面对76号特务可能采取的手段,这让庆幸之余又心中惴惴,睡不好那是很自然的。

    来到这个年代一年多的时间里,他第一次生出了恐惧之心,是真正的恐惧。对自己未来的不确定,不知道杨杰这货特务会如何处置自己,在黎明之前最黑暗的这段时间,王立春开始变得患得患失起来。

    不过他并不后悔当初作出的这个决定,当时的情形下,不逃回忆定盘路35号,还能逃到哪儿呢?再怎么说,在特务眼里,他多少还是有几分价值,而不像四海帮的人,对他只有处之而后快。

    翻来覆去思考着,王立春又想起了下午黄浦江畔的那一幕。他总觉这次见到陈月雯后,对方变得有些奇怪,可究竟哪里奇怪,他却说不出来。而且纠结于自己的身份,似乎是想要完全确定,自己并不是日军的那个小泉。

    一整天都无事发生,除了送饭的人外,没有人来过。事实上,他在第三行动大队的存在感就不高。直至晚饭后,几个面无表情的特务走了进来,在房间里到处翻查一番,结果空手离开了。王立春看得出来,这些人好像是怕屋子里藏有武器,可是他的配枪,在回来的时候,就已经被搜走了。

    这该是要有大人物来了?王立春心里盘算着,不知道等待自己的究竟是好是坏,没过一会,顶着地方支援中央发型的杨杰走了进来:“昨天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你没有隐瞒。考虑到你刚过来,有很多规矩都不明白,这一次我暂且不追究,不过不许有下回,听到没有?”

    王立春一脸感激的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暗暗评价:来的人不对!

    杨杰说完这句话,转身便走,可是再出门的那一刹,忽然问道:“你是怎么认识清水小姐的?”

    “啊?什么清水小姐?”

    “哦,没事了。”

    杨杰离开了,王立春继续等待要来的大人物,可是等了一个多小时都再没有人来。无聊之下他端起茶杯,刚喝了口水,房门忽然被人推开了,一股熟悉的香水味道,率先飘至。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