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五章 你真的是王立春么?

    感谢龙绍lli的再次打赏,以及iloveasin同学的打赏。

    街上的行人很多,陈月雯距离他也还有三四十米远,可他依旧一眼就在拥挤的人群中,看到了那张让他魂牵梦萦的面容,那个牵动着他的心的女人,他的女人!

    不能撤了!陈月雯的出现,令得王立春彻底打消了逃离的念头,开始转动脑筋,寻找对策,既能够救下陈月雯,又能够尽可能不完全暴露自己。事情已经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眼看着陈月雯与三和茶馆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王立春再也忍不住了,快速逃出了腰间的手枪。。。

    “爸,你觉不觉的今天街上的人特别多啊?”距离三和茶馆不到二十米的陈月雯,用眼角的余光扫量着街道两侧,压低了声音对身边的中年人说道。

    “是有点反常,不过为了弄清楚龙盘山西北一带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冒一点险也是值得的。不然日军为什么在阳泉这样一个小县城,居然驻扎了一个联队的兵力之多?而且一直很少主动出击,直到八路把手伸了进去。不过小心无大错,一会你看着点,万一有不对劲的地方,你立刻撤。。。”

    中年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前面不远处的小巷里传来了一声清脆的枪响声,还有杀猪般的喊叫声:“杀人了!出人命了!”

    哗啦一下,民壮路上的行人炸锅了,原本还井然有序的街面,瞬间变得混乱不堪,中年人犀利的目光,透过混乱的人群,一眼就看到了街道上有五六个人,从不同的地方朝着枪声响起的地方冲了过去,而三和茶馆斜对面的一家旅馆内,还有隔壁的绸缎铺内各自冲出一队人,迅速包围了三和茶馆。

    有埋伏!

    电光火石之间,中年人做出了判定,就在他想要让陈月雯撤离的时候,却感觉到自己被人撞了一个踉跄,而身边的陈月雯也被那个人拉着跑了。

    找死!中年人站稳身形后,立刻拔出枪,就瞄准了抓着他女儿的手,挤向人群最密集地方的那个人,可是最终他并没有扣动扳机,而是皱起眉头,眼睁睁的看着对方拉着他的女儿消失在人群中:“是他?他怎么会在这儿?难道刚才是他。。。”

    中年人没敢多想,也找了一处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向天开了一枪,让场面变得更加混乱,然后快速离开了。

    没一会,原本熙熙攘攘的民壮路就变得冷清一片,除了76号的特务外,就只剩下了一具尸体,和一滩血迹。。。

    “大春儿,你干什么,你要拉我去哪儿?”王立春还没有冲到她面前的时候,陈月雯就已经认出了他,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上海两次见到王立春的场合,都是那么的不同寻常。

    “别说话,茶馆有埋伏,周围都是特务!”王立春冲忙回了一句,拉着陈月雯的手继续飞奔,直直跑到黄浦江畔的一片小树林内,才松开了手,“月雯,现在安全了,呼呼。”

    看到王立春撑着膝盖,大口的穿着粗气,陈月雯心中感动。她掏出手帕轻柔的替其拭去了脸上的汗水:“大春儿,刚才是你开的枪,对么?”

    “是我。”王立春点了点头,下一刻就直起了身板,扳着陈月雯的双肩,看着对方明显比在虎踞岭时消瘦,心中不禁一阵心疼,一阵愧意,“月雯,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害得你受苦了。”…。

    陈月雯唯一错愕,很快就明白过来。她苦笑着摇了摇头:“大春儿,别这么说,其实跟你没有任何关系,真的。要说对不起的话,应该我对你说。。。”

    话音戛然而止,王立春隐约感觉到,陈月雯似乎还有些话没有说出口:“月雯,你想说什么?”

    陈月雯沉默了,沉默了好久,才幽幽的开口说道:“大春儿,我问你,你爱我么?”

    “我当然爱你了!”王立春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幸好陈月雯不像后世的女人,男朋友回答这个问题快了,会被指责没诚意;回答的慢了,又会被指责想得太久。

    陈月雯慢慢倒在王立春的怀里,听着对方的心跳声,柔声问道:“那,今后,不论我是什么身份,你都会爱我么?”

    “当然了!”王立春感觉有些奇怪,只以为陈月雯指的是眼下在军统的卧底身份,不由得抱紧了怀中的佳人,“月雯,你听我说,不要再回国民党那边了,你直接回虎踞岭。只要你到了虎踞岭,我看到时候谁敢上山逼你!”

    陈月雯的眼圈红了:“你不跟我一起回去么?”

    嘶,我也想回去啊!

    “我在上海还有些事情,暂时走不开。”说着话,王立春从贴身的内兜里摸出了两根金条,“拿着,当是你的路费,路上别委屈了自己。”

    感受到王立春浓浓的爱意,毫无防备的关怀之情,陈月雯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抱紧了王立春,双眼紧闭,泪水夺眶而出,嘴里反复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大春儿,对不起。”

    “傻丫头,这怎么能怪你呢?是那帮家伙哄你去当卧底的?第二封信也是他们逼你写的?跟你没关系的。”

    黄浦江畔的一片小树林内,一男一女紧抱在一起,享受着清风的沐浴。一个是不停的道歉,一个是不停宽慰,不知何时王立春坐在了草地上,陈月雯坐在了他的怀里,二人紧紧相拥,疯狂相吻,半年多的相思之情,在这一刻彻底化作了无穷无尽的爱意,仿佛世间一片混沌,只有他们二人一般。

    许久,唇分。粉颊微红的陈月雯享受着王立春宽阔的臂膀,轻声问道:“大春儿,你怎么会来上海呢?”

    “这个,说来话长。总之就是我倒霉,被抓了壮丁,你就别问了。”王立春没有告诉对方他和蓝箭此行的任务,不是因为他的觉悟和警惕,而只是出于害怕陈月雯会为他担心。

    但陈月雯去不这么认为:“你不相信我?”

    “不是,我。。。唉,我告诉你好了,我是被人抓来,一起除掉叛徒的。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不会有危险的,真的,你不用替我担心。”

    他的话,说的很直白,还带着一些磕巴,可是陈月雯却从中听出了王立春对自己的爱意。眼前抱着自己的这个男人,不论做什么,说什么,都是在为自己考虑。

    “大春儿,抱紧我,我想感受你的心跳,感受你的温暖。”陈月雯抓紧了王立春的衣衫,而后者则紧紧抱住她,脸颊在她的额头轻轻的摩挲。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日近黄昏,未吃午饭的二人都没有感觉的饥饿,只是感觉时光流逝的太快,相聚的时光太短。

    “大春儿,你今天怎么会在那儿出现呢?”

    “哪儿啊?哦,你是说茶馆啊。我跟你说,千万不要再跟着军统混了,尤其是上海。43年以前,军统根本斗不过李士群那家伙。”…。

    “43年以前?”陈月雯眼中露出了不解的神情。

    “嗯,没错,43年以前。我要是没有记错,李士群会在43年被日本人毒死。”

    “李士群被日本人毒死?你怎么知道的?”

    糟糕,说秃噜了。

    “啊,我差点忘了,你马上就回山了,根本不会再跟着军统了。你记着,回去之后告诉大当家他们,我在这边一切都好,很快就能回去了,让他们别担心我,带好队伍。还有,你告诉石头,让他。。。”

    “大春儿!”陈月雯忽然坐起身来,绷着面容,直视着他,“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在这一刹那,王立春忽然有一种错觉,怀里的陈月雯似乎变了。不论是语气还是神态,都给他一种很陌生的感觉,再没有之前给他的那种柔弱,那种需要小心呵护的感觉。

    “我猜的。”

    听到王立春的语气中带着疏远的平淡,陈月雯脸上的表情再次发生变化,重新靠在王立春的怀里,又恢复了以往那个小鸟依人的感觉:“大春儿,有些话不能乱说。李士群这个叛徒,投靠了日本人后,成为日本人豢养的一条恶狗,日本人怎么可能会杀了他呢?但如果你有李士群和日本人不合的消息,一定要告诉我。。。向组织汇报,这会成为很有价值的消息的!”

    这就是延安的魔力么?短短几个月,居然让一个女学生发生这么大的变化?王立春心中感慨,只是日本人为什么会杀了李士群,他也不清楚,毕竟那部电视剧演得太早了,绝大部分细节他都忘了。

    “大春儿,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茶馆旁边出现呢。”陈月雯又想起了这个关键的问题。

    “我,我。。。对了,你还记得上回想要杀我的那个独臂么?好像是叫老六什么的,他被汉奸抓了,受尽了极刑,不过他很硬气,没有招供。”

    “你别转移话题。。。等等,你说什么?你是说老六,他还没死?你怎么知道的?难道你。。。”陈月雯猛然从王立春的怀里站了起来,想到今天三和茶馆敌人的埋伏,忽然间她明白了什么。

    “你别误会啊!”王立春急了,连忙解释,“我是诈降,混进去的,并没有真的当汉奸!”

    “你说你打入76号?”陈月雯美目圆睁,差异的打量了王立春好久,“怎么可能这么容易?”

    王立春只怕陈月雯误会:“月雯,你相信我,你应该了解我的,我怎么可能当汉奸呢!”

    好一会,陈月雯才点了点头:“我相信你。只是,你能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人吗?”

    “月雯,你不要紧,我是王立春啊!”

    陈月雯看了王立春好久,几次欲言又止,最终问了出来:“你真的是王立春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