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六章 大鱼王立春

    来的人叫汪瀚章,76号审讯室主任,那是审讯逼供的行家。对于杨杰来说,这一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汪瀚章是76号掌权人李士群的心腹。当然,他杨杰也是李士群的心腹,经过早先的一番洗牌后,76号主任丁默邨被副主任李士群成功的踢出局,只挂了主任的名头,却没有任何的实权,丁的亲信也全部下马。

    所以说,现在的76号,各处室的头头脑脑都是李士群的人,至少明面上全都是,杨杰自然也不例外。只不过,作为审讯室的主任,汪瀚章却是心腹中的心腹,有许多事情汪瀚章知道,而杨杰却未必知道。

    汪瀚章的到来,让杨杰明白自己判断的正确性,他抓来的王立春,恐怕真的是条大鱼,很重的大鱼。

    “你先出去,等会我回去找你。”杨杰还是忘不了陈曼丽的身体,毕竟今晚他没有尽兴,“老汪,来,坐,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汪瀚章跟杨杰的关系还算可以,对杨杰也算了解。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不但要同时面对国共双方的特务暗杀,还要小心应对内部的权力斗争以及来自日本人的威胁,别看现在过得风光,但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一定能够看到明天的日出。所以他能够理解杨杰的荒唐。

    “这件事你就不要问了,你只要回答我,你抓的人是不是叫王立春。。。就是他,快叫你的人住手,先不要打他!”

    汪瀚章的到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救了王立春一次,让他躲过了一场皮肉之苦。被他彻底惹怒的大龅牙,和另一个同伴,已经将王立春堵到了墙角,手中拎着橡胶棍,打算刑讯逼供。

    等到杨杰命人将大龅牙等人从那间房间里叫出来,再次将王立春独自关起来后,杨杰递过去一颗烟,再次说道:“老汪,咱俩啥关系,这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儿?别忘了是我的人抓到的他。”

    汪瀚章自己点燃了烟,摇头道:“老杨,该让你知道的,自然会让你知道。”

    这话听起来很是可笑,就在半个小时前,就在这间房间里,这句话是杨杰送给陈曼丽的,可现在送话的人换成了汪瀚章,而他杨杰成了接话的人。都是平级的处长,差距怎么就那么大呢?

    杨杰并不在意,他很清楚作为审讯室主任的汪瀚章,在审讯过程中审问出了大量的重要情报,而其中相当一部分都是直接报告给了李士群,除了机要处和情报处的处长,像他们几个行动队的队长还有其他像什么督查室、专员室、化验室、总务处、电务处等的主任处长什么的,有很多重要情报都不知道。

    汪瀚章不说,不代表杨杰不能自己看,自己判断。他很清楚的看到,汪瀚章在点烟的时候,手颤抖了好几下,打火机打了三下才打着了火。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汪瀚章心里很激动,他抓到的这个王立春很重要!

    想明白这些,杨杰靠在沙发上,美美的抽了口烟,缓缓说道:“他说他叫沈浩,本市人,他的身份证明上也是这么写的。不过我的人刚才已经简单的问了他几句,戳穿了他的假身份。至于他的真实姓名么,他的确说过自己叫王立春,但这是否就是他的真实姓名,还有待考证。”

    汪瀚章走到镜子前,默默的抽着烟,鹰隼般犀利的目光锁紧了隔壁的王立春,好一会才自言自语的说道:“二十岁出头,皮肤白净,性格惫懒,身上有学生的味道,但也有商人的狡诈气息,总之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共产党,给人一种无赖的感觉。嗯,是他了,就是他!”…。

    “共产党?”杨杰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联想到了昨天在极斯菲尔路发生的那起枪战,“老汪,这家伙跟昨天总部门口的事儿有关?”

    汪瀚章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杨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道:“老杨,把你们的记录拿给我看看。还有,给这小子拍照,照片洗出来后送回总部,总部那边等着要呢。”

    杨杰出去安排了,自有人拿来了记录本交给汪瀚章,同时也送上来一杯热咖啡。汪瀚章喜欢喝咖啡,不喜欢喝茶。

    记录本上记载的内容,主要是根据陈曼丽的口述,记录下来的有关她与王立春之间的对话,还有从她第一次见到王立春之后,王立春的言行举止,以及从王立春身上搜出来的东西。汪瀚章先是粗略的翻阅一遍,然后拿起了耳机,监听设备具备录音功能,里面录下了大龅牙审讯过程中的所有对话。

    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杨杰红光满面的回来了,从他略显疲惫的步伐、稍显倦怠的神情。。。最重要是忘记关上的裤门来看,他应当是忙里偷闲,和陈曼丽把没有完成的事业一同进行到底。

    “咦,老汪,你怎么还在这儿?我还说让我手下的小兔崽子跟你学一学呢!录音你听过了,太丢人了,他们真得跟你们学一学审讯的手段了。”

    汪瀚章嘴角微翘了一下,轻笑道:“你的人已经很不错了,至少省了我们戳穿他身份谎言,而且,而且也让我们看到了他的狡诈之处。对了老杨,这上面的内容你都看了么?”

    看到汪瀚章举起记录本晃了晃,杨杰就知道对方想说的是什么:“简单看了一下,里面的内容都很肤浅,将来还要靠你们审讯室的人来深挖。”

    “老杨你说笑了,要是没有你这上面的内容,就算我的人把他拔下三层皮,有些东西也问不出来。”汪瀚章的心情因为记录本上的一句话,好了许多,“我终于明白,你刚才为什么强调,他的真实姓名,以及他自己说自己叫王立春了。”

    “老汪,你这才是说笑。看他细皮嫩肉的样子,肯定没吃过什么苦,你要是想从他嘴里问什么,几鞭子下去什么都有了!”

    “呵呵,你不用套我的话。”汪瀚章笑着摇头道,“据我掌握的情况,他绝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而且他的狡诈你已经知道了,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昨天早上针对他们布下的埋伏,就是被这小子破坏的。嗯,如果能够确定,他就是刚从外地来的王立春的话。所以说,老杨,这回你可是立下了大功,到时候主任肯定会好好奖励你的。”

    这番话让杨杰很是受用,如果没有陈曼丽的机警和运气,怎么可能抓得到眼前的大鱼?如果没有陈曼丽之前的试探,哪怕汪瀚章的人把王立春活活打死,也不会知道连“王立春”这个名字都是假的。更让杨杰开心的是,一向冷酷的汪瀚章,能够用这种态度,说出这种话,这说明心情好的不止他杨杰一个,汪瀚章同样如此。

    这个王立春到底什么来头呢?

    杨杰有些心痒。从事谍报工作以来,落到他手里的人不计其数,但像王立春这种年纪,能够让以冷酷著称的审讯室主任汪瀚章如此激动的,这还是第一个。要是别的行动队抓的,那也罢了,可这个共党是他抓得,偏生他还不知道对方的来历和背景。…。

    再次独自被关在房间内的王立春,这时候忽然大声叫喊起来,似乎是因为被关的有些发狂,踢墙、踹门,掀桌子,砸椅子,并且不停地大喊来人,说自己要上厕所。

    看到他的表现,杨杰和汪瀚章的脸上,不约而同的泛起了无言的笑容,这就是他们要把王立春单独关押的目的之一。死寂,对于正常人来说,是难以忍受的。

    “老汪,你的人不都在外面等着呢么?让他们开始审讯。”想要弄清楚王立春来历的杨杰,试探的说道。

    我的人什么时候你能指手画脚了?汪瀚章脸色沉了下来,不过很快就想明白杨杰话中的含义,神情也恢复了正常:“不着急,反正他落在咱们手里肯定跑不掉了。我打算先晾他一晚,等到明天他精疲力尽疲惫不堪的时候再把他带回总部审讯。你也看到了,他对幽闭的忍耐明显比一般人差,才这么一会就受不了了。”

    “都随你,咱俩谁跟谁。今晚没我什么事儿了,一会我先走,要不要我让人给你准备一个房间?”看到汪瀚章识破自己的意图,杨杰终是打消了心中的想法,决定和陈曼丽再来一场盘肠大战。

    “不用,我就在这儿,好好研究研究这个家伙,方便明天针对他的弱点进行审讯。”

    二人又不咸不淡的聊了两句,想到还在等待自己的陈曼丽,杨杰起身告辞:“那行,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嗯?老汪,你看那小子干什么呢?”

    汪瀚章猛然间发觉,不知何时隔壁房间已经安静下来。愕然扭头,透过单向镜子,只看见隔壁房间的王立春,并没有之前的大呼小叫,也没有他们想象中的惊慌和混乱。

    房间内,两张椅子并排摆放在桌子一侧,王立春双腿翘在椅子上,身子趴在桌子上,头枕着手臂,脸冲着镜子,嘴角流着口水,睡得那叫一个香甜!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