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七章 李士群驾到

    今日四更,第一更到。

    由于心理惦记着王立春这条大鱼,杨杰第二天一早就来了。从手下的汇报中得知,汪瀚章一晚上除了上了三次厕所,就再没有离开过监听室。另外汪瀚章喝了五杯咖啡,从来没有睡过,一直都是在密切的注意着隔壁的王立春,哪怕王立春睡得已经打起了呼噜。

    嘶,这个年轻的共党,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能让老汪这么下本钱?杨杰昨晚被陈曼丽伺候的两次达到巅峰后,并未忘记正事,让陈曼丽从她遇到王立春开始一直到王立春最终被抓整个过程,又详尽的讲述了一遍。

    从陈曼丽的讲述中,杨杰能够得出以下的结论:第一,这个共党的真正姓名并不叫王立春,而应当是姓李;第二,这个共党很好色,非常的好色,不过想想也对,谁没年少风流过,共产党也不是苦行僧;第三,这个共党算是个色中老手,因为陈曼丽这样的交际花,居然被对方的挑逗手法弄得有些难以自持。

    杨杰知道总部这段时间似乎在进行一个庞大的行动,是针对共产党的,极斯菲尔路上发生的那起枪战,就是其中的一个环节。所以他有一个问题想不通,王立春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在这种紧要的关头,为什么突然出现在百乐门这种地方呢?

    “老汪,你不会一宿没睡?”杨杰推门而入,就看见汪瀚章坐在镜子前,通红的双眼直直的盯着前方,手边的烟灰缸内已经堆成了一个小山,而被他盯着的家伙,还没有醒。

    汪瀚章摁灭了手里的烟头,头也不回的反问了一句:“我睡没睡,你会不知道么?”

    杨杰嘿嘿一笑:“那小子一晚上都在睡觉么?”

    “中间起来过一次,在墙角撒了泡尿,然后动抽屉里翻出来几张纸,盖在了尿上,接着又睡了,一直到现在。你怎么看?”

    这个共党倒还真是镇定!这句话他并没有说出口,因为他知道汪瀚章问的是,通过对方的这些举动,如何判断对方性格,从而制定相应的审讯策略。76号不是只会严刑逼供的。

    但正因为他明白了汪瀚章话中的含义,才更让他惊奇。作为审讯室的主任,汪瀚章那是审讯的行家,这几年来多少硬骨头都被他撬开了嘴巴,但也从来没见过他为了审讯一个犯人而苦思整宿。

    “怎么审讯那是你的事儿,我就不参合了。”杨杰也是老狐狸,才不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对方,“要不要我派人把他弄醒,让你的人把他带回去?”

    “你认为他现在真的没醒么?”汪瀚章忽然问道。

    “那他为什么要装睡呢?”杨杰不以为意的反问了一句。

    汪瀚章又点着了一颗烟,并没有抽,只是让烟在手里燃着:“你认为,他知不知道咱们在这边监视着他?整整一晚,他的脸都朝着这边。”

    杨杰眼角骤然跳动两下,目光转向镜子另一侧的王立春,略带疑惑的问道:“以他的年纪,能想的那么多?”

    “哼,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他是不是已经弄清楚自己落到谁的手里了?”

    汪瀚章这最后的问题,犹如一记重锤狠狠的砸在了杨杰心头,令得杨杰身形轻颤两下,昨晚王立春那一连串的举动,如果过电影般在他脑海中一一闪过。这家伙从一进来就都知道了,要不然为什么搬着凳子做到墙角的时候,要坐在镜子对面,而不是镜子一侧?这个小狐狸!…。

    杨杰突然间发觉,自己做完派人扮成警察对其进行审讯是一个笑话,对方根本是为了配合自己而装出那种惊慌的模样,这是对他的蔑视,红果果的蔑视!

    “老汪,你要是现在不把这小子带回去的话,那就让我的人好好招呼他一顿,说不定在我这儿他就全招了。”杨杰的口气没有任何的变化,不过心里却是大恨。

    汪瀚章一口否定了杨杰的提议:“不能对他用刑。”

    “为什么?落到咱们手里的人,哪个不得脱层皮?你一直不让对他刑讯逼供,难不成他是你的私生子?”

    “他不能死,不能受伤,必须让他完好无损的投降咱们,而且还要把他吸收为咱们的人。”汪瀚章这句话,带给杨杰太大的震惊,然而更令他震惊的还在后面,“不要问我原因,你知道咱们的规矩,我只能告诉你,昨晚这是主任的意思。”

    汪瀚章口中的主任,指的是李士群。

    这小子到底什么来路,怎么主任都这么重视他?杨杰诧异的看着汪瀚章,许久才吐出了一句:“那你打算怎么审讯他?不能打,难道要咱们像供佛一样供着他?那样他就能招供么?”

    “你还记不记得明末时期的洪承畴,是怎么投靠满清的?”

    “你是说。。。”杨杰明白了汪瀚章的意思,心中不禁破口大骂。陈曼丽是他的女人,虽然因为交际花的身份,经常游走于权贵政要之间,承欢胯下,可那是没有办法的事儿,而且那些人也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但面对一个年轻的共党,居然要老子把自己的女人送出去,而且你汪瀚章跟老子还是平级。。。老汪,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

    汪瀚章清楚地看到了杨杰脸上的变化,以李士群对他的重视和信任,还有这次计划的重要性,他能把杨杰吃的死死的。不过正是由于这次计划太过重要,所以他必须打消杨杰的抵触心理,以免这最有可能诱使王立春变节的方法失败。

    “老杨,来抽颗烟。”自从审讯室成立,汪瀚章当上主任以后,还从未给平级的同僚主动散过烟。

    杨杰并不领情,铁青着脸推开了对方的手,从自己的衣兜里摸出一颗烟,自顾自点上,慢慢的抽着,一句话也不吭。

    “老杨,不就是个女人么,你至于这么在意么?况且我不也是没有别的办法,到现在为止,我就发现了这小子一个弱点,好色。”

    “前年你新娶的老婆长得也漂亮,不比曼丽差。”杨杰不冷不热的说了一句。严格说来,他并不怕汪瀚章,双方没有隶属关系,谁也管不着谁,汪瀚章是李士群的心腹不假,可杨杰同样深得李士群的信任。真要豁出去和汪瀚章翻脸,李士群绝不会明显偏帮汪瀚章。

    碰了个这么锋利的软钉子,汪瀚章并未露出恼怒之色,顿了片刻后,缓缓说道:“老杨,你是老人了,应当知道这段时间主任正配合着日本人进行一个大计划,而你抓来的这个王立春,目前来说是很关键的人物,关系着整个计划的进展。

    你的人这么快就能抓到他,绝对是大功一件,但如果你能够让手下人诱使他投靠咱们。。。你将得到的收获我就不说了。虽然你会吃点亏,可现在这点亏,跟你将来得到的相比,哼哼,你自己考虑。”

    “这个人真有那么重要么?”…。

    就在汪瀚章和杨杰交谈的时候,王立春醒了。他没法再继续装下去了,一个姿势趴得久了会很难受的。

    这帮货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还不审讯我?我露出的破绽已经足够多了,他们不可能看不出来啊,把我关在这里不理不问到底是怎么个事儿?麻痹的,还有没有天理了,怎么到我身上,连投降都变得这么困难呢?

    他在抱怨,按照他和蓝箭的计划,他离开蓝箭后,要想办法落到76号手中,然后变节投降,这是计划中一个关键步骤。他的运气应该算是很好的,不到一天时间就成功被捕,可左等右等,就是等不来正常的严刑审讯。

    这让他怎么叛变?总不能因为关在这里没人理会,就主动喊着要叛变?

    他要是知道,此刻隔壁的汪瀚章和杨杰也同样考虑,用何种方式能够让他变节的话,不知心里会是怎么个想法。

    伸了个懒腰,挑衅的看了眼墙上的镜子,王立春起身开始活动身体。昨晚他睡得并不好,不是心里紧张睡不着,而是睡得太难受了。

    “来人啊,我要喝水,我要吃饭,我要拉屎,我要撒尿!”在房间里转悠了一圈,王立春扯着嗓子喊了起来。原本他并不像这么嚣张的,只想让自己显得沉稳冷静一些,可现在他必须改变计划,通过自己的挑衅,尽量多拉来一些仇恨,争取让敌人尽快进入对他的严刑拷打阶段。

    “王先生,你醒了。”说来也巧,他的喊叫声才落,紧闭的房门开了,精心打扮的陈曼丽,面带笑容,穿着开叉开到大腿根的旗袍,娉娉婷婷的走了进来,手上还端着一个盘子,里面盛放着鸡蛋三明治和牛奶。

    这是怎么回事儿?王立春愣住了。

    “王先生,委屈你一晚上了,想必你也饿了,先吃点东西。”说着话,陈曼丽嫣然一笑,如百花灿烂般。一股春风悄然在王立春心中吹过,带起了阵阵涟漪,使得他脸上露出了正常男人见到美女后的表情。

    “吃,放心好了,没有毒的。”说着话,陈曼丽在三明治上轻轻咬了一下,又喝了一口牛奶,留下了口红的唇印。

    “你又想怎么害我!”王立春的语气听起来虽然不客气,可在结果托盘的时候,却在陈曼丽的手上摸了一把,而且拿起三明治,一口咬在了陈曼丽咬过的地方,“嗯,要是能有番茄酱就好了。”

    “这小子倒是挺会吃的!”隔壁正观察他的杨杰嘟囔了一句,汪瀚章脸上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就在这时房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个沉稳中不乏威严的声音响起:“瀚章,审讯的结果怎么样?”

    “主任?您怎么亲自来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