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零章 枪走火了

    “王立春同志,你为什么擅自开枪破坏行动?撤退时你又为什么不按照原定计划撤离?还有,你回来的为什么这么晚?都去了哪里?”

    王立春返回锄奸队的临时大本营后,立刻遭到了李强一连串的质问,言辞之间从满了对他的怀疑。赵峰和牛芳芳立刻出去检查了一番,确定外面没有特务,大本营还算安全这才重新回来。

    这次的行动计划,显然早就泄露了,极司菲尔路上埋伏的特务就是最好的证明。李强、赵峰、牛芳芳三人都是来自上海地下党,而蓝箭的级别又很高,这次行动就是以他为主导,所以王立春就成为了首号怀疑对象。

    “你不会是怀疑我?”王立春心里有点恼火,这个李强一直针对自己,“我要是内奸,会开枪把那些特务都引出来么?什么智商!”

    “你说什么!”

    “小李,你冷静一下。”老成持重的赵峰拦住了李强,“王立春同志,你不要误会。今天的事情,你也应该能够看出来,特务肯定是提前就知道了咱们的整个计划,布下了埋伏,多亏你开的那一枪,不然蓝箭和牛芳芳同志必定落到敌人手中,而且我们几个恐怕也很难幸免。不过有一点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开枪?”

    赵峰的问题,和李强一样,最关心的都是王立春为什么会先开枪,不过他的语气较为平和,态度也不想后者那么恶劣,王立春略作犹豫后,轻轻吐出了几个字:“太紧张,枪走火了。”

    “枪走火?”

    这个回答显然不能令人满意,连蓝箭都皱起了眉头。

    在王立春回来之前,李强就指出锄奸队中有内奸,言词话语之间一直都怀疑是王立春。虽然这次能够成功逃脱,完全是得益于王立春的那一枪,但敌后斗争的残酷性和复杂性,早已将他们锻炼出来,不会仅因为一点就打消对某个身上存在疑点的人的怀疑。

    敌人埋伏的很是隐蔽,就连李强、赵峰这样的老地下党员都没有发现端倪,王立春这种门外汉难道会比他们还强,提前就发现了伪装的敌人么?王立春开枪示警,动机和理由都无法有一个合理的解释,说句不好听的,有可能这次就是敌人故意设下的圈套,目的不是将他们一网打尽,而是要帮着王立春获得更多的信任!

    这种可能性不是不存在,而且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李强开车能够轻易甩开“业务熟练”的76号特务,平安的返回大本营。

    李强的哥哥也是上海地下党,就是因为叛徒出卖导致身份暴露,最后倒在了敌人的枪口中。因此李强对叛徒极为痛恨,毫不客气的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此次来到伤害,蓝箭对上海地下党派来的三人的资料都有所了解,他知道李强哥哥的事情,也看得出来赵峰和牛芳芳二人心中偏向,同时也承认王立春今日的举动的确有着不少看似不合理的地方。

    不过他并不认为王立春会是内奸——一个对日寇痛恨到不惜违纪杀俘地步的人,会当汉奸么?而且王立春从来都不守规矩,经常做出一些让人无法看透的举动,但其中却暗含深意,所以蓝箭一直在等待王立春回来之后,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看似不合理的举动背后,往往都是隐藏着王立春的一个详尽而成熟的计划,而且这个计划多半都会成行。这是蓝箭的判断,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同意王立春这么做,他必须要让王立春明白,上海滩不同于虎踞岭,可以让王立春随心所欲,地下工作必须严谨,王立春有什么想法也必须向他汇报清楚。…。

    可是他等来的却是王立春的一句“枪走火了”,这怎能让他满意?

    “王立春同志,真的只是枪走火了么?”

    面对蓝箭的提问,王立春讪讪的一笑:“说起来挺丢人的。蓝箭同志,你也知道我是第一次,太紧张了,结果一不小心枪走火了,嘿嘿。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我这次枪走火,无意中把特务们引出来,你和牛芳芳同志恐怕就危险了,对不?”

    “王立春同志,请你正经一些!”李强从未放下过对王立春的怀疑,看到后者嬉皮笑脸,立刻指责道。

    王立春脸上的讪笑顿时消失,白了李强一眼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李强同志,你别像疯狗一样乱咬人!你说咱们中间有内奸,我还可以说这个内奸就是你,你放屁指别人,为了混淆视听,故意污蔑我!大伙想想,如果这次我们被敌人包围,谁最有可能逃出来?”

    “你这是污蔑!”李强顿时跳了起来。他负责开车接应的,两条腿怎么可能跑得过四个轮子?

    “你俩别吵了,咱们现在是在分析总结问题,而不是吵架。”牛芳芳是个女同志,今日在鬼门关前转悠一圈的经历,着实让她惊出一身冷汗。对王立春,她有怀疑,也有感激,不过她跟李强以前有过多次合作,所以从没有怀疑过李强对党的忠诚,现在只想把事情弄明白,将所有的一点解释清楚。

    可是她这一开口,却引来了王立春的矛头:“牛芳芳同志,你别在这里充好人!李强有可疑,难道你就没可疑么!我问你,这次的计划是你提出来的?”

    “你。。。你混蛋!”牛芳芳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的王立春,居然会将自己也引入怀疑的对象。

    “你怎么能随便骂人呢?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是蓝箭同志?”王立春似乎很享受别人被他激怒,笑嘻嘻的看着牛芳芳,还把蓝箭拉了进来。

    不过蓝箭并没有接他的话茬,只是眉头皱的又紧了一些。

    见此情形,赵峰只能咳凑一声:“咳,王立春同志,我能理解你的不满,可你也不能这么胡乱指责啊?你要是觉得冤屈,大可以自辩,今天咱们的目的就是弄清问题,可你这么做,未免会让人觉得你有把水搅浑的意思。”

    “我胡乱指责?”王立春将眼一瞪,冲着赵峰又开炮了,“你是个老同志了,说话要负责任,我什么时候胡乱指责了?我刚才说的那些话难道不是事实么?那倒是你们对我的怀疑,那才是捕风捉影,就因为我从外地来,而你们都是上海的,所以我就是主要怀疑目标么!你也别说别人,还是想想你自己,你身上难道就没有让人怀疑的地方么?”

    “哦?那你倒是说说,我做了什么让你怀疑?”赵峰并未着急,而是笑着看向王立春。

    “你。。。”王立春语塞了,仔细想想赵峰身上还的确没有什么可以让人怀疑的地方,“目前看来,你的确没什么可疑的地方,不过先辈用鲜血和生命告诉我们,我们组织内部的那些奸细和叛徒,往往都是隐藏的极好的那个!”

    。。。。。

    鸦雀无声,王立春这番话落地,所有人都沉默了,不是因为他分析的有道理使得大伙陷入深思,而是觉得他实在是太过胡搅蛮缠了。套用他刚才说李强的那句话,他自己现在就像一条疯狗一般,逮谁咬谁,也就是蓝箭他不敢咬罢了。…。

    好一会李强怒极反笑,对蓝剑说道:“蓝箭同志,你也看到了,他存在的问题不但不交代清楚,反而信口雌黄,我觉得老赵说的没错,他这就是在把水搅浑,试图蒙混过关!”

    蓝箭盯着王立春打量了半天,最后摇头道:“王立春同志是我带来的,我相信他对党的忠诚,相信他对共产主义信仰的坚定,相信他不是内奸。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我也不是怀疑你们中间会有内奸。其实仔细想想,知道这个计划的人,并不仅仅是我们五人,那些在暗中配合的同志,虽然知道的不多,但只要仔细推敲一番也能猜出个大概。”

    “你这是怀疑我们的同志了!”李强无法接受蓝箭的话,刚说了一句就被赵峰拉住了:“蓝箭同志,这件事我要向上级领导汇报,在领导做出决定之前,我认为我们需要暂时停止一切行动。”

    赵峰拉着李强走了,牛芳芳也跟着出去了,房间内就剩下了蓝箭后王立春。前者闭上眼沉思了片刻,忽然睁眼道:“大春儿,他们应该有已经走了,说说。”

    他对王立春还是有一定了解的,不然也不会专门借调王立春。还是那句话,王立春那些看似不合理的举动背后,都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只是王立春太会演戏,一般人很难看出来罢了。

    王立春一竖大拇指:“不愧是蓝箭同志,果然厉害。”

    他别其他人都更加确定,锄奸队内部有内奸,与李强等三人一样,他同样不会怀疑蓝箭,那么内奸就在李强三人之中。可惜他对那三人知之甚少,只能打草惊蛇试图通过对方的反应来获得更多的信息。

    “那你有什么收获么?”蓝箭笑了,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陈英强和窦中全对王立春又恨又爱了。

    王立春摇了摇头:“没有,不过我觉得敌人好像是用薛有义做饵。。。”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